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九十一章 疑团

第四百九十一章 疑团

  陆尘看着老马,老马盯着陆尘。

  过了许久以后,窗外的晨光都亮了起来,那些风风雨雨的声音淅淅沥沥响个不停,陆尘才转开了目光。

  你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呢?

  人总是会变的吧?

  但是,变化之后的你究竟是好是坏?

  陆尘不知道,他有些迷茫,许多年来他本以为自己心志坚定不移,他想过很多,但从未想过今天这一幕。又过了一会后,他才低声对老马道:“你说的对,是我的问题。换做是十几年前的我,这个时候白莲应该已经是个死人了。”

  老马看着他的样子,心中想起这些年这个男人所经历的事,忽然心中又软了一下,叹了口气,拍了拍陆尘的肩膀,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你不用担心的。”

  陆尘默然片刻,忽然道:“死光头他不相信我吗?所以故意要用这种法子来试探我?”

  老马翻了个白眼,道:“这话说的,白莲跟你有什么深厚交情吗?没有吧,要我说,就算真君大人他对你有所担忧,想要考验你一番,但是去找那只贪睡好吃的黑狗阿土,都比用白莲更靠谱吧?或者还是说,你跟她之间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

  看着老马古怪的眼神看过来,陆尘立刻摇了摇头,没好气地道:“少废话,我和白莲之间的关系再干净没有了,你也是从头到尾知晓的,哪有什么秘密!”

  老马点点头,若有所思地道:“你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

  陆尘横了他一眼,站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扉活动了几下身子,脸色渐渐平静了下来。只是他虽然外表安静,但心中却仍是波澜起伏,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几乎没有人会比他更了解天澜真君这个人了,事实上就算是他自己,其实也不敢说真正完全地了解这位师尊。

  在许多时候,这位高高在上的化神真君就真的像是一个神祗般,神秘莫测,难以接近。

  “现在想想,昨晚好像是有一个奇怪的地方,”陆尘转身对老马说道,“从头到尾,白莲居然一点还手的意思都没有,一直就那样站在那儿。”

  老马皱了皱眉,道:“你想说什么,是指白莲她被人暗中胁迫了?”

  “我不知道,至少现在还想不通。”陆尘重新看向窗外的雨天,过了半晌后,忽然说道:“大概对他这种人物来说,要完全地去相信一个人,还是太难太难了吧。这么多年来,死光头他不知看到过多少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事,更有甚者,他自己其实就是全天下最大的影子头目。”

  老马走了过来,从侧面看向陆尘的脸,只见他的脸上正露出几分复杂的表情,同时声音也变得而有些低沉下来。

  “影子是什么?影子天生就是做着背叛的事情,他们可以为了最初的目标,去背叛一切可以背叛的人和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样的事情看多了之后,大概也没办法再轻而易举地去相信别人了吧。”

  老马举起一只手拍了拍陆尘的肩膀,看起来似乎想安慰他,但是话到嘴边却是没有声音出来,最后只化作了一声叹息。

  “越出色的影子,他们背叛得就越激烈,就好像我……”

  “你不一样!”老马立刻打断了陆尘的话,沉声道,“就算外人不知道你的功绩,但真君大人却一定是记在心里的。他对你始终是与众不同,另眼相看的,否则也不会在这一次如此大张旗鼓、公示天下一般地收你为徒。”

  陆尘点点头,笑了笑,道:“你说的大概对吧,只是如果换了是你,就算对我另眼相看,但平日里每次看到我时,心里会不会都想到,这个徒弟他曾经亲手杀死了一个最宠爱他的师父,背叛了全力栽培过他的师门?”

  “他会不会心里想着,这个徒弟是不是可能反复无常的人?”

  老马苦笑道:“你不要这样说,否则的话,无论如何你也不会站在这里了,总之你相信我,真君大人他一定还是愿意信你的,最多只是想布置周密些,对你多点考校。要知道,他老人家这一世的基业何其庞大,若不能找到一个完全可以信任的弟子,他又如何能把所有的东西都传给你?”

  老马按在他肩头的手掌紧了一下,低声道:“听我的,陆尘,不要太着急,真君大人对你真的并无坏心。”

  陆尘看了他一眼,老马坦然与他对视,过了片刻后,陆尘面上的神情也松了下来,缓缓点了点头,随后道:“我知道了。”

  老马松了一口气,脸上紧绷的神情也松弛了不少,偏偏自己胖胖的脸,回身走去,同时口中咕哝道:“这大早上的,就你这人事情多。对了,昨天我还问到了那件事的一点端倪,其实……”

  “可是我还是觉得有点怪。”陆尘忽然又开头道,“死光头那边就算了,被你刚才这么一说,我倒是也放下了,但是如果说昨晚是他对我的一场考校的话,那为什么会是白莲?”

  老马脸色微微一变,道:“什么意思?”

  陆尘看了他一眼,道:“你刚才也说过了,如果是要看清我是否真的完全听命于他的话,用阿土来威胁我,都比白莲用处更大,可是他却偏偏要用白莲。”说到这里,陆尘顿了一下,然后低声道,“给我的感觉就是,好像死光头觉得如果我下定决心杀了白莲,就能证明我所有的清白,他以后也可以完全相信我了。”

  “可是,我跟白莲明明没有任何关系啊。”

  “白莲这个女子身上,到底是有什么秘密,会让死光头觉得她对我会如此的重要,甚至是超过了我身旁所有的人?”

  他慢慢地抬起头,看着老马,眼神中尽是疑惑之色。

  老马面上也是有几分疑惑之色,随即又摇了摇头,道:“你别这样看我,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人物。关于白莲,其实当初在昆仑山的时候,我已经是帮你查过一次了,我所知道的东西,也全部都告诉你了,她就是一个白家远支旁系里的一个人,因为天生天赋太高,这才被收入白晨真君门下的,跟你那是半点关系都没有……”

  陆尘默然良久,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摇摇头后,暂时放弃了这扑朔迷离的谜团,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对老马皱眉道:“对了,你刚才好像是在说,查到了什么事要跟我说?”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6760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