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七十二章 残忍的痛苦

第四百七十二章 残忍的痛苦

  大牢通道中顿时安静下来,不止是6尘和老马这边几个人,还包括在前头带路和后头跟随的几个牢头护卫。要知道,这里关押的是浮云司中最重要的犯人,每一个都是魔教妖孽,是血海深仇的大敌,浮云司当然是异常重视。

  所以,就算是6尘如今身份已经不同,但这里大牢的护卫也不可能真的就让他们三人自己随意地走进来,前后陪着的护卫可是不少,只不过6尘是天澜真君弟子的身份毕竟还是厉害,所以大家都给点面子,各自走开些离得远一些而已。

  此刻,突然听到苏青珺开口说了这么一番话,而且语气急切,似乎隐隐还有几分不平之意,6尘和老马还没开口反应过来,前后周围的几道目光却带了几分阴冷地扫到了这里。

  6尘微微皱了皱眉,道:“那是魔教妖人。”

  被关押在这座大牢里的,当然只有与浮云司争斗了几十年的魔教余孽,苏青珺对此也是心中有数,只是看她的神情仍然还有几分不忍和气愤,但聪敏如她,同时也很快感觉到了周围那些牢狱护卫看过来的目光中有着不善之色。

  苏青珺咬了咬牙,似乎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忍不住道:“我知道他们是魔教妖人,杀了他们,我都不会说什么,但……但如此羞辱折磨,实在太过分了吧?”

  6尘点了点头,随后突然向后面那几位站得稍远的牢狱护卫中的一人招了招手。

  那人很快走了过来,向6尘行了一礼,道:“公子,有事吗?”

  6尘怔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这护卫会叫自己“公子”二字,不过此刻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反正想来是自己暂时还没有一个在明面上的职位,别人不太好称呼罢了。所以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反问了一句,道:“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这位牢狱护卫道:“不敢当,小的姓陈,名盖。”

  6尘点了点头,随即平静地对他说道:“可否把那个犯人的情况给这位昆仑派的师姐说一下?”

  陈盖直起身,看了6尘一眼后,随即转向苏青珺,面无表情地指了一下那被关在监牢里的犯人,道:“此人名叫商飞翼,原是魔教西6的一位坛主,作恶多端,犯下累累血案,两年前被我们抓住,关押于此。”

  这时,站在一旁的老马忽然“咦”了一声,似乎略有诧异,不过众人都没注意到他,只有6尘眼角余光向他那边瞄了一眼,却现老马正透过铁栅栏打量着那个肢体残缺的魔教囚犯。

  6尘也没管他,很快又继续向陈盖问道:“他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陈盖道:“一部分是当初抓捕时受的伤,还有一些是我们刑讯他时留下的。”

  苏青珺面上掠过一丝怒色,道:“我们真仙盟乃是天下正道领袖,岂可……”

  她话未说完,旁边几道目光包括陈盖看过来的眼神都变得有些不快起来。

  6尘摇了摇头,沉吟片刻后,对陈盖说道:“这位苏师姐她以前应该是不知道那些事情,所以请大家包涵一下。”

  陈盖缓缓点头,脸色也稍微缓和了些,同时似乎也觉得这里的气氛有些莫名的紧张起来,便向周围挥了挥手。

  那些阴冷的目光随即离开,大家好像都松了一口气。

  6尘又道:“这样吧,麻烦你跟苏师姐说说这个人做过什么事吧?”

  苏青珺怔了一下,心头微微一跳,隐隐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而前方的陈盖则没有太多的犹豫,对6尘微微颔后,便开口说道:“这商飞翼乃是魔教坛主,往日里外表看似温和,实则是个暴戾之极的妖人。被他亲手所杀的人命,加起来至少有一百之数,至于他指使手下魔教妖人犯下的杀孽,那就数不胜数了。”

  “而且,此人生性恶毒,常常将对手俘虏凌迟折磨,甚至还有剥皮恶行,我们浮云司有好几位兄弟,就死在此人的手里。”

  苏青珺的脸色渐渐苍白了起来,听到最后,却只见陈盖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然后开口说道:“苏小姐,你是名门大派的天之骄女,大抵是不懂这些肮脏恶心事的,但是在这个地方,这些人都是罪有应得,你不必为他们求情。”

  6尘从旁边走过来,看了看苏青珺异常难看的脸色,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陈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陈盖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后点了点头,看来是答应了下来,6尘拱了拱手,算是谢过了。

  接下来,几个人继续往前走,陈盖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走在众人之前,每经过一间牢房,便开口说这里关押囚犯的身份来历,然后介绍其人的种种恶行。虽然他说的时候语气十分平静,但是那些话里行间的语句却是令人胆战心惊颤栗不已。

  这个世界上最黑暗的那一面,那些无法想象也难以描述的罪恶和可怕的恐怖,就这样慢慢浮现了出来。

  幽暗、肮脏和泛着臭气的牢狱里,似乎在恍惚中变成了令人恐惧的地狱,百鬼夜行,惨不忍睹。

  没有画面,也没有那些曾经的惨叫呜咽声,但是光凭想象的画面似乎就足以让人窒息,苏青珺的双手慢慢地握紧,脚步走得越来越沉重。

  老马在一旁有些担心地看着这个女子那苍白的脸庞,犹豫着向6尘使了个眼色。

  6尘默然片刻,走到陈盖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低声说了句多谢。

  陈盖也对6尘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回去,和他那些护卫同伴们站到了一起。

  6尘走到了站在原地,脸色苍白正在急促喘息的苏青珺,看着这个女子似乎突然间失神茫然的眼睛,低声道:“你现在知道,我们要面对的是一群怎样的疯子了吗?”

  苏青珺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后才轻声道:“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跟我说这些?”

  6尘道:“其他人我懒得多管闲事,但是你……你以前或许有跟人争斗过,但肯定没有真正接触过这些疯子。我今天叫你过来,让你看看这里,是想让你心里至少有个准备,虽然如今魔教式微,实力不比当年,但日后万一有所争斗的时候,你千万不可心存姑息善念。”

  他凝视着苏青珺,道:“我曾经亲眼见过一些正道修士在与魔教争斗中占了上风,结果心软下手不够狠辣,被人突然翻盘而断送了性命。”顿了一下后,他的嘴角似乎也微微抽搐了一下:“其中也有些美貌的女子,为此落入了魔教手中。”

  苏青珺惊了一下,看着6尘那变得有些难看的脸,忍不住问道:“她们怎么了?”

  6尘默默地看着苏青珺,不知为何,苏青珺这个时候竟是突然有些不敢直视这个男人的眼睛,她的心跳变得有些急促起来,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过了一会后,6尘淡淡地道:“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那些事的。”

  说完,他转过身继续向大牢深处走去,前方似乎就快要到了尽头,也是最后最重要的几间牢房处。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苏青珺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她抓得是如此用力,甚至让6尘都感觉到了一丝疼痛。

  苏青珺的脸色此刻看起来有些可怕,苍白得吓人,没有一丝血色,她的双眼盯着6尘的眼睛,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一般,片刻之后,她开了口,声音低沉,一字一字地道:“你为什么这般清楚,难道是你当时亲眼看到的吗?”

  此话一出,这大牢里外,陡然间一片死寂,所有人的目光,包括那些牢狱护卫,甚至就连那些牢房之中阴暗角落里鬼祟阴冷的眼神,也全部落在了6尘的身上。

  那目光落在身上,就像刀一般的锋利和寒冷。

  一如这么多年来,6尘身上所背负的,那些残忍的痛苦。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498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