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杀心

第四百八十六章 杀心

  陈壑一个字也没有对6尘说,事实上,在6尘对他说出了那一番诛心之言后,虽然他脸色变化、神色复杂,但却从此一言不,连眼睛都闭上了,就跟个活死人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任凭6尘如何折腾也没有任何反应。

  不过,6尘看起来似乎也没有怎么生气的样子,还是按照原来的手段,用那种让人看起来牙疼的粗暴手法直接处理了陈壑身上的伤处。

  在包扎起来,全部做完后,他站起身拍拍手,道:“今天你就先呆在这里,不用回牢房了,我明天再过来,希望到时候你跟我说实话。”

  说完,他便向白莲招呼了一声,然后两个人离开了这间静室。

  当关门的时候,白莲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陈壑一眼,现那个犯人全身被白布裹了大半,样子看起来很是滑稽,此刻还是木然地躺倒在地面一动不动,似乎对外界任何动静都无动于衷一般,倒有点像是自我隔绝开了。

  “为什么要对这个魔教妖人这么客气?”走出浮云司牢狱后,白莲忍不住便问6尘。

  6尘则是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道:“你和魔教有仇吗?看你好像恨不得折磨死他们一般。”

  白莲摇摇头,道:“仇是没有的,就算是前些日子我做的那些……”她摇了摇头,面色有些黯然,但没有再说下去,只是道:“可是全天下的人不都是觉得他们是兴风作浪的疯子妖人么,你为什么要对他们那么客气,还给他们疗伤,直接大刑拷问不就得了吗?”

  “问题是,现在什么刑罚对这个人看起来都没用啊。”6尘道,“这些天你都跟着我,还自己有动过手,这点不用我说吧。”

  白莲哑然,6尘这说的自然是对的,说实话,虽然她因为修行秘法的缘故,有时候心性比较狠辣,但像陈壑这般能够承受如此酷刑的人,她确实也是第一次见到。

  “换了是你,你觉得能撑过这段日子吗?”6尘反问了她一句。

  白莲默然,过了一会摇了摇头,低声道:“不行。”

  6尘点点头,道:“是了,刑罚既然是没用的,我们就换一种法子。人呢,不管心里再如何刚硬坚韧,但身子上总还是喜欢舒服的,舒服了就会放松精神,咱们等到他松懈下来时,或许就会有机会了。”

  白莲皱了皱眉,道:“哪来的这么多弯弯绕绕,真的能行吗?”

  6尘微笑道:“反正现在不是问不出来吗,试试看吧,大不了回头再交给你把他打回原形就好。”

  白莲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又回头看着6尘,目光里掠过一丝异样的光芒,6尘道:“怎么了,这样看我?”

  白莲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道:“没事。”

  ※※※

  两人走到昆仑殿前,6尘过去问了一下,从门口看到他神情恭谨的护卫口中得知,天澜真君一早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6尘便走了回来,对白莲说道:“我有事要跟死光……我师父聊一下,现在就在这里等他,但他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也不用在这里陪我虚耗着,要不,就先回家休息去吧。”

  白莲明显是怔了一下,然后“哦”了一声,对他点了点头,转身走远。

  6尘看着她走远,便转过身来向看守大殿门口的护卫打了个招呼,笑着道:“我去大殿里面等着。”

  那几个护卫都是笑着答应,眼前这位的身份如今已然是公告天下了,就是天澜真君最宠爱的刚收入门的弟子,而且以天澜真君近日的表现看,很大几率以后这庞大的基业都是要交给这位的。

  身为一位化神真君的看殿护卫,本领高强、忠心耿耿那是自然的,以他们的身份,对真仙盟中的大多数人都可以不假辞色,甚至包括一些强大的元婴真人,但唯独是对这位小爷,一个个护卫那笑得跟花似的,忙不迭地送人进去,没有半点阻拦的意思。

  只不过,在6尘一只脚刚刚跨过门槛的时候,突然一声叫唤从后头传了过来,他回头一看,怔了一下,却是白莲去而复返,又站在了昆仑殿下的石阶上。

  6尘有些奇怪地走了过去,问道:“怎么了,还有事吗?”

  白莲脸色复杂,低声道:“我不累,也不急,而且看看也快天黑了,就在这里等你吧,等你完事了一起回去。”

  6尘凝视了她一会,然后点头道:“既然如此,你就在这里等我一会吧。”

  “好。”白莲应道,然后就真的在那白石阶梯上坐了下来。

  ※※※

  6尘进了昆仑大殿中,环顾四周,这个地方他来了许多次,每一次都觉得空阔,特别是这次只有他一人独处时,便格外有一种孤寂清冷的感觉。

  那个死光头过去有不知多少次一个人在这偌大的大殿中独坐吧,不知道他的心情是怎样的,会不会也有几分孤独?

  一念及此,6尘很快就摇头哂笑,心想,那死光头哪里是正常人,常人会有的心思感觉,放在他身上一定都是说不通的。

  殿堂上那座高大的莲花宝座醒目地座落在那里,下方则是座椅,6尘过去随便坐了下来,就安静地等待起来。

  这一等便是许久,也不知天澜真君到底去了哪儿,一直都没回来,倒是外头的天色终于渐渐阴暗下来,天空乌云集聚,眼看着傍晚降临,天穹中似有风雨之势。

  6尘对外头的天气变化似乎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安静地坐着等待,终于是在外头天空黑下来后,响起的第一声雷鸣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那大门口,走了进来。

  看守在大殿门口的护卫似乎得到了命令,纷纷退避开去,片刻之后,天澜真君的身影就出现在6尘的眼前,看着他露出了一丝微笑,很平和地说道:“听说你有事找我?”

  “是。”6尘站起身,也没有太多废话,很直接地道,“是有关追捕魔教鬼长老的事。如今抓到的所有魔教妖人中,只有一个叫做陈壑的人知道鬼长老的消息,但此人死硬非常,刑罚都不能令其屈服,所以我想……”

  “轰!”

  一道电芒忽地闪亮,一声雷鸣炸响天空,突然打断了6尘的话,然后只听哗哗水声,外头却是下起了大雨。

  黑暗的夜色中,大殿里还未来得及点燃烛火,显得有些黑暗,而大概是事前天澜真君下过命令,所以也没有那些仆从过来点火。师徒二人站在黑暗中相对而立,6尘刚想继续说下去,却忽然看到天澜真君突然一抬手,拦住了他,同时转头向大殿门口那边看去。

  6尘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眉头也随之缓缓皱了起来。

  空无一人的大殿外,一片突如其来的疾风苦雨中,当偶尔闪过一道电光照亮殿前时,却还有一个孤独而脆弱的身影坐在那石阶上,一动不动地蜷缩着,任凭风吹雨打,淋湿了衣裳头,看上去孤苦无依,异常可怜。

  天澜真君转过身来,再次向6尘看来。

  6尘面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叹了口气,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忽然看到天澜真君面上神色冷峻,带了几分寒意,道:“此女装疯卖傻,故意坐那儿淋雨吹风,扮可怜给你看,不外乎想诱你心软以自保。小小年纪,其心可诛,该死!”

  “轰!”天上又是一记炸雷响起,6尘面上神色漠然,只有一双眼中的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6474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