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八十一章 疑惑

第四百八十一章 疑惑

  诸事纷乱,嘈嘈杂杂,但是天下大势却始终平静如昔,纵然在仙城中那一场爆炸,场面火爆、死伤惨重,让已经式微很久的魔教陡然间又被人关注了一把。

  但是实际上,这对魔教的声势和实际情况并没有任何的改变和帮助,相反的,真仙盟浮云司这边,借着6尘无意中找到的那座地宫的入口,一举攻破了魔教在仙城里经营多年的老巢,杀死俘获魔教余孽众多,除了那个最神秘的头领鬼长老仍然在逃外,几乎可以说是将魔教在仙城中的势力一举击溃。

  数十年心血付诸东流,这一场战斗结果对魔教方面来说可谓是刻骨铭心的痛楚,然而浮云司并没有就此放松,与魔教争斗多年的他们经验丰富手段狠辣,深得一个“赶尽杀绝”的意思。

  被活捉的许多魔教俘虏在浮云司大牢中被询问了,其中自然有些不能被外人知道的手段刑罚,总之结果就是,在沉寂了数日之后,浮云司再度大举出动,对仙城中残留下来的那些魔教钉子和暗桩进行了一场彻底的扫荡。

  这是一场迅、凶狠且彻底的扫荡,中间甚至是在真仙盟内部都抓出了为数不少的内奸,有好些人平日里几乎不曾露出丝毫破绽,这一次却是被那些俘虏口供给供出来了。

  这些奸细遍布真仙盟各个堂口,虽然从总的人数来说并不算特别多,也就十几人而已,但饶是如此,也足以令人触目惊心。

  在这一场如狂风暴雨般抓捕的过程中,自然有人喊冤有人叫屈,有人义愤填膺,有人悲愤怒斥,说着一些诛心之语,表达着自己对本派真君的忠诚,还有的就是指责浮云司借题挥,趁机剪除其他真君大人实力云云。

  总之,这些话也是引来不少非议,虽然算不上是惊涛骇浪,但真仙盟里也是暗流涌动,许多堂口对强势霸道的浮云司越看不顺眼了。最后,这一场风波还是平息了下去,听说是上头那几位大人物最终还是坐在一起聊了一次,某位光头真君把一些东西给其他几位化神真君看了,然后大家好好说话聊了一会天,就各自散了。

  接下来,浮云司就此收敛,不再抓人,当然了,也可能是他们该抓的人都已经抓完了,同时其他堂口的人马也得到了上头传来的口谕,只说那些被抓的人中确实有不少是证据确凿的魔教奸细,大家自然也就闹不起来了。

  不过,浮云司这里虽然算是取得了不小的胜利,但同样也收敛了不少,大概是受到了暗中的警告,没有再像前一阵子那样咄咄逼人。

  总之,这一段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事情就这样平息了,魔教在仙城中的势力基本上被连根拔起,天下太平,风平浪静,不要说是什么风波了,就连一点涟漪都看不出来。

  真仙盟这个庞然大物领袖天下,亿万人民归心,正符合了那句“繁华盛世”的言语。

  ※※※

  白莲最近一直跟着6尘,无论6尘去哪儿,她几乎都跟在他的身旁,有事就做,有忙就帮,没事了就站在一旁呆出神,总之,是除了晚上不能同屋睡觉外,她几乎与6尘寸步不离,至少也都在6尘视线范围之内,从不走开。

  也正因为如此,最近声名鹊起、被真仙盟中视为天澜真君庞大基业最大继承人的6尘,在天龙山上下也留下了一个印象,那就是无论他走到哪里,身边都会有两个最亲密的手下,一个是胖子老马,一个是容貌异常美丽的少女白莲。

  老马还会时不时地离开去帮6尘做些事,而那位相貌出众、清丽出尘的少女,却从不离开6尘身边,看起来似乎是他的护卫,又像是他须臾不能离开的帮手。

  更有好事者或是有心人,私底下传出了就算是晚上,白莲其实也是和6尘睡在一个屋子里一张床上云云,说这个少女根本就是6尘的小妾之类的,其中各种夸张、隐晦、指桑骂槐与含沙射影的,不堪入耳。

  这些风言风语自然逃不过浮云司的耳目,也自然会传到6尘等三人这里,对此,6尘也是无可奈何,老马是一笑置之,而本应该最生气的白莲却似乎最平静,对这种泼到自己身上的污水无动于衷,每日里依然紧紧跟着6尘。哪怕6尘为了避嫌,明里暗里对她说过好几次,白莲也还是始终坚持如此。

  到了最后,6尘也是苦笑着放弃了劝说,有一些事大家谁都不说,不能说,也不敢说,但是总归是会有些预感的。看着这样一个天资高绝容貌出众的少女,本该是天底下视若珍宝一般的人物,此刻却是战战兢兢地活着,也着实让人有些唏嘘。

  不过这样纵容也带来了其他的后果,除了引人注目之外,6尘最近每次遇到苏青珺,看到的都是一张冰冷的面孔与鄙视的眼神。

  这一天傍晚,他们这天澜真君派系里的新贵三人组再次从浮云司的那座大牢里走了出来,或许是因为那种肮脏黑暗的地方总是给人一种阴晦的心情,他们三个人的表情看起来都不太好。

  走到一旁后,老马叹了口气,道:“还是问不出来,怎么办?”

  如今魔教在仙城中的势力几乎被一扫而空,唯一还悬而未决的隐患就只剩下那个不知所踪的鬼长老了。而魔教被抓的俘虏中,唯一一个跟鬼长老有联系的就是陈壑,所以这段日子里他们已经不再搭理其他人,只是专门询问陈壑。

  但陈壑的意志竟然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坚强,无论6尘他们使用什么法子,也无法撬开他的嘴巴,哪怕是前阵子在讯问中“大放异彩”的白莲也做不到。

  听到老马这句话,6尘还没有什么反应,旁边的白莲已经眉头先皱了一下,似乎对老马的这句话有些反感。但事实就是事实,她纵然不快也只能忍着,只是有意无意中目光扫了一下6尘的脸,似乎有些在意6尘的意思。

  6尘自然不会就此火,或是责骂他们,说起来他们三个人的关系也是有些奇怪,6尘和老马还好一些,毕竟十几年的老友,但白莲和他们部属不像部属,朋友不像朋友的,就算是想骂人,似乎也不太好。

  沉吟片刻后,6尘还是挥了挥手,道:“算了,先回去吧。”

  他们一路下了山,天色在步伐走动间慢慢黑了下来。不知不觉间,他们走到了仙城长街上,远远地看到前边一块熟悉的地方被一大片布幔围了起来。

  6尘脚步顿了一下,道:“那边不是前些日子爆炸的地方吗,那个酒家被整个炸没了,怎么今天突然围了起来?”

  白莲没说话,倒是老马消息灵通,道:“哦,那边是要重修了,这些日子一直在填那座大坑,同时保留住那个通往地宫的入口。”

  正说话间,三人忽然同时感觉到了什么,一起抬头望去,只见夜空中一朵云彩落了下来,化作一道光直接落入那片布幔后,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

  6尘向老马看了一眼,老马会意,低声道:“现在下面的地宫都不让人进去了,包括我们浮云司的人也是如此。进进出出的,都是星辰殿那边的人。”

  6尘怔了一下,往那边看了一眼,皱眉道:“难道刚才的那位,是古月真君吗?这有事没事的,他一直往那地下跑,天天如此,到底是为什么?”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595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