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八十五章 攻心

第四百八十五章 攻心

  在剧烈的痛苦中昏厥过去,据说是人的身体的一种自我保护的反应,但是有的时候,或有更强烈又或是更持久的痛苦还能让人从昏迷中再一次痛醒过来。

  这一天中的陈壑就是这样,在一声低吼后,原本昏迷的他身子颤抖着,又醒了过来,然后便是面容扭曲,汗如雨下。

  只不过他并没有惊慌失措,同样剧烈的痛苦在这段时间里,在那间可怕的审讯室中,他都已经经历过了,当然了,这并不是说经历过了感觉就会好一些,相反的,这种痛苦很容易让人痛不欲生。

  但是在强烈的痛感中,陈壑还是看到了自己身上、胸口和腹部的伤处已经被干净的白布包扎好了,同时,白布下的伤口处虽然还有疼痛的感觉,但已经减轻了许多,伤口处甚至还有几分清凉感传来,这分明是敷了上好伤药的迹象。

  但是身子上仍然还是有剧烈的疼痛感传来,那是6尘还没有收手,他正抓住了陈壑的一只右臂,面色平静地处置着伤处。

  陈壑强忍着疼痛看着他,现6尘的疗伤手法异常粗暴且直接,他先检查肌肤伤口,若有严重腐烂臭的烂肉,便直接用黑色短剑割掉;若是伤势稍轻、皮开肉绽的话,他就直接倒上烈酒冲洗。

  这两种法子都是足以让人痛不欲生的手段,哪怕是陈壑如此坚强刚硬的人也是惨叫连连,大口喘息着,满头冷汗,身子战栗着。

  没过多久后,6尘已经将他右臂上那些伤口都处理好了,然后又从他身边的那个箱子里拿出伤药抹上,再拿出干净白布包扎了,很快的,那可怕的痛苦便减退了不少,清凉的感觉从伤口传来。

  “为什么?”陈壑似乎好不容易才从这虽然有效但几乎可以让人痛死的疗伤中稍缓缓了一口气,看着6尘,低声问道。

  6尘看了他一眼,然后提着工具走到他身子另一侧坐下,拿起了陈壑的左臂端详起来,同时口中淡淡地道:“你是个对我有用的人,但是再这样磨下去,你就算不死,也要疯了。”

  陈壑默然,每个人的身躯和意志都是有极限的,过了那条最后的线,人就会死,又或者逼迫太过的话就会疯。陈壑对自己保守的秘密坚定无比,但是他确实感觉到自己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没有人可以长时间持续不断地承受着过大而剧烈的痛苦。

  “嘶……”

  蓦地,陈壑一声低哼,倒吸了一口凉气,却是6尘挥剑削去了他手臂上一块腐烂的肉块。

  鲜血喷涌出来,陈壑的脸色苍白如纸,险些又昏了过去。他紧咬着牙关,看着6尘平静地在那边处置着,忽地却是从牙缝中透出了几个字:“谢了。”

  6尘抬头看了他一眼,道:“谢什么,说不定以后我还要让你吃更大的苦头。”

  陈壑冷笑一声,喘息着把头往地上一靠,道:“尽管来就是了。”

  6尘笑了一下,看看伤口处置得差不多了,便拿出伤药开始抹。

  过了片刻后,陈壑忽然问道:“我应该认识你吗?”

  6尘这一次倒是没抬头,只是很平静地道:“差不多吧,我叫6尘,以前也在魔教里呆过,你如果在教门中呆得时间够长,地位也差不多够高的话,大概知道我另一个名字。”

  “什么名字?”陈壑皱眉问道。

  “黑狼。”

  ※※※

  “黑狼……”陈壑口中念叨了两遍这个名字,忽然间,他脸色变了一下,然后再看向6尘的眼神便突然间完全不一样了。他盯着6尘,嘶哑着声音道:“是那个荒谷……”

