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囚犯

第四百七十一章 囚犯

  “她生什么气?”问这句话的却是本来一直沉默地站在一旁的苏青珺,她出身昆仑派,当初和白莲也是打过照面认识的。虽说她现在才刚刚来到仙城不久,不太了解前些日子白莲和6尘、老马之间的纠葛,但听6尘和老马话里的意思有些奇怪,她又是个聪明且敏感的女子,便直接开口问了出来。

  6尘怔了一下,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说才好,目光看向老马。

  老马也是耸耸肩转过头去,显然不想搭这个话。

  6尘有些无奈,沉吟片刻后还是对苏青珺低声道:“我和老马私下猜测的,大概她本来是想着自己会成为光头的弟子吧。”

  老马站在一旁听着,忽然心中微微一动,向6尘看了一眼,在刚才那句话语中,看似不起眼,但老马和6尘相处多年,还是从中听出来了一丝异样:多年以来6尘背后称呼天澜真君的那句“死光头”,如今已然悄悄地少了一个“死”字。

  苏青珺对此自然没有察觉,但是她对6尘的话仍然是吃了一惊,愕然道:“白莲她不是当初白晨真君的弟子吗,怎么她会想着……”

  6尘摇了摇头,道:“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想法的。”说着,就把白莲这些日子的事情对苏青珺大概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苏青珺先是沉默,随后却是轻轻摇了摇头,面上露出几分怜悯之色,道:“这样看来,白莲她倒是有些可怜。小小年纪,功法未成,她的师父就不幸过世了,如今被接到天澜师叔祖的身边呆着,或许她也只是想找个依靠而已。”

  “可怜?”6尘看起来对苏青珺的这句评语很是不以为然,道,“那小丫头比你想的要厉害得多,你别小看她了,也不用随便同情她,不然小心将来吃大亏。”

  苏青珺有些奇怪地看了6尘一眼,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居然对一个小女孩这般刻薄?”

  6尘一时无语,想想也难怪苏青珺会有这种表现,确实白莲往日在昆仑山上的时候,除了在他面前会露出凶戾的一面外,在其他人面前都是一副安静平和的样子,看来真是蒙骗了不少人。

  正好这时前方大牢的门打开了,6尘也不愿再继续在这话题上纠结下去,便招呼了他们两个一声,便往里面走去。

  苏青珺看起来却对6尘和白莲之间的关系还有些关心,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往前紧走几步的时候,忽然只见6尘回过头来向她突然笑了一下,笑容有些古怪。

  苏青珺有些惊讶,道:“你怎么这样看我?”

  6尘笑道:“我想到一件很好笑的事啊,咱们两个之间的辈分就像一团乱麻啊,以前在昆仑山的时候,你不是还收我为记名弟子了吗?如今在这里,你师父木原真人要叫天澜他一声师叔,那么你岂非要变得比我小一辈了?”

  苏青珺一想还真是如此,“哼”了一声,没好气地往前走去,道:“你休想让我叫你师叔。”

  被他这么一打岔,苏青珺倒是忘了刚刚想要追问白莲的话了,至于6尘则是微微一笑,和她一起走进了那座阴暗的牢房。

  ※※※

  这世间大多数的牢房都是阴暗的,压抑的,因为这里是囚禁人、让人失去自由的地方,是制造出无数痛苦的所在,几乎没有人喜欢呆在这里。

  不管是囚犯,还是本身是自由的人们。

  苏青珺也不喜欢这种地方,所以她对6尘专门点名要自己过来这里惊讶之余也有些不解,但她并不是个叛逆桀骜的人,事实上,这么多年来她虽然背负着天才之名,但无论是在家门里还是师门中,她基本上都没有做过什么太过逆反的事,所以她还是过来了。

  她是家族众人眼中的乖女儿,她是师长眼中天才的弟子,她的道行勇猛精进,看上去她的人生也必将顺着人们的期望一帆风顺,甚至可能连大的风波都不会遇到几次。

  至少到目前为止,苏青珺的人生差不多就是这样的。

  之所以是差不多,而不是完全,是因为她在几年前也曾遇到过了一次很大变故,目睹了自己弟弟的死亡。

  往事变成了一把刀,藏在大家各自的心中,时不时想起就会割伤一下,让人心痛几分。

  6尘领着苏青珺向前走着,然后时不时地会低声对她介绍这里的情况。至于老马,则是一直跟在他们的身后,目光警惕地看着他们身边那一个个牢房。

  这座大牢是浮云司专门设立来关押抓来的魔教妖孽的地方,这么多年的血海深仇,浮云司当然不会对这些死敌客气,所以这座大牢很脏、很乱、很黑、还很臭,它像极了那些故事中所有恶事云集的阴暗之地,令人厌恶。

  道路两边的牢房除了坚硬宽厚的石墙外,几乎全部都是以手腕粗细的铁条栅栏围住,大多数关押在这里的犯人,也就是那些魔教妖人、俘虏都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他们躲在牢房里的阴暗角落中,似乎畏惧光明,偶尔会把带着仇恨、又或是完全麻木的眼神望着外头刚刚走过的人影,坐在黑暗中一动不动。

  周围安静无声,但这昏暗的牢狱里看起来似乎异常可怕,甚至隐隐有一种剥夺了人性的感觉,让人觉得心惊胆战又格外厌恶。

  对于这座大牢里那种令人不舒服的情形,无论是6尘还是老马都无动于衷,他们漠然地向前走着,对周围的一切似乎毫无感觉。只有苏青珺越走脸色越是难看,特别是当她逐渐深入牢狱,慢慢地看到了更多更可怕的镜像后,她的脸色都开始苍白了起来。

  大牢深处的牢房里,关押的囚犯明显身份更高,道行也更强,但更多的反制手段也出现了,有的人被铁链拴住,有的人戴着沉重镣铐,有的人全身血迹斑斑,有明显的刑讯迹象,看起来十分凄惨。

  这里的大部分犯人,都显得十分虚弱,他们在痛苦地呻吟着,喘息着,仿佛是这座恶魔般的牢狱中脆弱渺小的灵魂。

  当继续往前走去,眼看就要走到这座牢狱最深处的那部分时,苏青珺突然停下了脚步,她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甚至没有了血色。因为在这里,她刚刚路过的那间牢房中,她无意中扫过的眼神现了一个更加凄惨的囚犯。

  那是个肢体不全的人,这个人的右臂和左臂都被利刃砍掉了,左脚似乎也有点瘸,满脸杂草一般的头胡子遮住了本来的面目,当6尘他们走过去的时候,这个人似乎对外面的动静毫无感觉,只是在努力地试图喝着水。

  地上有一个破碗,里面有些肮脏的水,他跪在地上伸长了脖子,就像狗一般去把脸伸到那破碗中喝着。

  苏青珺像是再也忍耐不住了,她忽然一把抓住了6尘,苍白着脸,指着那间牢房里的人,连声音里都略带颤抖地问道:“他、这个人,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样对待他?”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4875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