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千钧一发

第五百一十三章 千钧一发

  在一个势力中当上了领袖,掌握权力执掌大权后,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好处,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在大部分情况下,带头大哥不用再冲到第一线冒着生命危险拼搏厮杀了。同样的理由还适用于带头大哥身边少数的那些心腹亲信。

  厮杀拼命有什么好的,随时有刀斧加身的危险,有性命之危,而且大呼酣战怒吼嘶叫的还很难看,没有风度威严,哪里比得上站在最后面安全的地方指点江山轻松惬意。

  危险的事别人去做,功劳、战果自己拿了大头,正是世间最合算的事情。

  当然了,这世上的事大部分也是公平的,能够做到这种地位的人多半也是经历过无数艰难考验,吃了千辛万苦才能到达这一步,虽然也不排除有少数人是一步登天的幸进之辈。

  老马沾了6尘的光,此刻并没有冲杀在前方去经历那一场注定血腥的杀戮,这让他觉得很是幸运,不过多多少少也有点说不出的身上哪里不舒服的感觉。后来听着一墙之隔的大宅子里头厮杀声一片,惨叫连声,他心里隐隐还是有些惭愧之意,随即醒悟过来,大概是总觉得自己没和这些浮云司的同伴一起过去厮杀而是站在安全的地方,好像有种逃兵的心情。

  他忍不住向前方已经走到一起、并肩而立观察局势的血莺和6尘看去,然后现这两位脸上神色一片平静淡然,似乎对眼前生的一切都视作理所当然,连一点焦虑紧张之色都没有,更不用说还会透露出那种理亏内疚的意思。

  莫非是自己脸皮还不够厚吗?

  老马心里掠过这个念头的时候,忽然听到大宅子里一阵惊呼伴随着惨烈叫声,片刻后,突然有一个男人声音大声怒吼道:“你们究竟是谁,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屠杀无辜?”

  没有人做出回答,或者说,最直接的回答是更加凌厉的刀声剑影。

  那个男人的声音很快被打断,一阵轰响激斗之后,明显,那声音脆弱了不少,同时又带了几分凄厉与愤怒绝望,厉声喊道:“我告诉你们,此处乃是天律堂的产业,你们如此行事,就不怕触怒铁壶真君吗?”

  “嗯?”这段话传了过来,血莺与6尘、包括站在一旁的老马都一怔,脸色微变。

  6尘立刻转头向血莺看去,血莺察觉到了他的眼光,秀气的眉头也微微皱起,但沉吟片刻后却是摇头说道:“之前查过这家的底细,并无此事。”

  6尘默然片刻,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但站在他身边的老马犹豫了一下后,却是往前走了一步,压低声音道:“也有可能是铁壶真君私下布置的私产,或是其他什么人落在他名下的产业。不然的话,不会指名道姓地只说是铁壶真君,而不提其他几位真君大人。”

  他顿了一下,轻声道:“一不小心,只怕会引起上头两位大人的不快与……争斗。”

  6尘皱眉,过了一会后沉声道:“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说这些没什么用了。”

  老马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站了回去。

  事实也确是如此,如今大宅子中一片杀戮之声,该杀的,杀了不少,该死的,死了很多,怎么还可能回头重来?

  至于后面,万一生了什么铁壶真君怒降罪的事,那就只能靠天澜真君去顶着了。

  幸运的是,过去这么多年,天澜真君在这些事情上并没有让人失望过。

  ※※※

  就在6尘与老马等人遇到难事然后简单粗暴地直接将可能生的糟糕结果一股脑全部丢给那位天澜真君的时候,被他们寄予厚望,呃,当然也可以说是当作最大背黑锅的人,这个6尘口中常常念叨的死光头,正站在那座地下城池中,在一片血色红光里,面色平静但带着几分肃穆,凝视着身前不远处的那一座枯井。

  这座宅子里几乎所有的地方他都检视过了,并无任何异样,也就是眼前这口在后院荒地上的枯井,算是最后一个死角了。

  如果这里也没有什么疑点的话,那就算是天澜真君,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刚才在那个瞬间,大概是感觉错了,这里并没有他所怀疑的危险人物存在。

  至少从目前来看,那井口枯干龟裂,落满灰尘,似乎是有很多年从未启用过的,更不用说下面还可能藏着什么了。

  不过,天澜真君对此并没有半途而废的意思,虽然到现在连他自己也有些不太肯定这里是不是隐藏了刚才所怀疑的外人,但只剩这个地方了,看一下也没什么。

  很快的,他就来到井口边缘,高大身材的影子遮盖住了这个井口,就在他准备俯身看去的时候,突然身子微微一顿,天澜真君却是忽然抬起头来,回头看了一眼。

  一片祥云在外头的空中闪烁了一下,随即散去,片刻后,脚步声响了起来,过了一会后,一个人影出现在这间屋宅的大门口,人未至而声先到。

  “我说,你一个人跑到这里是做什么啊?”随着笑声出现在视线里的正是星辰殿之主古月真君,只见他笑容可掬地走了过来,同时口中啧啧赞叹几声,向着这座宅子周围看了几眼,然后笑着对天澜真君道:“莫非是你在这里现了什么当年魔族埋藏下来的宝藏?我跟你说,真要有这种好事,你可不能瞒着我,大家见者有份!”

  天澜真君翻了个白眼,从井口处站直身子,转过身来面对着古月真人,然后没好气地道:“什么宝藏,真有那东西,这段日子来你手下的那群人都快把这里翻了个底朝天了,什么东西找不到啊。”

  古月真君居然也不反驳,呵呵笑道:“说不定是他们道行太低,现不了隐藏极深的重宝啊。”

  天澜真君嗤之以鼻,负手向他走了两步,道:“前头我在这里,感觉这座屋宅中似有异样动静,倒好像有人潜伏于此的模样,这才过来看看。”

  古月真君吃了一惊,道:“竟有此事,你找到人了吗?”

  天澜真君摇头道:“没有。”顿了一下后,他皱眉道,“那声音太过微弱轻细,难道是我听错了?”

  古月真君想了想,指了一下头顶的那轮血月,道:“如今这里被血月光辉日夜不停照耀,对我等修道之人的影响更是极大,或许你也受到血月影响,这才有所误判吧?”

  天澜真君犹豫了一下,随后缓缓点头,道:“你这么说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古月真君笑了起来,做了个请的姿势,两人便并肩一起向外走去,同时,古月真君开口道:“我今天过来的时候,看到你手下的浮云司人马正大肆聚集下山,好像要做什么大事啊?”

  天澜真君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是啊,他们对我说,今天就要将那鬼长老抓住送到我跟前来。”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920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