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零一章 笑颜

第五百零一章 笑颜

  苏青珺也有些焦急,看向6尘,刚想开口说话,却只听6尘已然朗声说道:“何师兄,这里有两个魔教妖人藏在屋中,被我与苏师姐现后一番激斗,现在已除掉了。”

  何毅的身影隐隐约约地倒映在门缝窗影上,在听了6尘这番话后,人还站在外头没动,过了一会后又道:“原来如此,可需要我进来帮忙吗?”

  那妇人用手挡住胸口,满面哀求之色,只是拼命摇头。

  苏青珺走过去拦在她的面前,轻轻拍打她的身子以示安慰,同时,目光向6尘那边瞄去。

  6尘像是感觉到身后她看来的眼神,微微颔,随即十分镇定地对门外说道:“多谢何师兄,这里已经没事了,我与苏师姐再搜查一下,稍后就出来,也就不麻烦你了。”

  何毅站在外头沉默了一会,随后道:“那好。”说完,便向前走了过去,须臾后消失在窗子外头。

  屋子里一片安静,听着屋外那脚步声逐渐远去,中间还夹杂着更远处一些激烈的打斗喝骂声,应该是另外那些逃窜的魔教妖人被浮云司的人马截下来时生的厮杀,但对于这里的三个人来说,此刻却显得十分遥远。

  当脚步声终于消失不见后,那妇人神色一松,整个人却是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苏青珺连忙一把抱住了她,轻声安慰了几句,然后转头刚想跟6尘说话,却只见6尘忽然转过头来,用手放在嘴上做了个噤声的姿势。

  苏青珺怔了一下,只见6尘慢慢走了过来,同时口中却是朗声说道:“苏师姐,这两具魔教妖人的尸体,你看如何处置?”

  苏青珺何等聪慧,目光向门外看了一眼,已然醒悟过来,沉吟片刻后便一边抱着那妇人往里面走去,一边平静地道:“你看着办吧,我再看看这周围。”

  两人这里一路答话,手下却是不停,6尘将那两个死掉的魔教妖人拖到一起,苏青珺则是遮挡着让那个妇人把刚刚拿出来的衣服换着穿了。

  等到那妇人将衣服换好后,6尘对她们二人点点头,便走过去打开房门,然后直接拖着两具尸体走了出去,再一把丢在庭院中。

  与此同时,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向四周看了一眼,只见偌大的宅子里现在一片混乱,到处都有人影晃动,不过总的看来,还是他们这一派大占上风。

  那些魔教妖人欺负妇孺老幼或许穷凶极恶,但真的遇上正道精锐高手了,以魔教如今的衰弱,根本就无力抵抗。

  远处某个阴影角落里,何毅向6尘看了一会,又看了看被他丢到院子里的那两具尸体,默然片刻后,便面无表情地向后退了开去,很快消失在黑暗中了。

  而在门口的6尘又等了一会,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后,才对身后的屋子打了个手势,苏青珺这才领着那妇人出来。

  6尘随即很直接地道:“领我们去救你孩子吧。”

  那妇人重重点头,便带着他们快步向后院走去。黑夜中衣裳拂动,素淡平和,遮住了她身上的伤处,也掩盖了不久前那一点丑陋的真相。

  ※※※

  这一夜很快安静了下来,夜色深沉,宅子中的混乱也平复了。魔教这次过来的人有十八人之多,可见是存了灭门的心思,不让一个陈家人逃走。不过最后九死九伤,可以算是全军覆没了。

  陈家人这边伤亡也是不少,丫鬟仆人死得最多,亲友家人也死了有三四个。不过最重要的是,陈壑的夫人与两个孩子却都幸免于难,这得益于在灾祸突然生,那些魔教妖人趁夜冲进来后,陈夫人第一时间将孩子藏在了十分隐蔽的地窖中,并嘱咐他们决不能出声和出来。

  地窖是早就修建好了的,异常隐蔽,就算是修道人都难以现。但也正因为如此,这地下空间修得十分狭小,只有容纳一个人的空隙,勉强能装下两个小孩,陈夫人自己就无法再下去了。

  这种隐秘狭小的地窖平日里几乎根本无用,但陈壑却在自己家里悄悄地修了这么一处所在,大概也是在暗暗预防着什么吧。

  陈夫人受辱而最终逃得一条性命,运气自然是好的,但其中也有那两个魔教妖人在凌虐中逼问陈家两个孩子下落的原因,而陈夫人自然是宁死不肯吐露,就这样坚持到了6尘等人赶到。

  事后,这座小城并没有久留的必要,一切所在都比不上真仙盟总堂所在的仙城,所以在几个领头人商议之后,6尘很快就拍板决定,大家连夜赶回仙城。

  一路上路途遥远,陈家人有好些个都是没有道行的凡人,所幸浮云司的人神通广大,居然搞来了几辆马车,将他们都送了上去,然后众人一起离开了这座小城。

  这大半夜的,也不知道他们是去哪里搞到了这些车马?

  因为有了这些马车的缘故,回去的时候度就比来时要慢了许多,不过不管怎样,这次过来至少大体完成了任务,所以大家都还是比较轻松和高兴的。

  6尘走在队伍的最后,大概是做一个断后的角色,走着走着,却现苏青珺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边,与他一起向前走去。

  他对她笑了一下。

  她沉默着,似乎不太想笑,但最后还是嘴角微微抿了一下,然后轻声道:“魔教的这些恶徒真是无恶不作,该死!”

  6尘点点头,道:“所以,你以后若是遇到了,不要手软。”

  苏青珺“嗯”了一声,沉吟片刻后又道:“那个……陈夫人的事,你处置得很好。”顿了一下后,她又说道:“比我当时想做的要好得多,这样确实是最好了。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当时会想到这样做?”

  6尘沉默了一会,道:“我见过以前有过这样经历的女子,一旦受辱之事传开之后,几乎鲜少能活下来的。”过了片刻后,他又追加了一句,道:“她们大都死于自尽。”

  杀人的不止刀斧兵刃,还有口舌言词。

  苏青珺默然无言,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最后只是轻声说道:“这件事我们一辈子都别再提起了。”

  6尘皱了皱眉,往前走去,苏青珺脸色忽地一变,一把抓住6尘手臂,站在原地凝视着这个男人的眼睛,面上露出紧张和郑重之色,压低了声音用只有自己和6尘才能听到的声音,一字一字地道:“告诉我,你是为了救她才做了这好事!”

  6尘看着苏青珺那明亮清澈犹如明月般逼人的目光,过了片刻后,他缓缓点了点头,道:“我是。”

  苏青珺长松了一口气,慢慢松开了抓着的他的手臂,然后嫣然一笑。

  这是这个黑暗的夜晚中,她第一次真正开心的笑容。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7883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