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九十章 想法

第四百九十章 想法

  夜色深沉如海,无穷无尽的黑暗中似乎也有一双漆黑的眼眸正凝视着这片黑暗夜色中残存的唯一温暖的地方。只是凄风苦雨中,除了风声雨声以及那随风而来的冰冷雨粉,并没有任何的异样之处。

  陆尘转过头来,与苏青珺对视了一眼,苏青珺犹豫了一下,随即微微摇头,陆尘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走了过去,手握门框,看了一眼外头的黑暗后,慢慢地将房门关上了。

  背后一道昏黄的光辉亮起,他转过头去,是苏青珺重新点燃了蜡烛,烛火照在她美丽的脸上,折射出一道奇异而柔和的光晕。她抬头向陆尘看来,平静地道:“你还没回答我刚才问你的话。”

  “是我。”陆尘深吸了一口气,道,“是我伤了她。”

  苏青珺目光微冷,但并没有露出太多动容惊愕之色,看起来在之前心中已经多少猜到了一些,此刻则是凝视着陆尘,过了一会后才沉声道:“为什么?”

  陆尘苦笑道:“一言难尽,以后我再跟你说好么?”说着,他看到苏青珺脸色沉了下来,又连忙道:“你看,我这么着急忙慌地将她送到这里,不管怎么说,都不像是会害她的样子吧?大不了你等她醒了再仔细问问她,如果到时候对我还有什么不满,再对我发脾气可好?”

  苏青珺看了他片刻,脸色稍缓,随后点了点头,道:“好吧,但是你将人送到我这里,把我牵扯进来了,总要给我一个交代。”

  陆尘点头道:“我明白,只是现在有些事……实不好说,日后我一定会对你解释清楚今日之事。”

  苏青珺默默点头,看起来倒是接受了几分陆尘的话,只是过了一会后,她似乎忽然又有些感慨,喃喃地道:“先是易昕,然后是我家里闹得一团糟,现在又是白莲变成这样了。陆尘啊陆尘,是不是在你身边的女子,运气都不好呢?”

  陆尘怔住了,随即似乎开口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却又苦笑一声,沉默了下来。

  苏青珺倒有些奇怪起来,看着他道:“怎么了?”

  陆尘默然地摇摇头,过了一会叹了口气,道:“你不是第一个跟我这样说的人了。”说罢,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转过身走到门口,在停顿片刻后,还是打开门走了出去。

  苏青珺望着他的背影,面上露出了一丝意外和疑惑之色。

  ※※※

  雨下了一夜。

  天光微亮的清晨,雨势虽然变得略小了一些,但仍然没有停歇下来的迹象,还是在不停的淅淅沥沥地下着,让天地之间都变得朦胧,也让整座仙城仿似被笼罩在一片迷蒙烟雨中。

  老马在床上翻了个身,兀自带着困意地咕哝了一声,只是在那迷迷糊糊之间,那微微睁开一条缝的眼睛里突然看到在自己的床边不远处有着一个模糊的黑影。

  老马的身子顿了一下,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眼睛还闭上了,看起来打算再睡一会。只是过了一会后,他忽然眉头一皱,睁开眼睛看去,赫然只见那竟是一个人坐在床铺边上。

  老马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惊呼一声,整个人猛地弹了起来,身手之敏捷,令人咋舌,同时一手护身一手已然挥了出去,掌心中有幽光一闪,在这瞬间,他满脸杀气,看起来已是全力以赴下了杀手。

  但是下一刻,他的目光忽地一凝,却是看到身前这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床头的人居然正是陆尘。

  老马又是一惊,连忙拼命收住手腕力道,只是用力过猛的情况下,他肥胖的身子一个踉跄,顿时噗通一声摔下了床,结结实实地在陆尘身边趴了个像是狗啃泥似的姿势,与此同时,周围哗啦啦一阵作响,却是床铺上的被褥、蚊帐等物件也被他情急之下给拖了下来,顿时一片狼藉。

  陆尘坐在一张凳子上纹丝不动,只是低头看了看老马那狼狈的样子。

  老马嘴里骂了一声,双手按地,呼地跳了起来,然后指着陆尘破口大骂道:“混蛋,你这家伙跟鬼似的冒到我床头上,是想吓死人吗!”

  陆尘上下打量了老马一眼,道:“你精神头这么好,不会有事的。”

  “滚!”老马中气十足地喝了一句,然后恨恨地抱起地上的被褥放回到床上,口中还骂骂咧咧地道,“有病啊。”

  心有余悸地背对陆尘,将那些被子胡乱叠好,老马却忽然感觉到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因为在这中间,陆尘居然并没有像平日里那样和他斗嘴,而是一直沉默不语着。

  老马有些疑惑地转过身来看向陆尘,这一下仔细打量后,他才发现陆尘看起来似乎确实有些异样,他身上还是昨日出去时穿的那一套衣服,而且全身完全湿透,就算是现在,他身上仍然还有水珠不停地从衣服上往下滴落着,已经在他身下的地面染湿了一块地方了。

  这个男人的脸色看起来很平静,也可以说是有些漠然,但是对他熟悉无比的老马却能看到陆尘眼底深处那隐隐的波涛。他皱了皱眉,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低声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陆尘微微低头,沉默了一会后,道:“老马,我觉得死光头他,也许真的是一个疯子!”

  老马咳嗽了一声,在身后的床铺上坐了下来,皱眉道:“大清早的,你别跟我乱说话,开这种玩笑成不?”

  陆尘看了他一眼,道:“我没开玩笑。”

  老马怔了怔,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忽然间却是一跃而起,然后大步走到屋子窗扉边,一把推开门看看窗外,然后关紧,又跑到门口打开门向外头四周看了看,然后回身再度锁死房门。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大步地走到陆尘身边,低声吼道:“你疯了吗,大清早的你跑到我床边说这个?”

  陆尘道:“我没疯,疯的是他。”

  老马道:“真君他怎么了?”

  陆尘道:“他逼我去杀白莲!”

  老马不假思索地吼道:“那有什么奇怪的,换了我,早就杀了那女人了,叫你动手,不过就是考验你一下,有什么错!”

  陆尘愕然,抬头看着老马,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两人对视着,过了一会之后,陆尘低声道:“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老马冷笑一声,道:“该问的人应该是你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居然不这么想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675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