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零四章 暗门

第五百零四章 暗门

  这世上芸芸众生,人心便是最难测的东西,很多时候你总以为已经很了解很清楚了一个人的性格为人,但在某一天或是某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生时,往往就会看到另一些隐藏很深的东西,让你愕然惊讶,让你难以置信。

  又或者,有一种过去似乎不像真实一般的感觉。

  这样的事在许多人身上都有,有的人显露出来了,有的人或许一辈子也不会有这个机会,至于是对是错,是好是坏,就见仁见智各有看法了。

  不过有一种人,在这种事情上却是格外的醒目,因为在他们的身上这种巨大的改变必定会生。他们隐忍、坚韧、潜伏,乃至戴着假面,过着众人熟悉的日子,但是有一天,他们突然丢掉了面具,撕开了伪装,露出了真面目,然后让周围所有的人为之痛苦和震惊。

  这种人在真仙盟浮云司中有一个阴暗而神秘的代号,名叫影子。

  而在俗世中更多人的口中,还有一个更通俗也更粗鄙蔑视的称呼,叫做内奸。

  ※※※

  时至今日,6尘等人都已经现,陈壑是一个性格十分复杂的人。他既可以对所谓的神教忠心耿耿宁死不屈,却也能翻脸无情,转眼下手狠辣。

  而且陈壑还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内奸,对于这种事,他有自己的看法,他觉得6尘过往所干的事才是这种内奸,而他自己则是被逼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无奈之下才做此抉择。

  他觉得自己仰不愧天下不愧地,毕竟自己曾经为了神教而受了那么大的痛苦依然坚贞不屈,但他以死相报的那些人却用伤害他的家人来回报他。

  这是不可容忍的,他投靠真仙盟和浮云司这是无可奈何的,一切都是那些混蛋的错!

  当然了,那个叫做6尘的男人在这中间做了很多事,手段也算不上光明磊落,不过陈壑十分聪明地并没有去记恨他,那位是名动天下的天澜真君的唯一传人,也是如今真仙盟中的新贵,手掌大权包括掌握自己全家人性命的重要人物。

  这样的人,只要去忠心效命就好了,不满、愤恨之类的东西,多想无益,更何况自己的夫人也多次说过6尘的好话。总之,就是那句话,当陈壑放下心结投靠真仙盟后,就立刻变成了一个识时务的人。

  既然已经决定投靠6尘了,他也就很快在6尘面前开始显露自己的能力。

  他开始领着6尘、血莺以及浮云司的人马,在偌大的仙城里追捕剩下的魔教余孽和残留下来隐藏极深的钉子。

  是的,哪怕经历了这么多场暴风骤雨的洗涤,但仙城中仍然还残留着魔教的人马,这个千百年来一直传承至今教派宗门还是有着深厚的底蕴,在不为人知的阴影处还有人暗暗潜伏着。

  然而,陈壑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魔教教徒,他的身份异常特殊,他是最近一个被鬼长老栽培出来的传话人,在仙城这里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换句话说,他知道的有关于魔教中的秘密,远远比大多数人都要多。而这一次,陈壑看起来是了狠,一旦翻脸之后的他甚至比浮云司的人都更加狠辣无情,对着过往的同袍痛下杀手,一副寸草不留屠杀殆尽的姿态。

  于是,浮云司在仙城里,又是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

  那一年,浮云司在仙城中杀的人数据说是空前的,虽然没有血流漂杵那么夸张,但很多地方的人们都闻到了浓烈的血腥气,然后在光天化日之下看到一些平日里平平无奇的人被拖出家门,又或是大打出手,又或是当街格杀,然后对着相顾失色的围观人等大声宣布这是魔教余孽。

  陈壑为表忠心,在6尘和血莺面前身先士卒,还亲手格杀了五六个人。他下手很重,手段很凶,看起来一副唯恐别人以为他不恨魔教妖人的样子。

  6尘和老马这些日子来都跟着做这些事,将陈壑的手段都看在眼里,大部分的时候他们两人都没动手,冲在前面的就是陈壑以及浮云司那些凶神恶煞的精锐人马。

  他们找了个地方看着,老马低声对6尘说道:“我怎么觉得这人的心里有点不对劲啊。”

  6尘目视前方,面不改色,同样压低了声音道:“别废话,人家为我们办事呢。”

  老马冷笑一声,摇摇头道:“听说他还觉得自己光明正大问心无愧啊?”

  6尘看了他一眼,皱眉道:“得了,陈壑不过是选了自己的路,自然就要这样走下去,有什么好奇怪的。”

  老马“哼”了一声,不再多说这些东西了,岔开了话题,问道:“如今当务之急不是先抓到那只老乌龟吗,为何我们一直在抓捕这些小喽啰?”

  6尘道:“第一,这些不是小喽啰,他们隐藏如此之深,若无陈壑,我们几乎没可能将这些人都挖出来。而这些人被挖掉之后,魔教在仙城里经营多年的局面就近乎全盘崩溃了,这很重要。其次么,鬼长老狡诈多疑,但他再怎么隐藏踪迹,也就像一只耗子一般,总会有一个地盘脉络。我们这是在一一剪除堵塞通道,只要那老乌龟仍然坚持不肯离开仙城,这样下去,很快就会有一天他无处遁逃了。”

  老马点了点头,看起来对6尘的推断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异议,不过在片刻后,他忽然有些好奇地问道:“你说,到底为了什么,鬼长老这只老乌龟这么多年来,居然一直不肯离开仙城?”

  6尘目光微微一闪,道:“这大城中应该是有什么秘密吸引着他吧。”

  两个人对视一眼,片刻后突然不约而同地向自己的脚下看了一眼。

  土地厚实平坦,一直延续到远处,前方一片惨叫声响起,血花四溅时,鲜血从死人身上流淌出来,染红了这片土地,渗入到这片泥土中。

  ※※※

  地下迷宫深处,那轮血月闪烁了几下,似乎有些不稳,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散出奇异的血色光芒,照耀着下方那座空荡荡的诡异城池。

  古月真君在这里呆了好几天后,今天离开了这里,毕竟在血月之光中,对修士实在是有许多不好的影响,需要暂且缓一缓。他一个化神真君都是如此,其他星辰殿的修士自然受到的影响就更大了,所以多日下来,在这里忙碌的人就少了许多。

  一眼看去,血光中的城池里,正在干活的星辰殿修士大概只有不到二十人了,与这座庞大的城池比起来,人数真是少得可怜,几乎可以算是没有。

  也就是在这般情况下,在离城池中央那座雕像不远处的一座安静的宅子里,一处后院中早已干枯的枯井中,突然响起了一声轻细的啪嗒声。

  片刻之后,在那黑暗的井底,一大块石头所制的暗门,缓缓打开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8234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