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求生

第四百七十六章 求生

  清晨日出的时候,柔和的阳光从窗扉的缝隙间照射进来,化作一束淡金色的光芒落在床铺上。白莲裹着被子,身子蜷曲成一团睡着,细长的睫毛偶尔会轻轻弹动一下,脸色略显苍白,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害怕的小猫,在梦境中微微战栗着。

  当那束阳光终于悄悄移到她的眼睛上时,也许是光芒耀眼,也许是温暖温度,白莲忽然身子颤抖了一下,惊呼一声猛地坐起,睁大了眼睛看着前方。

  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屋子家具,那些白墙桌椅,白莲怔怔地看了一会,原本急促的喘息渐渐平静了下来,似乎从那一场噩梦中挣脱了。

  她伸出手轻轻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然后掀开被子走下床来,走到桌子边倒了杯水,也不顾这是昨晚残留的冷水,就这般大口喝了下去。

  屋外的院子里隐约传来了一阵动静。

  白莲向外头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后,整理了一下身上衣物,走到门口,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温暖的阳光一下子洒在她苗条的身上,那耀眼的金光让她微微眯起了眼睛,过了一会,她才看清在院子里,陆尘和老马正站在那边说话,而阿土却不见踪影,大概是还在屋中睡懒觉吧。

  看到白莲出来,陆尘与老马停下了话语,都是对她笑了笑,然后陆尘又对老马说了一句,老马点点头,转身欲走,但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又转头对陆尘说道:“我帮你查可以,但以前那些破事,一件一件哪里顾得过来,该算了就算了吧?”

  陆尘微微颔首,脸色也是平静,道:“我明白,没事的,你放心就是了。”

  老马笑了笑,转身向外头走了出去。

  白莲慢慢走过来,看着老马远去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后,对陆尘道:“他要帮你查什么,怎么听起来古里古怪的?”

  “一件成年旧事,没什么要紧的。”陆尘摆摆手,不以为意地说道,同时也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微笑道,“昨晚睡得还好吧?”

  白莲道:“很好,一上床就睡着了,一觉睡到天亮。你要是几天几夜不睡觉,大概也会这样了。”

  陆尘目光微闪,看着白莲,道:“怎么了,心里有事?”

  白莲点点头,但却并没有说心里何事,而是凝视着陆尘,道:“今天我跟着你一起去做事,行不?”

  陆尘愕然,刚想说什么,便听白莲又道:“让我跟着你的命令,也是你那位师尊,我的师叔天澜真君下的,这个总没问题吧?”

  陆尘默然,随后叹了口气,道:“好吧。”

  ※※※

  浮云司在仙城地下宫殿一役中抓到的魔教余孽活口一共有十二人,如今全部都关押在那座专门为魔教俘虏准备的大牢中。陆尘现在身为天澜真君新收入门下的传人弟子,对外公开的使命就是对付阴险凶狠的魔教,所以这一天,他带着白莲又来到了这座牢狱中。

  第一次来这里时,跟随的是老马与苏青珺,这次则是都换了,变成了一个看起来美貌过人气质犹如仙子般的白衣少女,不过从那些牢狱护卫奇怪的目光中也可以看出,白莲的气质和这个地方看起来并不是太和谐。

  这种肮脏、黑暗、腥臭囚禁着罪恶的地方,与那种人们想象中最美好的仙子,似乎是完全两个世界的东西。不过白莲似乎对此毫不在意,她很平静地跟着陆尘走进了这个黑暗的地方。

  应陆尘的要求,护卫们将他们带到了平日里专门审讯犯人的那间屋子,也就是所谓的讯问房。

  至于犯人,当然就是最近被抓来的那些魔教余孽妖人,不过在仔细问过之后,其中为首的陈壑重伤昏迷不醒,还暂时不能讯问,同理的还有六七个人,所以最后可以拉过来的只有五个人而已。

  让人先去提一个犯人过来,然后其他人都在外头等待的时候,陆尘和白莲也坐在这讯问房里,然后看着周围那种种沾染暗红色血迹的刑具,各自相对无言。

  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似乎始终弥漫在这个地方,让人有些反胃作呕,也让人觉得有种毛骨悚然的恐惧。

  陆尘沉默了片刻,对白莲轻声道:“这里不适合你,要不,你先回去吧。”

  白莲慢慢地摇了摇头,道:“我在这里帮你。”

  陆尘皱了皱眉,道:“你帮我什么?”

  白莲看着他,轻声道:“所有你想做的事,我都可以帮忙。”

  陆尘眉头皱得更紧了,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白莲往前走了一步,看着陆尘,道:“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只是能不能请你回头见到天澜师叔时,跟他说一声我对你还有些用处?”

  陆尘顿时沉默了下来,过了半晌后才苦笑了一下,道:“不至于此的,你……”

  “我不想死!”白莲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她就那样死死地盯着陆尘的眼睛,忽然一把抓住陆尘的手,紧紧握住,然后一字一字地道,“你敢跟我说,师叔他一定不会杀我吗?”

  陆尘哑然,无言以对。

  白莲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缓缓低下了头,道:“他公开收你为徒了,就说明他再也不怕了,什么都不用顾忌了。我、我大概是对他没用了吧,对不对?”她咬着牙,忽然间眼眶有些红,低声道:“我才十四岁,我不想死。”

  陆尘强笑了一下,把手从她柔软的掌中抽了出来,道:“这没凭没据的,也可能是你想多了。对了,你看你那位二师兄不就没事……”

  “我是五柱天资!”白莲苍白着脸,颤抖着声音说道,“五柱啊,如果我当不了他的徒弟,那将来的日子里,他就会天天想着那个死掉的师兄留下了一个万里无一的五柱天才的弟子,换做你,你要怎么办?”

  陆尘的嘴巴蠕动了一下,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有些道理,其实大家心里都懂,只是宁愿装作不懂而已,直到别人撕开伪装,将残忍和血淋淋的事实丢在眼前。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了,白莲擦了擦眼睛,走过去开门,同时嘴巴里喃喃地道,“我来帮你吧,如今这世上,除了你这个刚刚被他收为徒弟的人,他还会听谁的呢?”

  陆尘站在原地,沉默无言。

  ※※※

  老马来到这座大牢外面的时候,正是一天中阳光最盛最烈的时候,不过站在这座大牢的门口,里面吹出来的阴风仍然让人觉得心里一哆嗦,有几分彻骨的阴寒。

  不过,他并没有进入牢狱,因为陆尘和白莲也在这个时候出来了,老马刚要说话,便发现他们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老马有些狐疑地看了他们一眼,便将陆尘拉到一旁,低声问道:“没事吧?”

  陆尘犹豫了一下,向白莲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叹了口气,道:“没事。”

  老马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忽然怔了一下,却是看到白莲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边一棵树下,看上去神色如平日里一般清冷,但不知为何,却总是让人觉得有些古怪。

  过了片刻后,老马忽然眉头一皱,目光扫过白莲身上,只见在她一袭白衣下摆上,有好几处沾染了血迹,甚至就连她原本柔软白皙的一双手掌上,也被染成了暗红颜色,看上去触目惊心。

  老马心中猛地跳了一下,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看着那个少女沉默的身影,随口问了一句,道:“问出什么了吗?”

  陆尘道:“问出来了。”

  远处阳光树下,白莲抬起头看着那茂密枝叶间洒落下来的点点碎阳光辉,微微眯起了眼睛,然后好像觉得身子有些寒意,身体颤抖了一下。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5433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