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先人一步

第四百九十八章 先人一步

  “没什么好在意的了,左右不过是一只丧家之犬,老朽不堪,除了还能狂吠几声以外,在如今的时局中也做不了什么。”天澜真君面色不变,淡淡地道,“捉得到,便斩草除根,捉不到,量他也翻不过天,又何须在乎此人。”

  6尘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外头无边无际的黑夜,然后仰喝酒。

  ※※※

  虽然天澜真君对6尘说的话十分淡定轻松,但他是老大他最大,他想怎么说都可以。底下的人如果也是这个态度,那就真是脑子坏了。

  6尘的脑子当然没有坏,所以,他很明智地只当没听见天澜真君说过这番话,该做的布置该做的准备,一点都没落下。

  陈壑已经被逼得无路可走,终于还是在现实面前低了头。他本是死都不怕的人,结果却现自己受不了背负污名去死,更不用说自己的家人说不定还要被自己拼死维护的魔教同伴所虐杀。既然如此,那么拼命坚持然后死掉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还是就这样换一种活法吧。

  人生到此,无路可退,面前也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想想也是有几分悲凉。既然心思上有了这么一种空隙缺口,那么剩下的欲念就很快如洪水一般冲垮了他所有的防线,过往的坚持在此刻看来变得一文不值。

  但,在完全叛投之前,陈壑对6尘最后的坚持与要求只剩下了一点:他要看到自己的家人。

  6尘答应了。

  这种事当然是离不开神通广大的浮云司了,6尘直接就找到了血莺,这两位如今天澜真君座下最炙手可热的权贵,不管之前关系是否有些微妙,但是在6尘对她说明了这中间的情形后,血莺立刻便答应下来,并且毫不迟疑地开始行动。

  陈壑的家人并没有被安置在天下最繁华的仙城中,虽然这里人口众多、几如汪洋大海,但根基深厚的真仙盟以及浮云司在这座巨大城池中,只怕真的会做到大海捞针这种事情。

  所以,陈壑家人的住处是被他安置在了一个在仙城北方三百里外的小城里,当陈壑对6尘提出了这个要求的时候是在白天,当天晚上,一队浮云司的精锐人马就已经抵达了那座名叫“桂华”的小城。

  这一队人是血莺亲自点将组成的,但是领队之权却是交给了6尘,不管怎么看,这似乎也是血莺委婉表示出的一点善意。

  并且,此次除了十个浮云司的人之外,队伍中还另外多出来三人,都是来自昆仑派新近调遣过来的高手,可以看得出来,血莺似乎也在慢慢整合这些新的力量。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凑巧,这三人中6尘倒是认识两个,一个正是苏青珺,还有一个却是何毅,最后一人他是完全陌生的,名叫蔡静乙,也是一位修炼到金丹境界的昆仑派高手。

  加上6尘,这一队人马总共就有十四人,但知道最终目的地的只有6尘一个人。

  事实上,就算是在浮云司中,知道今晚这场行动的或许还有几个人,但知道最后目标和目的的,也只有血莺一人而已。

  6尘带领着众人一路疾行,虽然他始终没说出最后的目标,但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是一场极重要的事,所以也无人多问。只是在一路上,6尘目光偶尔会扫过自己熟悉的那两人。

  苏青珺神色沉静,似乎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偶然与6尘目光对视的时候,她也会微微点头示意。

  相比之下,何毅的态度就十分复杂且暧昧了,基本上他全程也是板着一张冷漠脸庞,但是当6尘看到他时,他前后的反应却相差很大,一开始是视而不见、冰冷漠然,但后来也不知这一路上他想到了什么,态度却是逐渐温和下来,最后居然还对6尘主动笑了一次。

  饶是6尘阅历丰富,但在这个何毅面前也是有些猜不透这人心中到底在想着些什么。

  一路疾行,终于在晚上抵达了桂华城池外,一众人才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地,也就是在这里。

  6尘才第一次对众人说明了此行的目标,就是要找到并救回陈壑的家人,然后返回仙城浮云司中。

  关于那个死硬派陈壑的传说,近来在真仙盟中着实是有不少人知道的,虽然从未有人真的出来证实过,看起来也像是一个和以前差不多的虚妄流言,但今天听到这个消息,众人才知道,原来陈壑居然真的是被眼前这位天澜真君的新人弟子给策反了。

  浮云司的十个人态度顿时都有几分不同起来,虽然因为那种微妙的立场不同,大家保持着一定距离,但是能够被血莺点名过来的这批人当然都是浮云司精锐,也是和魔教争斗多年的人物,当然明白能够策反到这样一个高层人物是多么重要的事。所以,大家再看向6尘的时候,眼中便多了几分隐隐的敬佩,倒是不再像以前那样,觉得6尘就是个靠着天澜真君幸进的小人物了。

  昆仑派三人这里,蔡静乙大概是对魔教的情况不太了解,所以反应正常,苏青珺则是在表面平静的神态下,目光明亮,好像心情很不错的样子。而何毅,则是脸色复杂,在一旁凝视6尘,良久都没说话。

  总之,在众人各自不同的反应中,6尘最后布置了一下,然后便带领着众人直奔城中西北角陈壑家人的那处住宅。

  这段距离对修道中人来说,一时半会便到了。

  黑夜寂寂,长街无人,眼前便是一处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宅子。房门紧闭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幽幽冷风,吹拂着6尘的衣角。

  然后,有一阵奇怪的声音,似压抑似愤怒似恐惧似绝望,时断时续,又低沉地,从那片宅子中的黑暗中飘过,若非修道之人耳目过人,还真的难以听闻到。

  6尘站在门前,刚想去推门,突然抬起头看向这木门的右上方,赫然只见那阴暗的角落里,不知何时印上了一个血色的手印。

  他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目光也变得冰冷。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760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