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零五章 心藏骄狂

第五百零五章 心藏骄狂

  这暗门机关显然制作得十分精巧,看那石块所做的暗门分量并不轻,但移开时居然几乎是无声无息的,也不知究竟是哪一位能工巧匠的作品。

  枯井很深,上小下宽,从井底望上去,似乎只剩下了一个狭小的天空。

  那天空还是血色的。

  鲜红色的血月光芒几乎到不了深邃的枯井底部,所以这里便被一团漆黑所笼罩,当黑暗中一个幽暗的身影慢慢走出来的时候,看上去犹如鬼魅一般。

  黑暗里有淡淡微光,当那个人影缓缓抬起头时,便发现那点滴光芒竟是从他眼眸里散发出来的诡异荧光。他抬头仰望着那高处小小的洞口,似乎在沉思着什么,而借着那一点微弱的光芒,也能模糊地看到,在这个神秘的人影脸上,赫然还覆盖着一个狰狞古怪的面具。

  下一刻,那一点光芒忽然消失了,人影在黑暗中站着一动不动,犹如一段朽木在这里已经竖立了多年,毫无生气。

  片刻工夫过后,在那高处的地面上,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然后,好像是有两个人在说着话从不远处走了过去。

  没有人靠近这座毫无生气、平凡无奇的枯井,甚至连多看一眼都没有。

  当脚步声远去并逐渐消失后,黑暗中的那个神秘的戴面具的人才再一次缓缓睁开了眼睛,奇异的荧光又一次出现在黑暗里,他冷冷地看着通向外面的那个洞口,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

  “最近做事感觉怎么样?”天澜真君看着陆尘的模样,开口这般问道。

  此刻清静的昆仑大殿里,天澜真君与陆尘相对而坐,周围没有旁人,两个人都很放松。

  背靠着那座原本庄严肃穆的莲花宝座,陆尘手上更是还拎着一个酒坛,时不时地喝一口。

  听到天澜的话后,陆尘放下手中酒坛,道:“还算可以吧,陈壑叛投我们以后,带领我们挖出了许多魔教钉子,除了暂时还未抓到鬼长老外,基本上可以说是将魔教在仙城的势力一锅端了。”

  说着,他又沉吟了一下,随即继续说道:“还有在这段时间做事时,跟浮云司那边磨合的也还算可以,不过也没这么快,毕竟都是你亲手调教出来的骄兵悍将,没这么容易就心悦诚服的。反正再多等些时日呗,他们大概也是在慢慢接受我。”

  天澜真君点点头,看起来是比较满意的样子,道:“你做得比我原先想象的要更好,看来,我的眼光还不错,至少这些年来确实没看错你。”

  陆尘嘴里“啧啧”两声,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咕噜咕噜吞下去了,这才悠然道:“其实也是多亏了有你这座靠山,我有事没事就拿你出来壮胆压人,时不时就提醒一下浮云司的人,我背后是有你撑腰的。我还是你唯一的弟子,将来基业的传人,不配合我做事、做事时不听我的命令,我立刻就回来告状,所以他们大概还是怕你吧,无奈之下也只能这般服我了。”

  天澜真君怔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用手拍膝,笑道:“你这小子,果然心黑皮厚,这种做派怕不是要把血莺她们气死?”

  陆尘道:“那倒不会,我对血莺堂主一向尊重,鲜少对她以势压人,都是心平气和地商议事情来着。也就是她下头那一大堆骄横惯了的,我才用了这种法子。”

  天澜真君笑意盎然,看起来似乎心情很好,指着陆尘笑道:“这天底下大概也就只有你敢这样做了,那些人被你借势压人后什么反应?”

  陆尘想了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大概就是恶心又不得不服软的模样吧,挺好玩的。”说着他看了一眼天澜真君,道:“怎么了,这种做法你可是觉得有问题?如果你觉得实在不妥的话,那我以后就不用了。”

  天澜真君怪眼一翻,道:“用,你给老子继续用,只要这法子有效,就用下去。”

  陆尘似乎料到了他会这么说,也没什么惊奇之色,只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对天澜真君举了举酒坛表示敬意谢意,然后自顾自又喝了起来。

  天澜真君倒也不在乎自己这个徒弟在自己面前各种毫无顾忌,自顾自地说道:“老夫这种基业,如果你真是个循规蹈矩,跟昆仑派宗门那边几乎一个个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正经到圣人一般的弟子模样,能做好事情才怪了。就算我日后把基业传给你,最多也就几年大概就败了吧。”

  陆尘咳嗽一声,提醒天澜真君道:“别忘了,你自己还是昆仑派的太上皇、老祖宗呢,这说话要注意点。”

  天澜真君瞪了他一眼,道:“放屁,老子辛辛苦苦修炼一辈子,争斗一辈子,难道现在连想说什么话都不行吗?”

  陆尘哑然,过了片刻后挥挥手,看起来有些无奈地道:“好好好,你是化神真君你厉害,你确实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

  天澜真君呵呵一笑,看着陆尘的目光里当然也没有什么真正的怒意,反而是多了几分欣赏之意,欣慰之情,道:“小子啊,好好干啊,我很看好你啊。”

  陆尘翻了个白眼,好像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道:“你这话说的,是不是感觉遇到什么事,自己觉得不行了要交代后事啊,瘆人得很!”

  天澜真君哈哈大笑,神色间畅快已极,随即傲然道:“放眼天下,芸芸众生,还有谁能与我相抗?”

  陆尘也是笑了起来,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这个死光头,半晌后叹道:“我说,今天是我在一直喝酒啊,怎么觉得你好像有点喝醉的样子。”

  “大业可期,心里高兴!”天澜真君道,“不过这些话现在看来,好像天下间我居然也只能跟你一个人闲扯了。把你收入门下还是对的,过去十多年我们几乎没见过一面,现在却时常可以如此这般有单独闲聊的机会,很不错。”

  陆尘略感意外,看了天澜真君一眼,似乎没想到这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居然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这句话是他的真心话么?

  应该去相信吗?

  陆尘不知道,他只是看到眼前的这个人快意人生,举手投足间气场慑人,正是一个人人生中最巅峰的时候,连他也忍不住心生敬意。

  如果世间没有神祗,那么天澜真君应该就是此刻最接近半神的人物吧?

  如果世间有神灵,比如魔教信仰的那些,那么这个死光头,大概就是最可能打败神灵的人?

  如此惊才绝艳,如此实力强横,睥睨世间,大概也难怪他如此骄狂吧。

  他正暗自思索着,忽然只听天澜真君对他又问了一句,道:“对了,听说你最近喝酒喝得越来越多,可是心里有什么问题么?”

  陆尘一怔,忽然皱了皱眉,道:“这事你怎么知道的,莫非是老马跟你说的?”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8355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