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九十四章 询问旧事

第四百九十四章 询问旧事

  当浮云司大牢中传出一直刚硬如铁的陈壑突然开口的消息后,顿时惊动了众多人马,一时间,也不知道有多少明里暗里的视线都关注到浮云司大牢这里。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像许多人料想的那样,因为从陈壑的口风刚刚透露出来的那一天,陆尘便异常果断且古怪地将这个十分重要的犯人从浮云司大牢中提走了。

  这一下顿时让无数人为之震惊,甚至就是在浮云司内部也是一片哗然。

  要知道,虽然浮云司乃是天澜真君一手创立的,多年来对这位威名赫赫的真君也是忠心耿耿,但自从陆尘突然上位,成为了天澜真君唯一的传人弟子后,以血莺为首的势力庞大的浮云司,与这位一步登天的新贵之间的关系,就颇有些微妙了。

  表面上大家自然还是客客气气,见了面十分亲近,毕竟都是同一条战线上的,但私底下在浮云司内部,却已经有不少声音向血莺那边传了过来,表露出一些不满之意。

  多少年来,与魔教厮杀争斗、杀得是尸山血海的是浮云司,天下修真界中也都公认浮云司是对付魔教的领军力量。然而现在呢,虽然似乎并没有完全彻底地公开宣告,但是还没有加入浮云司的陆尘,却开始插手追捕魔教的诸般事项,而且有了将全部权力都抓过去的迹象。

  从天澜真君手创浮云司以来数十年间,其已经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势力庞大、实力强悍、睥睨傲视整个真仙盟的强大堂口,有了如此庞大的局面,在这其中的得益者便不知有多少。

  而当陆尘虽然面上客气但实际动作上却露出了一副要抢夺利益果实的样子后,哪怕他是天澜真君的弟子,也迅速地引起了底下人的反感。

  当然了,天澜真君地位太高,声望太隆,谁也不敢跟这位大神去多嘴,但是陆尘不过是个平凡人物,谁会那么轻易服你?

  所以,浮云司那边很快地就有了反应,在对外派人向陆尘客气地要人的同时,浮云司内部以血莺为首的一众大小头目将大牢那边的人抓过来就是一阵痛骂,大家纷纷表示,你们这些牢狱守卫是不是在那昏暗的地牢里呆得太久了,一个个脑子都蠢坏掉了?

  这天底下关押魔教妖孽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浮云司大牢,怎么能让人随随便便就把人提走?更不用说陈壑现在很可能是唯一知晓鬼长老去向行踪的俘虏,这让人提走了,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万一线索就此断了,以后再也抓不到那只老乌龟了怎么办?你们这些看大牢的蠢货当得起这个责任吗?

  这一连串连珠炮似的问话一下子将抓来的牢狱、守卫等人给吓坏了,一个个跪在地上请罪抱怨,然后有个冲动胆大的说出了真相,说是当日他们当然也有阻拦,这么重要的犯人他们如何敢随便放走,万一出了事,大家还要不要活了?

  只是……

  只是怎样?血莺等众多浮云司头目又惊又怒地问道。

  只是陆尘那厮,突然拿出了天澜真君的随身信物,而且好像还知道大家不好交待一样,居然还拿出了一封天澜真君的亲笔命令,明确写明了将人犯陈壑交给陆尘带走。

  这浮云司实力再强、势力再大,天澜真君也是他们的天,无论如何也越不过这位去啊……

  血莺等人面面相觑,然后令人将那封亲笔信拿了过来传阅一轮,过了一会儿后,在一片沉默压抑的气氛中,血莺站起身,只是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确是大人笔迹”后,就掉头拂袖而去。

  ※※※

  真仙盟是神州浩土修真界中实力最强大的组织,高手如云,修士不计其数,与此相映成趣的是,如此强大的一个联盟中,却像是一堵四处透风的墙,几乎没有任何可以保守的秘密了。

  浮云司中发生的事情很快地传播开去,当然了,这种事情并不是特别公开的,有些拥有潜势力的神通广大的人物自然知道了,其他许多层次不够的人,那么,不知道就还是不知道。

  在传扬过来的消息中,有一些绘声绘色、令人如临现场的描述,特别是突出了位高权重的浮云司头领们,尤其是以血莺为首的那一批老臣子老心腹们的不快与愤怒,让人觉得这些拥有强大力量的人们,似乎与未来很有可能继承天澜真君庞大基业的“天影”,产生了隔阂与矛盾。

  几十年来,在如日中天的天澜真君手下,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

  陆尘将陈壑从浮云司大牢中提出来后,当然没有随随便便找个地方关押起来,事实上,浮云司里的人们自诩这座大牢是天底下关押魔教余孽最安全的地方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这也是浮云司众人恼火的理由之一。

  但是很快的,众人都说不出话来了,因为根据传来的消息显示,陆尘拎着被从头到脚绑成粽子一样的陈壑,出了浮云司大牢,就直接进了昆仑殿中。

  而后传来的消息是他直接在大殿边上找了个坚固房间,将陈壑丢里面了。

  这一下,浮云司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半天说不出话来,浮云司大牢再严密森严,也没法跟天澜真君相提并论不是?如果天底下还有比浮云司大牢关押魔教犯人更安全的地方,那大概就是天澜真君的身边了吧……

  总之,陆尘的这个做法虽然让许多人不满,但最后却也让人说不出什么来,于是非议之声逐渐平息。

  而在这一片纷纷扰扰中,天澜真君从头到尾都一言不发,好像并不知晓这些下面发生的事情一样。

  直到陈壑被抓到昆仑殿中的第三天,天澜真君才在大殿里把陆尘叫了过来,问他道:“我说,你把动静搞得这么大,怎么还不去抓人?”

  陆尘问道:“抓谁?”

  天澜真君道:“老乌龟啊,你不一直都想抓住那人,然后对魔教斩草除根吗?”

  陆尘“哼”了一声,道:“这想法是你的才对吧,这么多年来,你所作所为不都是为了这个目的么?”

  天澜真君笑了起来,倒也没否认,道:“差不多吧,我当然也是希望如此的。”

  陆尘点点头,道:“那事我心里有数,你放心吧,不会让你失望的。”

  天澜真君凝视他片刻,缓缓点头,道:“好。”说着便转身走去,不过就在他才走出两步远的时候,便听到背后突然传来陆尘的声音,道,“对了,另外问你个事啊……师父?”

  “师父?”天澜真君的脚步顿了一下,转头向陆尘看了一眼,道:“平日里倒是没听你这样叫过我几次,今天却是难得了。怎么,想问我什么?”

  陆尘轻轻吸了一口气,面色平静,问道:“我想问你,多年前像我这样流落街头无父无母的孤儿小孩,除了我之外,你还有没有收留过其他的人?”

  “嗯?”天澜真君的双眼突然眯了一下,深沉如海的眼眸凝视着陆尘,却并没有马上说话。

  偌大的昆仑大殿上,一时间,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静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7179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