  “对,是我干的。”6尘干净利落地说道。

  “啊!”陈壑喉咙里出一声像是野兽般的嘶吼,突然间,身子猛地抬起,似乎徒然间要爆出难以想象的力量,向6尘那边扑去。

  但是,还不等他抬起那被包裹着白布的手臂,6尘的一只手掌已经干净利落地重重打在他的脸颊上。

  “啪!”一记清脆而沉重的耳光,直接将陈壑扇倒在地,从嘴角流出一行鲜血出来,打得他整个人都贴在地上,大口喘息着。

  然而,痛苦并没有结束,还没等他继续多喘一口气,忽然间,一股钻心的剧痛猛地从他大腿上传了过来,让陈壑凄厉地惨叫起来,声嘶力竭一般。

  站在一旁的白莲皱了皱眉,看着6尘面无表情地用脚踩在陈壑皮开肉绽的大腿伤口上,用力踩着的同时还不断地扭动摩擦,让陈壑整个身子都颤抖不已,看上去如同一只癫狂的疯狗。

  她又看了看陈壑上半身那些包扎好的伤口,看着6尘这前头截然不同的、说翻脸就翻脸的行径,心里不禁想着,这人心里难道是一个疯子吗……

  在陈壑凄惨地嚎叫了好一会后,6尘才把脚从他伤口上移开,然后在他面前蹲了下来,看着陈壑满脸冷汗,面容扭曲、颤抖不已的脸,平静地道:“你现在知道自己的处境了吗?”

  陈壑喘息着,然后抬头看着他,点了点头,居然还咬着牙笑了一下,虽然那笑容比哭还难看,道:“我明白了。”

  6尘凝视他片刻,然后点点头,道:“你是个聪明人。”

  ※※※

  6尘转身过去,居然跟个没事人一样,只当刚才什么都没生过,又开始帮陈壑开始处理两条腿上的伤口。只不过刚才被他那凶狠毒辣的一脚踩踏,陈壑大腿上的伤口至少又重了一半,却是让陈壑多受了不少苦头。

  在替他疗伤的过程中,6尘忽然开口说道:“最近这些日子里,我看着你受刑时,常常会想一件事:如果当年我在魔教中暴露了身份,大概也会受到像你这般遭遇,那时的我能不能像你这般禁受这样的苦痛呢?”

  他口中一边说着,手中的剑刃可没停下。

  陈壑此刻正痛得头冒冷汗眼冒金星,却是连回答都说不出来了。好在6尘似乎也并不在意他的回答,在沉默片刻后,他好像自言自语地道:“后来我想明白了,我是可以忍受住的。”

  虽然是在极度的痛苦中,但是陈壑仍然有些轻蔑地瞄了他一眼,大概是不相信6尘的话的。

  6尘也没对他解释什么,只是很淡定地做着自己的事,然后平静地说了下去,道:“所以,我问自己,为什么我觉得自己能撑下来呢?”

  这话说了以后,不止是陈壑,连白莲也看了过来。

  6尘笑了一下,继续妄自说道:“后来我想明白了,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心里是真的相信一些东西的,并且坚信不疑,为此甚至可以不惜性命。所以我不怕死,也不怕苦,再多的痛楚,我也能够忍耐下来。”

  “像这样惨烈的痛苦,一般人根本禁受不住,能够撑下来并保持清醒的人,心里一定是有一种信念支撑着他,让他毫不动摇,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痛苦?”

  “我说的对不对?”6尘看着陈壑,淡淡地道,“所以,我就很好奇了,你心里到底是有什么念头,能够让你如此刚强地强撑到现在,宁死也不肯出卖鬼长老?”

  “是那只老乌龟对你有大恩?还是你有什么把柄,比如亲人之类的被扣为人质?又或者说,你是对魔教的传说坚信不疑,认为三界迟早一统,魔教才是人族最后的归宿,对吗?”

  6尘微笑起来,对陈壑道:“是哪一种,你能跟我聊一下么?”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637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