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八十九章 新旧不同

第四百八十九章 新旧不同

  说什么,说自己一刀捅进了白莲这个少女的心口,差点要了她的命吗?

  说自己并不是故意的,而是被逼的吗?还是说,这一切看起来都只是一场梦幻虚影,一场玩笑,笑过就算?

  陆尘沉默了片刻,并没有回答苏青珺的问题,而是轻声问道:“我能进去看看她吗?”

  苏青珺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两个人站了起来,随即,陆尘跟在苏青珺的身后走进了屋子。

  这还是陆尘第一次进入苏青珺的住处房间,就算是当年在昆仑山上的时候,虽然他曾经当过苏青珺的挂名弟子,而且就在她洞府之外盖了间草屋居住,但严格来说,他确实是从未进去过。

  屋子里的摆设干净整洁,看起来都是些常用的家具,可以看出,苏青珺也是个爱干净的女子。不过房间里唯独是在床铺那儿看起来有些凌乱狼藉,大抵是因为在床上躺着一个白莲,应该是之前苏青珺忙着救护她的时候弄乱的吧。

  陆尘走到床铺边看去,便只见白莲一脸苍白地躺在那儿,柔软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一直到脖颈处。她的眼紧紧闭着,秀气的眉间还微微皱着,似乎在昏迷中也仍然感觉到了一丝痛苦。

  她的秀发有些凌乱,几根黑发从她额角落下,轻轻搭在脸腮边,显得有些脆弱。

  苏青珺默不作声地走上前来,轻轻掀起了被褥一角,轻声道:“刚才她身上衣裳染了不少血迹,全身又都湿透了,实在没法穿在身上,我就拿了自己的一套衣服,先给她换上了。”

  陆尘向那边扫了一眼,看到白莲身上果然已经换了一套素色的衣裳,看上去宽松柔软,大概是平日里苏青珺自己睡觉时的衣物吧。同时,从他这个角度,也能看到在胸口衣裳边缘处的一角,白莲身上已经多了些洁白的纱布包扎好了,自然就是刚刚苏青珺为她疗伤所做的。

  陆尘长出了一口气,转头对苏青珺点头道:“真是太麻烦你了。”

  苏青珺淡淡地道:“白妹妹毕竟和我是同门,而且单从辈分上来说,她只怕还要算是我的师长,我出手救护一下也是理所应当。更何况……”她低头看了看白莲身上的伤处,然后轻轻将被子帮她盖好压好,道:“白莲她始终还是个女孩子,要你这样一个大男人帮她疗伤,确实有些不妥。”

  陆尘点了点头,道:“你明白我就好了。”

  只是苏青珺忽然转过身来,凝视着陆尘,看上去目光里的情绪似乎有些奇怪。

  陆尘被她这么一看,心中忍不住咯噔一下,想了想,自己似乎并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亏心事,便有些愕然地道:“你怎地这样看我?”

  苏青珺凝视了他片刻后,不知为何,脸颊先是微微红了一下,随后恢复了正常,却是看着陆尘,道:“我想到了一件事,有些不解。”

  陆尘道:“什么事?”

  苏青珺看了一眼床上昏迷不醒的白莲,道:“她受伤昏迷了,你谨守男女有别,一路将她送到了我这里来。但是当年在昆仑山上的时候,那一次我深夜受伤归来时,你为何却没这样做,而是……”

  说到后面,她的脸腮边又微微红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但陆尘已然听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一下子顿时也有些哑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只是看苏青珺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显然是要知道答案。陆尘心中有些无奈,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叹了口气,道:“当年那件事啊,这个……其实那时候,你出去时多少是违反了昆仑派的宵禁门规吧,这事也不能张扬,我也不敢去惊动别人了。而且……”

  苏青珺听着陆尘的话,微微点头,确实,当初她那次离山是为了家中亲人而违反了昆仑禁令,不宜张扬。不过在听到最后那“而且”两个字时,见陆尘欲言又止,她忍不住又追问道:“而且什么?”

  陆尘想了想,最后还是老实地说道:“而且当初在昆仑山上的时候,我也不认识其他相熟的女子,唯一算是交情好的就是易盺了,但她也住得太远,远水解不了近渴。现在就不一样了,你住得近,又是我认识……熟悉的女子,加上白莲她还是女孩子,我就赶忙送过来了,多亏有你了。”

  看着陆尘很郑重地在最后附加了那句话,苏青珺心中没来由地暖了一下,随后又有些莫名的惘然,轻轻叹了口气,幽幽地道:“反正总归是我不如她吧。你顾忌担心着她的名节,却不用担心我的;她受了伤,你为她冒雨夜奔,喂她珍罕灵丹……哦,对了,当初我受伤那一会,你给我吃的丹药还是向我要的,是我自己的东西,对吧?”

  陆尘目瞪口呆,一时间哑口无言,这么久以前的事,怎地又翻出来说了,只是这话听起来实在觉得有些尴尬,但她看着苏青珺那有些清冷却又平静的脸色时,心里又是一阵发堵,只得轻声道“她哪里能和你比了,你别多想。”

  苏青珺看了他一眼,道:“她不能和我比?”

  陆尘点了点头,叹息道:“你这么聪明的女子,怎么会不明白我的意思?”

  苏青珺眼眸中目光似乎闪亮了一下,随即又收敛起来,嘴角微微抿起,似乎想嗔骂一句,却又很快忍住,最后只是若有若无地白了他一眼,道:“满口空话,说得天花乱坠,谁知道你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陆尘笑了笑,倒是也没辩解,这么多年来他当影子以来,确实过的是苏青珺刚刚说的那种日子,真真假假的,有时候连自己都分不清楚了,更何况别人?

  不过,苏青珺也没有在这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而是在默然片刻后,脸色忽然一正,带了几分肃然,看着陆尘道:“好了,这些先不说了,你先告诉我,就在这天龙山上,白莲她怎么会受了这么重的伤?”

  陆尘沉默了下来,苏青珺等了一会,又问道:“还有,刚刚你将她送来的时候,确实没有翻动过她的衣物伤口,那我就奇怪了,为何你却会知道她的伤口有毒,会让她血流不止?要知道,刚才救治她的时候,我根本认不出这是什么剧毒,反而是你甚至还拿出了可以解毒的解药?”

  她凝视着陆尘,脸上带了一丝冷意,道:“这是为什么,你跟伤她的那个人是什么关系?”

  陆尘沉默了片刻,苦笑了一下,道:“好了,你没猜错,刺伤她的人,就是我。”

  “轰隆!”

  屋外黑暗的天穹里,忽然有一声惊雷炸响,一阵冷风猛地吹开虚掩的房门冲进屋子,那点燃的烛火剧烈摇晃了几下,竟是一下子熄灭了。

  屋子里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还有阵阵冷风寒意,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陆尘和苏青珺几乎是同时,都不约而同地转头向屋外看了一眼。

  那打开而颤抖摇晃的门外,一片凄风苦雨中,似乎只剩下了茫茫无边的黑暗。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6743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