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心跳

第五百一十一章 心跳

  与前一阵子地下迷宫中,有为数众多的星辰殿弟子在这里忙忙碌碌的景象不同,现在仙城地下的这座庞大城池,虽然依旧被笼罩在奇异的血红色光芒中,但是放眼看去,已经几乎看不到人影了。

  在这里做事的那些星辰殿的人们,不知是因为这里无处不在又难以捉摸的那种诡异气息逼迫,还是他们已经做完了自己该做的事,现在都已经撤离了这里。偌大的地下城池中,一座座高大的屋宇楼阁沉默地伫立着,空空荡荡,却又好像在静静地等待着它们的主人在某个时候归来。

  一个高大魁梧的身躯出现在这个庞大的地窟里,走进了地下城池里的长街。当天上那轮血月的光芒洒落在他的头上时,偶尔还会折射出怪异的光晕。

  尽管星辰殿早已封锁了这里,不让外人进出,甚至是真仙盟里的绝大多数其他堂口也是如此。不过天澜真君当然是一个例外,远远望去,他宽袍大袖,行走间拂动,竟有几分像是走在血海滔滔之中一般。

  每一步踏出,就像是在地面上踩出了一个血红色的脚印。

  没有人的城池,看起来显得格外肃杀清冷,只是随着他逐渐走进这座沐浴在血光里的城池,渐渐的,有一些奇怪而扭曲的符纹出现在视线中。

  这些符纹被篆刻在路面、墙角、门框、石头以及各种各样的角落地方,看似毫无关联,实际上却隐隐自成一体。

  在某个时刻,当天澜真君的脚步踏过了一个无形的界线后,突然,就像一颗石头丢进平静的水面,在他身子周围猛地荡起了一阵涟漪。

  空气中突然光影曲折,颤动不已,仿佛有一面水墙竖立在眼前摇荡起来,在天澜真君的身前扭曲成一个怪异的镜像,倒映出他的影子。看起来好像是突然间出现了另一个同样的他,就在他的身前,与他冷冷对视着。

  天澜真君神情淡漠不变,漠然地看着眼前的这另一个自己,然后迈步走了过去。

  他的身躯穿过那个人影,无声无息,继续向前走去,而那个影子居然也还转过了身,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后,这才开始颤抖起来,然后逐渐消散在空气中。

  周围一片静寂,似乎突然安静了下来。

  其实原本这座地下洞窟里,在没有了那些星辰殿弟子后就基本没什么大的声响,显得很是安静。但身在其中,多多少少总会有一些声音,比如某些角落里不知名的虫鸣声,比如某个洞口拐角飘来的风声之类的。

  但是在跨过那条无形的界线后,这座城池里的所有声音,就突然全部消失了。

  那是一种真正的寂静,似乎将所有的声息都隔绝在那条无形界线之外。

  天澜真君向周围看了一下,缓缓点头,看上去面上居然是露出了几分满意之色,随即又继续向前走去,一直走到这座地下城池的中心处,那座连接地面和地窟高处穹顶的巨大雕像旁。

  前头好几次过来的时候,星辰殿的古月真君都坐在这里,两人相遇后都会闲聊几句,这一次却是难得地连古月真君都不在,算得上是真正空无一人了。

  天澜真君沉吟片刻,目光却是落在平日里古月真君常常打坐的那个位置,过了一会后,他走了过去,站在了那里。

  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就是离得那雕像更近了一些。

  片刻后,当天澜真君抬头向上空看了一眼的时候,很快现,在这个位置凝视那轮血月时,似乎可以看到血月周围道道红光里的一条缝隙,在那道空隙中,血月似乎正在缓缓转动着。

  而在早前的时候,血月周围根本是毫无缝隙的,这个地方明显是刚刚出现不久的东西。

  天澜真君笑了一下,似乎也没有太过在意,随即直接走到那座雕像的旁边,伸出他宽大厚实的手掌,按了上去。

  触手处一片冰冷。

  雕像巍然不动。

  但是在过了片刻工夫后,突然在那石头的背后,好像突然有什么东西悸动了一下,紧接着,一股可怕的气息猛地从那雕像深处扑了过来,来势凶猛,而且数量似乎难以置信的巨大,就好像有成千上万的恶鬼被禁锢在这巨大的雕像中,然后在这一刻突然感觉到了生人血肉的气息,顿时如惊涛骇浪一般滚滚涌来。

  雕像仍然一动不动,似乎所有的动静都和它没有关系,但是在那石头深处,可怕的嘶吼声仿佛是从幽冥深处传来,一波接着一波,一浪接着一浪,无休无止,疯狂地向天澜真君这里冲来。

  “咄、咄、咄……”

  怪异而低沉的声音慢慢响起,本是极低微极轻细的,常人几乎无法听到。但是在这极端安静的地下城池中央,却又显得格外清晰,令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只是天澜真君面上并没有任何惧怕之色,他甚至看着眼前那巨大雕像的石面,脸上还露出了几分轻蔑不屑。

  他的手开始慢慢抬起,逐渐离开石面。

  似乎是突然感觉到了那股血肉温暖的气息正在逐渐离开,这石头后面的诡异声音们陡然激动起来,各种各样怪异的、凄厉的、可怕的嘶吼声此起彼伏,声嘶力竭地喊叫着,只是被那石头所禁锢,它们所有的渴望都注定化为虚无。

  那只手离开了石头表面。

  “嗡”的一声,如一根琴弦陡然高音,所有的嘈杂声响陡然间全部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雕像还是雕像,石面还是石头,没有任何改变,也没有任何诡异的东西再出现。

  天澜真君淡淡地低头向下方看了一眼,目光所及处是那个雕像深深埋入地面的地方。他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思索之色,又抬头望了望头顶的那一轮血月,最后忽然轻轻呼出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道:“快了吧,就剩最后一步了……”

  话音未落,突然,天澜真君身子一顿,眉头陡然一挑,却是瞬间转过身子,目光冰冷,精光四射,一股难以形容的气势如洪水巨涛,轰然向四面八方涌去。

  那一刻,甚至就连无所不在的血色光芒似乎都对这个魁梧的身影避让几分。

  然后,周围是一片寂静的,没有半点声音,没有任何人影的踪迹。

  只是天澜真君那一双深沉如黑夜的眼眸中波澜拂动,目光冷冷扫过周围,过了一会后,他的视线缓缓停留下来,就在这城池中附近的一座宅子里。

  光芒浮动中,穿过门窗,穿过庭院,在一片死寂中穿过空无一人的回廊、石径、荒地,然后,还有一口早已干枯的深井。

  一个黑暗的影子潜伏在枯井深处,全身上下没有半点温度,没有一点点的气息,就好像是一块天然的石头一样,沉默地停留在这黑暗中。

  一切都只不过是在刚才,当那股雕像内可怕又诡异的气息出现又瞬间消失时,他的心跳微微快了那么一下。

  ※※※

  远处,天澜真君定定地看着那座宅院,眉头皱了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9008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