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八十八章 求助

第四百八十八章 求助

  “轰!”

  天际又炸响了一记惊雷,这座大殿前后空无一人,只有仿佛无穷无尽的风雨迎面扑打而来,而更远的地方则似乎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之海。

  陆尘顺着山路向山下冲去,但在刚刚越过前方浮云司大殿时,他却猛地停住脚步,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白莲,在瞬间闪过的天穹电芒下,冰冷的雨珠拍打在白莲的脸上,衬得她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丝毫血色。

  只是在这凄风苦雨中,这个少女却好像突然失去了所有的伪装,没有了那些清丽出尘的气质,也没有了那些凶狠毒辣的模样,就像是一只只剩下痛苦恐惧的虚弱的小兽,蜷缩着、依偎在陆尘的怀中。

  白莲胸口的衣襟上,仍然还有鲜血不停地涌出来,好像止不住一样。

  陆尘皱了皱眉,目光向四周一扫,忽然转过身子,却是向另一个方向掠去。

  没过多久,熟悉的那一排房屋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在狂风暴雨里沉默地伫立着。

  陆尘抱着白莲狂奔而去,在暴雨中掠过长街,冲到了其中某一间屋子前时,他脚步猛地一顿,止住身子,强劲的余势顿时在石板路上挥洒起一片水花如瀑布水帘,溅上半空。而陆尘没有半点犹豫,脚下一用力,整个人便腾空而起,抱着白莲越过了那高墙,飞进了那栋屋子,落在了里间卧房的门前。

  双脚才落地,水花溅起,四周却忽然有一种突然安静下来的感觉,也许是四面围墙高耸拦住了外头的世界,也许是一股肃杀的气息突然弥漫开来。

  陆尘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就伸手向那房门推去,只是就在这同一时刻,在那已是一片黑暗的卧房中,突然有一声轻哼低叱,那扇房门陡然而开,屋外漫天的凄风苦雨瞬间扑向黑暗的屋中,但是片刻之后,连同那片黑暗,所有的雨水风势,竟是在瞬间全部倒卷而回。

  一道炽烈而明亮耀眼的剑光,从黑暗中而生,如电如光,凌厉无匹,挟带着风雨之势,一剑从黑暗中向门口的陆尘刺来。

  陆尘向后退了一步,没有还手,没有躲避,只是低声急道:“是我!”

  剑光大放光明,破空而至,似要斩尽一切,似要杀尽仇敌。

  陆尘双眼瞳孔微缩,却还是站在原地不动,电光火石之间,那剑芒瞬间已至。

  然后,戛然而止!

  光芒缓缓散去,一柄长剑从那屋中伸出,剑身亮若秋水,锋利无比的剑尖,正指在陆尘的眉间寸许之外。

  屋里屋外,风声雨声,冷风吹过,寂静如昔。

  天空有雷霆隆隆滚滚,电芒闪动间,照亮这黑夜片刻,看到了那个站在门后的女子,持剑而立,清冷美丽一如初见那天,恍惚里似已过多年。

  原来印在心间,尚未忘却。

  ※※※

  两个人目光对视,可以清晰地看到站在门里的苏青珺她惊诧的眼神与随之而来复杂难明的情绪,过了一会后,她终究还是慢慢放下了手中长剑,有点讶然道:“怎么是你?”

  陆尘此刻却没有时间和她叙旧解释了,猛地往前踏上一步,沉声道:“有急事,帮个忙,救人!”

  苏青珺这才注意到他怀中抱着的白莲,还有气息明显不对,以及胸口被鲜血染红的伤势,顿时也是脸色一变,失声道:“白莲?她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陆尘深吸了一口气,把白莲往她怀中一送,道:“她是未出阁的少女,伤口又在隐私之处,我委实不好出手救治,不然就是污人清白。事情紧急,这山头上我相熟的女子也只有你一人,能帮个忙吗?”

  苏青珺没来由地眼睛里亮了一下,看了陆尘一眼,犹豫片刻,随即点头道:“白莲她也是我们昆仑弟子,我当然应该救她,你交给我吧。”

  说着,她便伸手将白莲接了过来。

  谁知在抱住白莲的时候,中间却是停顿了一下,两人都是一怔,低头看去,发现已经昏迷不醒的白莲不知何时,一只手竟是紧紧抓住了陆尘胸口的衣襟,紧握不放,就好像一个绝望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的那根救命稻草般,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上面。

  苏青珺微微皱了皱眉,陆尘则是立刻伸出手,将白莲的手指一个个小心掰开,这才将她送了过去。

  苏青珺对他点点头,转身就要走进屋中时,却又被陆尘叫住。

  “怎么了?”苏青珺有些疑惑地问道。

  陆尘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包,塞在苏青珺的手上,道:“她伤口上有一种毒素,会令血流不止而无法愈合,你用这里面的药粉抹在她的伤处,就能止血。”

  苏青珺有些讶异,但还是抓住了那个小包,然后转身走进了屋中。

  ※※※

  陆尘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然后伸手过去将房门关上,自己站在门口,转过身来,仰首望天,看着黑暗的天穹与一片风雨,然后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他的面上有一丝疲倦之意,随后就那么随意地在门边坐了下来,靠着墙,曲着腿。

  风雨还是很大,头顶上有一段三尺屋檐,但还是挡不住飞扬的雨水落在他的身上。只不过陆尘看来好像毫不在意,他只是安静地坐在这风雨中的屋门外,静静地凝视着这一片黑暗天地。

  屋子里亮起了一片光,好像是点燃了烛火,昏黄但带着温暖的光芒从窗扉上透了出来,是这黑暗肃杀的夜色中的一抹暖色。

  陆尘抬头向那边看了一眼,发现窗扉离自己不远,光芒正好从自己的头顶掠过,落在这尺寸间隙,进不了风雨,挡不住寒意,却还是那样令人着迷向往。

  屋子里有些许动静传了出来,好像是有人正在忙碌。陆尘默默地聆听着,沉默不语,坐在这黑暗的角落中,等待着。

  如此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只听在那屋中房门后一阵脚步声响起,片刻后,一声吱呀声响起,房门被人打开,苏青珺的身影出现在门后,然后走了出来。

  陆尘向她看去,她的目光扫视了周围一圈,最后也落在了坐在一旁地上,看上去有些狼狈有些疲惫的陆尘身上。

  一抹光晕笼罩在苏青珺的身上,是她身后房间里的烛光洒落下来,看上去就像是她在发光一般。

  苏青珺看着陆尘的模样,皱了皱眉,但过了一会后,她却是走了过来,在他身边蹲下了身子,道:“血止住了,伤势虽然不轻,但之前你应该是个给她服食了某种灵丹吧,药力极强,护住了心脉经络,所以应该是没有性命危险的,你可以放心了。”

  “好。”陆尘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然后对苏青珺道,“多谢你了。”

  苏青珺凝视着这个男人,过了一会后,低声道:“你没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669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