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一十章 担忧

第五百一十章 担忧

  下山的时候,队伍中的陈壑看起来神色有些紧张,似乎既兴奋又激动,还有些焦虑不安。他找到了6尘,将他拉到一旁,压低了声音对6尘问道:“今天这场抓捕,天澜真君可会过来么?”

  6尘眉头皱了一下,向陈壑看了一眼,神情有些异样。

  陈壑连忙摇摇头道:“别误会,我绝无任何别的意思,既然之前已经下定决心投靠仙盟了,我自然知道自己该如何做。只是……”

  他忽然停下来向左右看了一眼,然后靠近了6尘,低声道:“只是今天确实事关重大,如果那人真是鬼长老的话,我们便断然不能失误,否则的话,下一次再想找到这么好的机会就很难了。”

  6尘沉默了片刻,道:“你是对浮云司这边的人马没什么信心吗?”

  陈壑苦笑道:“这当然也不是,浮云司以前和魔教争斗了这么多年,我当然知道他们的厉害。不过你也是知道的,鬼长老如今是魔教最后的硕果仅存的高手,且多年来一直神秘莫测,哪怕我给他做了多年的传话人,也一直摸不清他的底细。像这样一个人物,修行境界和道法神通什么的,几乎都不可预测。”

  他又顿了一下,轻声道:“只是万一那鬼长老有什么隐秘手段,又或是暗中修炼,道行极高,甚至到达了化神真君的地步,那就麻烦了。就算我们这么多人可以压制他,但要不是伤亡惨重,要不就是一不小心会有被他逃走的风险……可若是有天澜真君坐镇,情况便完全不同了啊。”

  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6尘一时也没法反驳,不过他也并没有就此直接答应,或是对陈壑做出回答,而是在略作思索过后,道:“你说的这番话确实有些道理,不过我师父他老人家神龙见不见尾,行踪莫测。今日这件事,虽然各种布置都是浮云司主持的,但他当然也是知道的,不过稍后他到底会不会来,又或者是否会在暗中观察,我也不知道。”

  陈壑默然,大概心里也明白了什么,随即对6尘点点头,便向前走去。

  6尘看着他的背影,微微皱着眉头,过了一会后,也继续迈开脚步走去。

  ※※※

  去做这样一场关系重大的抓捕,当然不可能是带着一大票人马大摇大摆地走过街头,然后趾高气扬地溜达到人家门口去敲门的。哪怕你实力强盛,占据绝对优势,但这种行径不叫威风,而是会被叫做弱智。

  在下山之前,这一批精锐人马便无声无息地分散开去了,就像水滴汇入汪洋大海,转眼间就再也找不到任何痕迹。但,在那份平静的“海面”之下,却有无数条暗流正从四面八方向着同一个目标包围靠近中。

  6尘与其他大队人马都分开了,走在仙城的街道中,他看起来丝毫都不起眼,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就在他堪堪走到那条之前生过爆炸的长街附近时,一阵脚步声在他身后响起。

  他转头看了一眼,现是老马赶了过来,走到了他的身旁,并与他并肩而行。

  两个人平日里就经常一同进出行走的,所以倒也并不害怕什么泄露行踪的事,6尘与他点点头打了个招呼,老马也笑了一下。

  “紧张么?毕竟那是最后一个大头了。”老马问道。

  6尘想了想,却是笑了一下,道:“还好吧。你还别说,之前我都没想过这个,但是被你这么提了一下,现我自己确实没有什么激动之意,大概还是魔教衰弱太甚,咱们都有些不在乎了吧。”

  老马有些感慨,唏嘘感叹几声,道:“这才多少年呢啊,早些年,总觉得魔教还是一个庞然大物,是我正道死敌,要打倒他们千难万难,还不知道要付出多少鲜血性命的,结果到了今时今日,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6尘淡淡地道:“事情总是人做出来的,如果没有以前做的那些事,他们也不会这么快变成今天这样子。”

  老马沉默片刻,然后笑着点头,道:“你说得对。”

  两人走过长街,路过那个被炸得粉身碎骨连地皮都不剩,只有一个大坑、还被多层布幔紧紧包围的地方,看着在外头守卫森严的那些护卫,6尘与老马都往旁边走了几步,离那边远了些。

  “最近忙得没空到这里,还以为这里应该已经被填平了呢,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如果只是为了一个进出地下迷宫的通道的话,确实只需要留下一条通道就可以了。这条长街繁华热闹,长时间这么圈起来一块土地,确实也是很不方便。

  站在6尘身边的老马则是看了那边一眼,随后低声道:“这个我知道,听说不止是没有减少守卫,最近好像还更多的增加了人手,守得是密不透风的样子。现在除了星辰殿自己的人,其他堂口的人几乎都不能下去地下迷宫那里了。”

  6尘的脚步顿了一下,若有所思,道:“说起来,好像我们离开那里后,确实就没有再下去过了。”

  老马耸了耸肩,道:“可不是么,不过听你说的下面那般怪异的样子,似乎也没什么好去的。”

  6尘笑了一下,没有接话。老马和他又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咳嗽一声,对6尘问道:“对了,我刚才在下山的时候,看到陈壑特地跑过来找你,跟你嘀嘀咕咕说了半天,这时候他还有什么事情要找你的?”

  6尘倒是没想太多,道:“哦,那是他有些担心,跑过来问我死光头的下落,以及他今天到底会不会也过去。”

  老马脸色顿时就是为之一变,6尘看了他一眼,道:“放心吧,我敷衍过去了,什么都没说。”

  老马摇头道:“不是,这家伙突然好好地问大人的行踪是什么意思?莫非他心下另有打算?”

  6尘沉吟片刻,摇头道:“这倒是应该不会的。现在我们这群人中,最想让鬼长老死的人搞不好就是陈壑了。但他心中担忧那老乌龟道行太高,怕我们会让他跑了吧。”

  老马点点头,随即带了几分不屑地道:“他想太多了。”

  6尘也是笑了一下,转过头去,眼看着不知不觉就要走过长街了,他却忽然想到了什么,忽然抬起头看了看头顶的天空,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一块被布幔紧紧包围的地方。

  突然,6尘猛地怔了一下,只见在那片布幔围住底盘的上空,突然有一片不起眼的祥云飘了过来,然后悄无声息地落下,消失在了那重重布幔的深处,转眼就不见踪影。

  那又是谁?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8904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