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章 掩饰

第五百章 掩饰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一点微光,但依稀还能看出那妇人的容貌颇为美丽,大概也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受辱,不过此刻也苟延残喘的,看起来仍然没有脱离危险,随时可能会死在这个已经气急败坏、穷途末路的魔教妖人手上。

  苏青珺挡住了门口出去的路,但一时间也没有上前,面对这种情况,她有些茫然。

  而对面的那个魔教妖人看到苏青珺并没有让路的意思时,却更加急迫恼怒起来。

  他一伸手,刀子就在那女人身上划了一道,顿时,只见在那光滑的肩膀上现出了一道伤痕,鲜血涌出,那妇人顿时惨叫起来。

  随后,那魔教妖人吼道:“给我滚开,这贱货是陈壑的老婆,再不让开,就等着给她收尸吧!”

  是陈壑的夫人?

  苏青珺心中一震,忍不住多看了那妇人一眼,心中顿时犹豫起来。

  这一行人大老远的急行军,连夜赶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将陈壑的家人带回去?

  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带回去的变成尸体,那6尘的谋划只怕就要全盘落空了。

  苏青珺手中的长剑缓缓垂下了,虽然面上带着厌恶之色,但身子还是开始下意识地向后慢慢退去。

  那魔教妖人见状大喜过望,哈哈狂笑一声,便抓着那妇人向外跑去,也不管那妇人身上衣裳破烂狼狈之极。

  只是,当他们快接近那大门的时候,那妇人却突然哭喊着挣扎起来,似乎无论如何都不愿走出这间屋子。

  那魔教妖人大怒,挥手便打了过去,“啪啪!”就是两记耳光,打得那妇人失声痛哭。

  苏青珺气得脸都白了,手中长剑提起,就要刺过去!

  但,这时那魔教妖人却是警惕心十分强烈,一转身又扼住了那妇人的喉咙,怒目而视道:“你想她死就过来!”

  苏青珺只好又硬生生地停住身子,心中的愤怒憋屈感几乎满溢而出,一双明眸死死地盯着那个恶毒的贼子。

  那魔教妖人似乎也看出了苏青珺此刻投鼠忌器的状态,越的猖狂起来。

  面对苏青珺带着杀气的眼神,他非但不怕,甚至还用一种**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苏青珺,然后舔了舔舌头,道:“小妞,今天算你走运,老子记住你了。”

  说着,哈哈狂笑,至于那话里未尽之意,更是令人不能深思。

  只是苏青珺是何等聪敏的女子,这一下当真是险些气炸了胸膛,同时脸腮绯红,面露杀气,恨不得立刻就冲上去将此人碎尸万段,但最后还是只能站在原地无能为力。

  那魔教妖人呵呵冷笑,硬是拖着那妇人走出门外,眼看就要逃出生天,突然间,就在这个时候,门外那一片黑暗里,就在门边的一侧角落中,一柄几乎与周围黑暗完全融为一体的黑色短剑无声无息地从黑暗中刺了出来,从背后直入胸膛,一剑刺穿心口。

  那魔教妖人身子大震,全身陡然僵硬,片刻之后,一片阴影从那黑暗中闪了出来,正是面无表情的6尘,伸过手一推,顿时,那魔教妖人连同那个妇人都再次跌进了那个屋子中。

  那妇人尖叫一声,在地上滚了两下后,突然现自己居然离开了那贼人的控制,顿时拼命向前爬开;而旁边的苏青珺则是一下子冲了上来,先是挡在那妇人与魔教妖人之间,然后便是一剑向那人劈了过去。

  月光骤现,亮起一道清冷光环,随之而来的便是血花绽放……

  那魔教妖人整个身子被这一剑给劈得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就已经看着血肉模糊了,也可以看出苏青珺这一剑里蕴含了何等强大的力量。

  “砰”的一声,那身躯烂肉撞在了旁边墙壁上,然后骨碌碌滚了下来。

  与此同时,门口那边的6尘刚刚迈步走了进来。

  苏青珺恨恨地向那个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魔教妖人看了一眼,随后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6尘。

  刚才若不是6尘突然出现并埋伏在门外,只怕她还是拿此人没有办法,所以苏青珺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刚想说话的时候,却忽然看到6尘身子才走进这屋中,却是立刻背过身去,第一个动作就是直接将房门关上了。

  屋子里顿时又幽暗了几分,苏青珺正惊讶处,6尘却是保持着面对房门背对她们的姿态,开口说道:“夫人且慢!”

  苏青珺一怔,随即悚然一惊,霍然回头望去,赫然只见刚才那妇人躲在了那边床铺边上,手中却是握着一把不知从哪儿摸出来的剪刀,正对准了自己的喉咙,一副马上要刺进去的样子。

  “别这样……”苏青珺失声喊道。

  那妇人却是满脸绝望痛苦之色,脸上眼泪流了下来,颤声道:“我、我不想活了,但是后院地窖里还有我的两个孩子,求你们去救救他们,将他们送到他父亲身边,就算是我……”

  “陈夫人!”突然,一直背对这里站在房门边没动的6尘突然开口,直接打断了她哀婉的话,沉声说道,“请听我说,我叫6尘,这位姑娘名叫苏青珺。我二人皆是昆仑派门下弟子,今日来此,正是为了救你们出去与陈壑见面的。”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随后语气平缓地道:“今晚我二人经过此屋,现两个魔教妖人,皆杀之。随后在邻屋现躲藏起来的夫人,并一起前往地窖救出孩子,这便是事情经过。”

  屋里的两个女人一时间都沉默了下来,面上露出惊讶之色。

  6尘则是随即转头向苏青珺看了一眼,道:“青珺,是不是这样?”

  苏青珺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点头,随后面带同情地看向那个妇人,颔道:“正是如此,如果旁人问起,我也是如此说,并……一生再不提起今夜之事。”

  那妇人先是愕然,随后身子颤抖,呼吸急促,泪水却是不停地流着,渐渐的,手中的剪刀慢慢垂了下来。

  苏青珺心中松了一口气,带了几分欣慰地看着她,忽然只听6尘的声音又再度响起,道:“青珺,帮忙找一套新衣服,给妇人换上。”

  苏青珺顿时醒悟过来,连忙走过去扶住那妇人,那妇人抓着她的手,连连点头,似乎一下子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又似有几分惊惧与怀疑之色。

  苏青珺低声安慰着她,然后让她在屋里翻出了另一套衣服正准备换上。

  这一个黑暗的夜晚里,她和6尘都愿意并努力去掩盖这样一个秘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在门外的走廊上响起了一阵脚步声,片刻后一个声音响起,却是何毅。

  只听,他在门口停下脚步,还伸手敲了敲门,道:“6尘,苏师妹,我听到你们这边好像有动静,生了什么事吗?”

  屋内瞬间一片寂静,那妇人脸上顿时露出了紧张惊恐之色,苏青珺回头看去,却现6尘面上眉头皱起,目光深深凝视而去,似乎他看的并不是这一扇木门,而是穿透了房门之外、那个站在黑暗中的身影。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782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