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零九章 出卖

第五百零九章 出卖

  白天的某一时刻,原本安静的天龙山头,确切地说,就是浮云司地盘这一块地方,突然骚动起来。

  一道道命令从浮云司大殿里传出,被身形敏捷的人迅传递向四面八方,然后在很短的时间里,如石头砸进水面激起波澜水花,更多的人开始从不同的地方汇聚过来。

  大殿中此刻已经来了不少人,大家大多安静肃穆地站在一旁,在象征权势的中心处,血莺与6尘并肩站着;离他们一段距离的地方,老马和陈壑也已经站在那里待命。

  与周围那些人隐隐透出几分肃杀的模样不同,血莺和6尘的脸上看起来都比较平静,似乎并不觉得即将要生的事情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至少比其他人看起来都平和得多。

  血莺的目光扫过大殿,有意无意地在站在那边的陈壑脸上看了一下,随即也没转头,只是放低了声音,用只有在自己身边的6尘才能听到的声音道:“你看,那陈壑似乎有些激动啊。”

  6尘向那边看了一眼,同样是面不改色,道:“没什么奇怪的,当初他投靠过来的时候,最大的资本就是觉得能帮我们抓住鬼长老,结果这么久以来,魔教钉子内奸抓了不少,最大的那个却始终没看到。他心里急切一点,也是应该的。”

  血莺忽然笑了一下,道:“大概现在最想让鬼长老死掉的人就是他了吧,说不定现在他的这份心情比我们浮云司还更急切几分。”

  6尘目光扫过那里,果然看到陈壑站在那边,虽然初看起来并无异状,但仔细观察后便能现他似乎下意识地双手握拳,目光明锐,并不时向大殿外头张望一眼,好像是心情十分地迫切,盼望着这里召集的人马尽快到齐,好去做那件大事。

  6尘收回视线,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只不过,6尘和血莺之前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个陈壑身上,也看出来陈壑所表露出来的一点异样,可是他们两个人却都没有注意到,那个站在陈壑身边的人,此刻也转过头来,虽然神色如常,但眼神却是有些异样地看着站在人群中那象征着地位权势的他们。

  因为太过熟悉了,人们总是会下意识地忽略身边的某个人,总认为他会和以前一样,不会有任何改变。也许是过往多少次的经历早已让人深信不疑,也许是那股自内心的信任让人不会多想。

  好像我们总以为,那个朋友总会天长地久天经地义地站在我们身旁,总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哪怕是再伟大再心思缜密的人,也常常如此吧。

  6尘的目光移开了,看到这座大殿里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其中除了浮云司的人马之外,还有那一批从昆仑派调遣过来的高手也被叫了过来。

  他在人群中很快看到了苏青珺,正好,那个女子也向他这边望来。

  6尘露出一丝笑容,对苏青珺点了点头笑了一下,谁知,苏青珺非但没有同样微笑示意,反而是脸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面色清冷,片刻之后毫无反应地转过头去,倒好像没看到他一样。

  6尘怔了一下,心想,这是生气了?

  可是最近自己没招惹她啊,还是说苏青珺之前遇到什么事,心里不痛快了?

  眼看着人来得差不多了,血莺向6尘看了一眼,目光中带了一丝询问之意。

  6尘则是微笑了一下,身子向后退了半步,同时做出了一个谦让的姿态。

  血莺微微一笑,也没有再推辞,往前走了一步出去,这一下,顿时便吸引了大殿上所有人的目光,原有的那少许窃窃私语声顿时都安静了下来。

  “今天要做一件大事。”血莺直截了当地说道。

  ※※※

  在浮云司和真仙盟的持续高压下,在几乎一日不停地扫荡和剿灭那些魔教隐藏钉子的过程中,站在光明中和绝对优势力量这里的人们,是很难体会到那种被不断逼迫,时不时听到周围同伴死去消息,并且前途是一片黑暗毫无生机的那些人的绝望的。

  绝望让人痛苦,让人疯狂,也让人无路可走,哪怕曾经有过最坚定不移的心念,也有可能在最后的时刻崩溃。

  这样的事情生了。

  魔教中最后的残余的那些人马中,终于有人心里支撑不住,在暗地里向浮云司投靠了过来,然后和天底下所有的叛徒一样,他们需要一个拿得出手的礼物,一份投名状。

  这个投名状很快就送到血莺和6尘的眼前,那是一个消息,叛变的魔教妖人明确地指出,有一个地位十分重要显赫但身份异常神秘的魔教高层人物,在前一段时间被偷偷安排躲在了某个仙城里的隐秘所在。

  而这个叛变的人之所以知道,是因为那地方正是他存在的意义,他的任务就是为了掩护这种教内的大人物暂时避难的。

  但是现在,这位“避难所”的看守者幡然醒悟,感觉自己过去走错了路信错了人和教,一切都是魔教和那个可恶的鬼长老的错。

  去他.妈.的什么神树,去他.妈.的什么一统三界神话传说,都是骗人的,老子要活下去!

  这个大人物是什么身份,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的是,只有真正的教门里的大人物,才有资格躲到他这里。

  当血莺的话回响在浮云司大殿里以后,所有的人都激动了起来,那个隐藏极深的大人物是什么身份,似乎已经呼之欲出了,而距离彻底摧毁魔教最后的元气,大概也只剩下这最后一步了吧。

  血莺迅地开始了布置,将这大殿中数以百计的精锐人马分成几批,分别有人领队,同时,队伍中每十人为一队,并态度异常坚决地说明,十人一队分别监督一起行动,但凡有任何人胆敢单独离队或是有向外通报消息的举动时,立刻拿下并有权当场格杀。

  这道命令的含义大家自然是心里有数的,无非就是估计魔教还有些残余分子还渗透在浮云司中,而此番抓捕,有极大的可能那大人物就是鬼长老,无论如何,也不能出意外。

  天罗地网,随着一声令下,就此张开。

  当大殿中的人马鱼贯而出,向着山下飞掠而去时,血莺和6尘也在队伍中向同一个地方走去。

  如此重要的时刻,他们二人自然是要在场的。

  只是在行走时,6尘却忽然现血莺的脸上似乎并没有太多激动和兴奋之色,反而看起来有些淡淡的失落之意,当然,这都隐藏得很好,若非他就站在她的身旁,还真不一定能察觉到。

  6尘刚想开口询问,但随即心中想到了什么,很快又压住了这个念头。

  他回头看了看那高大雄伟的浮云司大殿,高高耸立在天龙山上的这个权柄显赫的殿宇,阳光洒落在它的上头,似乎在这一刻,已然达到了它最光辉最耀眼的时刻。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879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