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刺心

第四百八十七章 刺心

  闪电撕裂了黑暗的苍穹,在狂风暴雨中像是一柄巨大的光剑将夜幕劈成了两半,也在那一瞬间照亮了这个黑暗的世界。

  陆尘抬头向身前这个人看去。

  天澜真君站立在黑暗的大殿中,高大魁梧,面有冷峻怒色,望之似一尊怒目金刚,犹如魔神一般令人心生畏惧。多少年来,他始终都是这般高高在上,犹如神祗,俯视着芸芸众生,也掌握着无数人的性命与希望。

  他的眼深邃如大海,目光起伏如汹涌波涛,同样也凝视着陆尘。

  在这座宏伟的大殿中,有那么一小会的时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谁都没有再说话。而大殿之外石阶上的那个身影,依然坐在风雨中承受着凄风苦雨的吹打。

  “至于么,她还只是个孩子。”陆尘低声说道。

  天澜真君看着他,道:“当年你进入魔教的时候,也是个孩子,后来你做了什么?”

  陆尘脸色变了一下,道:“她岁数还小,也不能和我比,当年我是被你调教出来的心性,那种狠辣她不会……”

  “这几天在那个魔教俘虏身上反复凌虐、使用酷刑的人是谁?”天澜真君打断了他的话,带着几分讥诮之意说道,“那手段比你当初这个年纪强多了吧?”

  “她恨我,也恨你。”天澜真君望着陆尘,平静地说着,“你去杀了她。”

  “我?”

  “怎么,你下不了手?”

  “但她毕竟也是昆仑弟子,而且还是千载难逢的五柱天资,总不能……”

  “她是白晨的关门弟子!”天澜真君打断了他的话。

  陆尘顿时不说话了,过了好一会后,他才叹了口气,道:“说来说去,这个才是她该死的缘由吧。”

  天澜真君看着他,目光深沉,道:“这个理由够不够?”

  陆尘沉默了下来,过了片刻后,只听他声音低沉地道:“够了。”

  ※※※

  “为什么一定要我亲手杀她?”

  在踏出昆仑大殿门口的那一刻,陆尘的脑海里还兀自回荡着之前他与天澜真君的对话,而哪怕是此刻,他就算没有回头,也能感觉到那双冷峻的目光依旧在凝视着自己的背影。

  “你是我的传人,这种事你不做谁做?”

  他知道死光头向来多疑,他知道死光头最爱玩弄人心,他知道这个人也许就是天底下最可怕的疯子,他还知道,按照以往的经验,死光头几乎没有错过。

  一个几乎从不犯错的疯子吗……

  “啪。”陆尘走出了大殿屋檐下,他走入了狂风暴雨中,他的脚踏入了地上一处水洼,溅起晶莹水珠飞上半空,在空中变幻出奇异的光辉。

  坐在台阶上的少女身子微微震动了一下,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却没有回头,她抱紧了身躯,好像寒意刺骨,微微颤抖着,看上去楚楚可怜,犹如娇嫩的春花在风雨中摧残着即将凋谢。

  风雨转眼已经淋湿陆尘的全身,但是他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在他背后那黑暗的大殿里,还有个高大魁梧的身影站在门边,淡淡地看着他的背影。

  他的身影似乎已经与这黑夜融为一体,化作无所不在的夜幕苍穹,将风雨中的这两个人包围在中间。

  陆尘一步步走了过来,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右手上多了一柄黑色的短剑。他走的每一步都踩踏着风雨水花,倾盆大雨中一股奇异的力量似乎在这黑夜中正缓缓升腾而起,将这片水幕逼开,让出了一条通道,直通向那个脆弱无助的身影。

  白莲终于是站了起来,然后慢慢地转过身,看着正走过来的面无表情的陆尘,也看到了他手里的那柄黑剑。

  她的脸上满是雨水水珠,看上去有些凄凉和憔悴,似乎终于陷入了绝望,然后用一种无助又无奈的声音,对着陆尘说道:“为什么呢,我哪里做得不够好吗?”

  陆尘在她面前停了下来,看着她的眼睛,过了一会后,道:“这世上有的时候,就是有那些没有道理的事情发生的。”

  白莲悲伤地看着他,哀哀地道:“可是我还想活着。”

  陆尘道:“但是,他想让你死。”

  白莲凝视着他,盯着他,仿佛像是用尽了全部的心力与希望,低声道:“你救我吧,行么?”

  陆尘的目光似乎黯淡了片刻,仿佛想到了什么往事,又或是有所感触,但是过了片刻后,他还是开口说道:“我救不了你。”

  他抬起手,握着剑,然后刺了出去。

  黑色的剑锋刺破雨幕水帘,那一刻,天地间似乎突然慢了下来,浑圆的水珠向四面八方激射出去,白莲绝望而惶恐的目光,冰冷雨水打在她脸上如纷飞的泪珠,而在陆尘的身后,无数的黑影突然出现,如狂欢的鬼魅突然出现在漫天黑暗里,狂呼着,还有一道闪电突然从天空劈下。

  照亮了那风雨深处,那个魁梧而黑暗的身影。

  他远远凝视着这里,只是那目光,就让白莲不敢呼吸,不敢反抗,她只能下意识地伸出双手,猛地抓住那刺来的剑锋,却无力阻挡,只能看着那剑锋刺向胸膛。

  陆尘是了解白莲的,他知道这个少女看着出尘纯良,实际上却有着不可小觑的凶狠与实力,然而在下一刻,他却是吃了一惊,白莲这几乎没有反抗之力的反应让他甚至有些猝不及防。

  那一剑,直刺入胸。

  风雨淋湿了少女的衣裳,点点水珠从她腮边落下,她的双手抓住了黑色的剑锋,然后殷红的鲜血从她的掌心流出,沿着剑刃慢慢滴落下来。

  黑剑刺破了她的衣裳,刺入了她的胸膛……

  “够了!”

  突然,一个声音猛地从大殿中传来,似惊雷一般回响在这黑夜里。

  陆尘脸色大变,一声低哼,沉腕挫身,只听一声轻呼叫喊,那短剑带着一蓬鲜血收了回来。

  白莲身子摇摇欲坠,陆尘一把抱住了她,霍然回头望去,却只见远处那大殿之中,那个魁梧的身影已然转过身去,只是看似随意地挥挥手,淡淡地边走边道:“留她一命。”

  话音未落,他的身影便已隐入了黑暗,没有理由,也没有任何的解释。

  陆尘怔怔地看着那边,猛地低头,却只见白莲胸口已经多了一道伤口,鲜血正泉涌而出,而少女的脸色苍白如纸,已是不省人事了。

  他喉咙间一声怒吼,挥手间,黑色短剑瞬间消失,手掌再从怀中伸出来的时候已经多了一个玉瓶,只听啪嗒一声,却是陆尘直接捏碎了那画着红梅图案的瓶身,然后将一枚丹药塞入白莲的口中,随后抱着白莲便往山下冲去。

  风雨之中,大殿巍峨屹立,莲花宝座之上,天澜真君端坐如魔神,面色肃然,凝望着远方,也不知过了多久,却见他缓缓点头,面上却是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658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