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七十四章 碧木峰

第四百七十四章 碧木峰

  天律堂大殿后就是一片青山,山上林木苍翠风光幽美,在山峰高处还有终年不散的云气漂浮环绕着,望去犹如仙境一般,哪怕是在偌大的天龙山脉中也是得天独厚的好地方。

  如此灵山福地,自然是被权势者占据,而这座碧木峰就是由天律堂的铁壶真君近水楼台先得月给占住了,成为了这位化神真君在真仙盟这里平日的休憩洞府。

  山峰下有许多护卫严密看守,到了山峰上却是人踪罕见,此乃是铁壶真君颁布了禁令,非得令者不得妄自上山。至于山上的安全……那上头住的可是一位化神真君,他会害怕什么呢?

  碧木峰之巅风光秀美处,建有一座富丽堂皇的洞府,便是铁壶真君在这里的“行宫”了,而整个天律堂中,平日里除了铁壶真君之外,唯一能够自由出入这里的只有一个人,那便是铁壶真君的义女宋文姬。

  从这个女子出现在铁壶真君身边后,这些年来好像就一直是她在照顾这位威名赫赫的化神真君的日常生活。

  所以,这里大概也算是宋文姬的家吧。

  这个容貌娇媚美丽的女子躺在床上,目光明亮地望着屋顶那些平整光滑的石面,石面如镜,隐隐约约倒影出有苍老的身躯趴在她白皙柔软丰腴美丽的身体上,不停地蠕动着,喘息声回荡在这个安静的石室中,带着几分异样的**。

  她的秀凌乱散落,脸颊有几分潮红,口中也有呻吟之声,一声声软软糯糯,动人心魄,却又引人血脉贲张,仿佛她也深陷那令人意乱情迷的情欲之中不能自拔,但唯独只有她的一双眼睛,却还是安静的,明亮的,清冷的。

  她冷冷地看着那倒影中的自己,看着那陷于肉欲中呻吟的女人,眼底深处,掠过了一丝莫名的痛楚和厌恶。

  突然,那个苍老男人的喘息声猛地提高了几分,宋文姬顿时目光一变,从清澈明亮瞬间化作迷离与痴狂,她猛地伸出赤裸白皙的双臂,抱紧了那男人的脖子,然后她口中的呻吟声也一下子大了起来,仿佛在那一刻她也变得欢快无比,只是在她的唇边,那嘴角处,掠过的是一丝淡淡讽刺的笑容。

  终于,随着几声轻呼喊叫,那老男人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下子松弛下来,扑倒在宋文姬丰腴的身子上。

  宋文姬此刻所有的异样情绪都消失不见了,她一下子变成了一个乖巧的女子,含羞带怨地抱着男人,用一种勾魂夺魄般的声音,带着几分喘息埋怨道:“义父啊,您这是要折腾死女儿么?”

  那个白的男人正是铁壶真君,此刻的他没了平日里那肃穆的威严,多了的是几分情欲。

  这种情景若是被外人看了去,只怕全天下的人都会惊掉了下巴。而在听到了身下这个娇媚干女儿的话语后,铁壶真君好像更高兴了,哈哈大笑,居然还蠕动了几下身躯,口中带着几分下流气息,调笑道:“哈哈哈哈,乖女儿,服不服,服不服?”

  宋文姬惊叫一声,然后搂住了铁壶真君的身子,用一种略带颤抖的声音,似哭又似笑地道:“服了呀,女儿服了呀。”

  铁壶真君好像在这一刻终于获得了绝大的满足,身子往旁边一躺,大口喘息起来,然后伸手搂过宋文姬那柔软白皙的身子,感叹道:“乖女儿呀,若没有你,老夫这辈子真是觉得白活了。”

  宋文姬依偎在这位化神真君的怀抱中,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父亲您又说笑了,你可是堂堂一位化神真君,这辈子高高在上,经历过多少风雨,看过无数精彩造化,怎么会白活了呢,就会哄我!”

