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零六章 飞来黑锅

第五百零六章 飞来黑锅

  天澜真君摇了摇头,道:“你这跟酒鬼似的,天天空闲下来就抱着个酒坛坐着喝酒的样子,谁都能看得到,何必一定是要他跟我说?”

  6尘松了一口气,道:“不用担心,不过是最近爱喝酒罢了,误不了事,伤不了身,当然,更不会上瘾嗜酒,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什么修士因为嗜酒而败坏道行的吧?”

  天澜真君凝视他片刻,道:“那确实不多,不过酒色这类东西,终究是对修行无益,过量也是有害,就算是被别人看到了背后议论,于你也是不妥,还是少喝一点吧。”

  6尘“哼”了一声,道:“你刚刚还一副管它世间万物如何,我自奋然独行的气度,怎么到了我这里,突然就变成还要在乎周围人的目光了?”

  天澜真君淡淡地道:“你不是化神真君,就不用想这些话了。”

  6尘哑然,半晌摆手道:“好好好,算你厉害。”

  ※※※

  “我觉得有一句话很适合现在的局势,你知道是什么吗?”老马对6尘笑着问道。此刻看起来又是一天过去,正是黄昏时分,他们走在天龙山的山腰上,夕阳落日晚霞盈天,看上去十分美丽。

  “瓮中捉鳖?”6尘头也没回地道。

  老马倒是呆了一下,随即笑道:“正是这个意思,你倒是聪明。”

  6尘耸耸肩,道:“但是到现在我们还是没抓到那只老乌龟啊。”

  老马却是乐观地笑道:“那没事,本来么,我对此也是不抱什么希望的,但自从听说鬼长老这家伙居然是不肯离开仙城,这不就是迟早的事了么?”

  6尘点点头,倒是没有表示异议。以往多年一直拿仙城里隐藏的这些魔教钉子和鬼长老没办法,那是因为他们潜伏太深,行踪诡异,哪怕是浮云司这么经验丰富的也不能捉到他们。但如今先有了陈壑这个几乎掌握魔教无数秘密的反水叛徒在,其次又知道了鬼长老不知为何不能离开仙城,那么形势便是截然不同。

  他甚至都没有去催逼陈壑,因为现在的局势就是浮云司这里正一点一点地收紧包围圈,将魔教隐藏的钉子一个一个拔掉,而鬼长老这只老乌龟所能躲藏的地方和余地终将是越来越小,直至无路可逃。

  千百年来,大概这就是魔教最窘迫最危急的时刻了吧。

  生死存亡,只在一线之间。

  老马从侧面看了6尘一眼,心里也是忍不住有几分唏嘘感慨,这个男人不久之前的时候,好像还曾经与自己暗中商量过是否要偷偷离开这座仙城,然后浪迹天涯逍遥度日……好吧,那是好听的说法,更可能的是苟且偷生也说不定。

  可是今时今日,局面便是截然不同,他一步登天,赫然已是如今真仙盟中炙手可热的新贵,人人侧目,一朝名动天下,未来前程似锦,境遇变化之大,当真令人感觉犹如梦幻一般。

  看着他如今意气风的样子,谁还能想到当初失意时的落寞?

  “感觉不错吧?”老马忍不住还是对6尘问道。

  6尘倒是没回过意来,道:“什么?”

  老马问道:“做了真君传人,如今手掌大权,这日子过得舒服不,心情还好吗?”

  6尘笑了起来,道:“还行,比前些日子好一点了。”

  “废话。”老马笑骂了一句,不过心里也是为他高兴,只是在欣喜之余,在他深心处却也还是有几分淡淡的失落。这么多年了,6尘几乎始终是和他在一起的,苦日子捱过,刀光剑影见过,鬼门关上走过,可是到头来,两个人的际遇却是天差地别。

  这是为什么呢?

  人跟人始终是不一样的吗?

  可是,这不公平的根源又在哪里?

  他淡淡地这样想着,然后与6尘告了别,转身离开。

  ※※※

  6尘他现在身份、地位都不同以往了,那个尊贵无比的昆仑殿,除了至高无上的天澜真君之外,他如今也有资格住进去了。但是老马并没有那个资格,他只是个潜伏江湖多年,一直陪在6尘身边的传话的人而已吧。

  所以,他最后只能住在外面。

  如果说这么多年来6尘是影子,那么老马又是什么呢?

  老马想,自己大概是影子的影子?

  比影子还要更淡漠,比影子还要更没存在感。影子或许还有在盛日天晴时留下黑色光影的机会,而他从头到尾都只是沉默的,无声无息的。

  像他这样的人,如果在传说故事里,就算是被人杀死了,大概也就是寥寥几笔带过,犹如水面微澜,几乎没有动静,更不用说像那些大人物一般掀起惊涛骇浪了。

  生来寂寂,死也无声?

  这就是你要的人生,这就是你注定的命运?

  老马停下了脚步,回头望了一眼。

  高大的山峰如一个巨人,沉默地俯视着他,也许还带着几分轻蔑。夕阳余晖下,雄伟的影子笼罩了一切,渐渐遁入黑暗。

  老马沉默思索了很久,最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在逐渐降临的夜色里走去。

  ※※※

  “这世上有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还死心塌地地去追随魔教,甚至投靠魔教呢?”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天龙山上那间屋子里,白莲坐在床上对苏青珺问了这么一句话。

  苏青珺失笑起来,道:“当然不会有吧,就算有,那也是疯子,或是就是傻子了。”

  白莲耸了耸肩,没有说什么,倒是苏青珺忽然“咦”了一声,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少女。

  白莲被她看得有些奇怪,道:“好好的,你怎么突然这样看我?”

  苏青珺微笑道:“大概是你前一段时间跟6尘他们在一起呆久了吧,我觉得你有些动作和他很像啊。”

  白莲怔了一下,随即哂笑道:“瞎扯的吧,我会像他?”

  苏青珺也是觉得不太可能,笑了起来,走到白莲身边坐下,伸手轻轻摸了摸她柔顺的头。

  这个动作亲昵且温和,白莲居然也没有反抗和躲避的意思,看起来在这一段时间里,这两个女子之间的关系居然变得十分亲密起来。

  过了一会儿,苏青珺轻声问道:“你现在的伤势也算是好得差不多,为何一直不肯让我跟6尘说呢?”

  白莲忽然有些紧张,看着她道:“你该不会已经对他说了吧?”

  苏青珺摇摇头,道:“那倒没有,你这小丫头,前两天还狠威胁我,说什么我要是说出去你伤好了,你就立刻再刺自己几刀,让自己伤势再重几分。这种话都说出来了,我哪还敢说?”

  白莲强笑了一下,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随后叹了口气,道:“我是真的有难言之隐啊,你再帮我瞒些日子,好不?”

  苏青珺点点头,随即皱眉道:“你到底在怕什么,难道6尘真的是背着我,对你有什么威胁,或是……”

  白莲立刻摇头,道:“哦,那是没有的……呃,”忽然,白莲的话语声突然中断,一双已经平和干净许久的眼眸里,却是又亮起了几分光芒。她看着苏青珺那张美丽的脸庞,突然露出了一丝异样的微笑。

  苏青珺诧异地道:“怎么了?”

  白莲沉默了片刻,然后微微笑了一下,轻声道:“如果我说,6尘他确实对我意图不轨,还色胆包天,坏了我的身子,你信不信?”

  “什么!”苏青珺失声,脸色大变,霍然站起。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842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