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动手

第五百一十二章 动手

  天澜真君并没有故意放轻脚步的意思,也没有如临大敌紧张或是谨慎的模样,他只是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之后,便往这座宅子走了过来。

  他走得沉稳自然、平和自信,看上去似乎全无畏惧,仿佛在这世上似乎没有任何东西值得他去顾忌,哪怕是身处这一片肃杀的地下迷宫,哪怕就在刚才不久以前,才有那似乎万鬼咆哮的一幕刚刚发生过。

  他看上去仿佛不信天地、不敬鬼神,轻蔑命运,只在乎自己,也只相信自己的力量。

  所以这一段路走过来,他甚至都不屑于去放轻脚步,去隐藏伪装,就这样长驱直入,在宽袍大袖的挥舞下径直走进了这座空荡荡的宅子。

  被血月红色的光辉笼罩下的屋宅,呈现出一种奇异的色彩,第一眼看去时,甚至有种这里的墙壁房屋都在缓缓渗血的异象。若是胆子小一些的人来到这里,怕是要被吓死了,不过这些对于天澜真君来说,当然是毫无意义的幻象而已。

  他的目光甚至连最微小的波动涟漪都没有,只是平静地扫过周围,注视着这座宅子。红色的光芒下,这里和外面同样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的声音。

  刚才那在某个瞬间突然出现的极其微弱的异动,此刻自然是早已消失无踪了,甚至于现在回想起来,那微小之极的连声音都算不上的微动,更有可能只是片刻的恍惚或是瞬间的幻觉。

  天澜真君眉头皱了起来,站在这座宅子的大门口,静静地看着这里的每个角落,似乎陷入了思索之中。

  而与此同时,在屋子后院荒芜的庭院中,那座干枯的深井底部,被黑暗笼罩的地方,那个黑影仿佛已经彻底化作了一块没有生气的石头,一动不动地贴着墙壁坐着,没有温度、没有呼吸、甚至没有心跳。

  他甚至都不像死人,而是几乎如假包换的一块石头。

  ※※※

  天澜真君站在门口好一会儿了,仍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看起来他似乎也不能确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或是他只是在那个瞬间突然察觉到在这座宅子的方向有一个微小的异动,但是在他过来之后,所有的动静又全部消失了。

  那么,是一场幻觉,还是真的存在过呢?

  天澜真君目光炯炯,继续扫视着这座宅子,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无形却令人畏惧的气势,仿佛正无孔不入地涌进这个宅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片刻之后,他忽然迈开脚步,向着宅子里走了进去。

  黑暗的枯井之下,几乎已经完全陷入死寂的那个黑影,在黑暗中微微抬了抬头,似乎有一道奇异的光芒在黑暗中闪烁了一下。

  他看上去好像有些紧张。

  “砰砰”的脚步声,不急不快,平稳有力地踩踏在土地上。虽然并没有什么绝大的声势,但是黑暗中的那个人影清楚地感觉到了,在身子下方土层的极深处,那些生活在黑暗里的一些生物,远离地面也许一生都不见光明的小虫子小怪兽之类的,都开始四处逃窜,拼命地想要离开这块地方。

  也有一阵风,突然吹过这个地方。

  这里本是几乎没有风的所在,黑暗中的人影似有所觉,缓缓抬头,向上方望去,便隐约望见到一个魁梧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那井口附近。

  血月的光芒从头顶洒落下来,将天澜真君那宽大的身子投下了一片黑影,笼罩在那个洞口上。

  天澜真君站住了脚步,从前堂走到后院这里,这是他第一次停下。

  周围一片枯寂的景象,除了他自己,似乎再没有任何的有生气的东西,没有任何的异常,一切看起来除了寂静还是寂静,空空荡荡,了无生机。

  片刻之后,天澜真君的目光已经扫过了这里所有的角落,然后他微微皱起了眉头,随后,他的目光落在了这里最后的一个死角——那口枯井上。

  ※※※

  浮云司的大队人马化整为零,潜入到如大海一般的仙城里,然后在一个时辰之后,他们又不动声色地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处,出现在仙城朱雀区的一座大宅子外。

  在不声不响中,他们驱散了周围所有的闲杂人等,压制住了所有的异动杂音。

  据说,以前在仙城中流传着一个蹩脚笑话,说是真仙盟浮云司的名字可止小儿夜啼,以此来取笑在仙城中的魔教妖人都是小儿一般的躲躲藏藏。不过以今日的表现来看,浮云司的威名就算不是让人人畏惧如虎,起码也是让多数人心生敬畏,几乎所有人都十分配合地离开了。

  于是无声无息中,浮云司的人便包围了这里。

  宅子外的长街上,陆尘和老马并肩站在那里,老马看着那占地不小的宅院,感叹了一句这些魔教杂碎看起来居然挺有钱的,随后又对陆尘低声道:“我说,你觉得今天这房子里面藏着的大家伙,会不会就是那只老乌龟?”

  陆尘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道:“我觉得至少有七成可能是他了。前一段时间咱们横扫魔教众多钉子眼线,几乎所有明里暗里的窝点都被我们干掉了,鬼长老再狡猾奸诈,但是能够躲避的地方也肯定越来越少;另外就是,如今的魔教,特别是在仙城这里,还能称得上是教中大人物的,除了鬼长老,我真的想不到还有其他人了。”

  老马“嗯”了一声,看起来对陆尘的话十分赞同,脸上也是露出期盼之色,用力握拳挥了一下,道:“干掉那只老乌龟后,我看魔教那群杂碎还怎么兴风作浪,大概就此灭亡了吧!”

  陆尘笑了笑,道:“希望如此吧。”说着,他目光向那屋子看了一眼,眼底深处却是掠过了一丝有些复杂的神色。

  尽管是血海深仇,尽管是势不两立,尽管魔教如此衰弱,陆尘出了大力,更不用说大家都是对彼此要杀之而后快,但是陆尘毕竟曾经在魔教中生活了多年,眼看着这个传承千年的门派就要走上最后的末路,他的心里也是有些莫名的感慨。

  曾经的兴盛繁华、英杰雄姿,都如梦幻朝露一般,消逝在过往的历史中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在他们的前方,还有一个挺拔而迷人的身影,那是血莺。

  在布置好了所有的一切后,血莺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隐约迎来了人生中最高峰的时刻。

  那种成就感与满足感,令她的脸庞散发出惊人的美丽,她举起手,向着那座屋子重重挥下。

  瞬间,无数道人影从四面八方冲了进去,怒吼、惊叫声随之而起,片刻之后,凄厉的惨叫声刺破了仙城的平静,回荡在这片朗朗乾坤下,为晴朗的天空蒙上了一层血色的阴影。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910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