  铁壶真君“哼”了一声,目光也看向头顶那些光滑如镜的石面,道:“你不懂啊,过去那么多年里,我一直就被那些虚名所累,在全天下人的面前,我就是道义公理,我就是道德文章。在他们所有人看来,我就天生该是肃穆公正、洁身自爱,不能有半点错处。曾经我自己也是这样以为的,所以就这么过了大半辈子,直到遇到了你……”

  他忽然狠狠地呸了一声,带着厌恶与憎恨之色,道:“我算是看透了,这天底下的人,全部都是律己宽,律人严,可笑我半生痴愚,直到现在才想明白这个及时行乐的道理。”

  宋文姬面上露出几分感动之色,柔声道:“义父,你受苦了,不过没关系,您道行那么高,一定还有很久的寿数,以后就让女儿一直陪着你好了。”

  铁壶真君连连点头,哈哈笑道:“那是那是,只要你陪着我就好。”

  宋文姬忽然又撒娇道:“可是女儿道行没你高啊,将来也会老啊,大概到了那个时候,您就不喜欢我了。”

  铁壶真君连忙摇头,连声道:“不会不会,有老夫在,天底下所有的奇珍异宝、修炼资源你随便用,再加上我亲自为你护法,保管你道行精进,无人可及,容颜也是常驻不老。”

  “可是若是那样,时间久了,也许您会看我也看得厌了,大概也就不要我了吧……”说到最后,宋文姬居然红了眼圈,看着似乎动了情,伤了心,居然快要哭出来了。

  铁壶真君一世英雄,空有一身惊天动地的道行神通,此刻却是束手无策,一下子显得狼狈万分,眼前这女子此刻真是他的心肝宝贝,捧着怕摔含着怕化了,疼爱万分宠溺无边,顿时一脑门子汗,连声哄个不停,还指天对地赌咒誓,各种各样肉麻话语大大小小承诺满口说个不停,好不容易才将这干女儿给哄得破涕为笑。

  铁壶真君这才松了一口气,两人又谈笑了一会后,便起了身。

  宋文姬伺候他穿好衣衫,便又重新变回了那个威严肃然的天律堂真君。

  宋文姬去一旁倒了一杯清茶递给他,铁壶真君抿了一口,忽然向茶杯里看了一眼,道:“这是昆仑山的名茶‘小鹤’吧?”

  宋文姬笑道:“正是,前几日天澜真君不是办收徒大典么,您过去祝贺送礼,人家回礼中就有少许这茶叶,不过分量真是不多。”

  铁壶真君点点头,道:“这种茶确实产量稀少,有这么一点也是难得了。”说着又带了几分宠溺地看着宋文姬,道:“你若是喜欢这茶叶的话,这里的就先喝着,回头我去找天澜,让他再拿点过来。”

  宋文姬怔了一下,眼底深处似乎有微光闪烁片刻,然后略带疑惑地道:“别去了吧,您不是和那位,嗯,关系最近一般么?”

  铁壶真君不以为然地道:“一般是一般,但面子上谁还能真的撕开么,你看他收徒大典,我不也是过去了嘛。该给的面子要给的,而且我开口向他要点茶叶,他也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

  宋文姬顿时笑了起来,好像很欢喜的样子,道:“多谢义父,你对我真好。”

  铁壶真君略带得色,不过过了一会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面上露出沉吟之色,随后缓缓地道:“说到这个,我倒是最近感觉天澜那头还有浮云司那边,似乎有些异样啊?”

  宋文姬讶道:“怎么了?”

  铁壶真君皱着眉头,道:“他调来了不少昆仑派的人,说是要跟魔教决战。当然了,这货这么多年来一直跟魔教死磕,就算从昆仑派调人也不是第一次了,真要说起来也没,不算太奇怪吧……”

  想了半天,他还是摇了摇头。宋文姬在一旁看他的神色,忽然道:“义父,您莫非是怀疑浮云司那边有什么不妥?”

  铁壶真君沉吟片刻,忽然道:“你与天澜新收的那个徒弟6尘见过面?”

  “见过。”

  “好,那你帮我一个忙。”

  “嗯?”

  接下来,铁壶真君的声音便低沉了下去,似乎在幽幽述说着什么。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524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