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恳求

第五百一十五章 恳求

  那位天律堂的铁壶真君是否和魔教有什么暗中勾结的事情?只怕天底下大部分人是不信的,说实话,就算是天澜真君自己,其实在心里也觉得这事不太可能。

  虽然古话里有句知人知面不知心,而同为化神真君,且在真仙盟中势力深远强大的天澜,其实也知道一些关于铁壶真君私底下一点外人所不知道的秘密。但是尽管如此,天澜真君还是不认为那个老铁壶会这么蠢。

  因为根本不值得,也没这个必要。

  昔年在天澜真君崛起之前,铁壶真君就可以算是真仙盟里的头面人物了,名气、声望、实力几乎都首屈一指,再加上多年来他苦心维持的清正不阿的形象,向来被天下正道修士所敬重,当其时,说是望重天下都不过分。

  只是江山代有人才出,比他年轻不少的天澜真君在进入真仙盟后,一改许多年来真仙盟中化神真君沉稳持重的形象,锐意进取,励精图治,尤其是紧紧抓住了魔教这个天下人都十分忌惮的邪魔外道心腹大患,异常高调且凶狠地展开了厮杀战争,一举成为真仙盟这个庞大组织中主战派的领袖,并且迅速扩张了自己的实力。

  他还组建浮云司,网罗高手,行事凶狠,对魔教不择手段,提拔人才不拘一格,迎合了大量年轻修士的心愿,与真仙盟中其他那些位沉稳持重的老朽真君形成了鲜明对比,而自身势力也因此一日千里,迅速壮大,越战越强,最后在外压制魔教,在内则镇服众多堂口,一举成为众人侧目的新一代真仙盟领袖人物。

  如此雄才大略的人杰,更是吸引了为数众多的年轻人的崇拜敬仰,不过同时当然也引来了老一辈人不少的白眼与不满,其中铁壶真君与天澜真君的不和,那可以说是天龙山上下皆知的秘密。

  当然了,大家好歹都是身份地位摆在那里的大人物,面子上总是要过得去的,比如说,前一次天澜真君收陆尘为徒举办典礼,铁壶真君也还是过来了。

  只是就算两人暗地里有些不和,而山下那座屋宅又风传与铁壶真君有关,但是天澜真君在远远望见那个正陷入一场激烈厮杀的房子后,也还是不相信铁壶真君真的会背叛正道,与魔教勾结的。

  那老家伙如果有这个心思,他早就发觉并且用这个做把柄置他于死地了。

  天澜真君心中淡然且平静地想着对另一个化神真君的种种手段,忽然若有所觉,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天穹之上。

  这一天天气还好,天上有云,云层有些厚,他凝视了一眼那云彩中最浓厚的一片地方,然后皱了皱眉。

  ※※※

  血莺和陆尘的脸色看上去都有些不太好看。不管怎样,冒犯一位化神真君,哪怕是在无意的情况下,对普通的修士来说都是一种沉重的心理负担。

  多少年来,化神真君在神州浩土修真界中的地位早已经犹如神祗一般,高高在上,万民敬仰,这种观念已经是深入人心了。

  如果在这个时候,天律堂的那位化神真君老头突然降临,勃然大怒,甚至大开杀戒,而浮云司背后的那座大靠山又没有及时赶到的话,那场面就会变得十分难看,还很危险。而且最麻烦的是,大家都在真仙盟体系中,你几乎没有太多有力的手段去限制这种大人物,最有效的办法当然就是另一位化神真君出面与他对峙。

  这也是许多年来,真仙盟如此庞大的组织里,各种山头派系层出不穷,但追根溯源到最后,却几乎都归属于几位化神真君势力的原因。

  所以,在此时此刻,这两个人最关心的就是,这屋子里到底有没有魔教的人!

  如果抓到了魔教妖人,那么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证据摆在这里,就算是铁壶真君也不能多说什么,反而是要花费心思为自己开脱一番。

  要知道,浮云司可不是没后台没靠山的小堂口,在那后面可是站着如今真仙盟第一人的天澜真君。

  血莺已经传令了下去,围捕加紧,务必不能让任何一人逃脱,杀人可慢,最关键的是赶快证实这里头抵抗的人是魔教妖人。

  只是随着厮杀的进行,传出来的消息却让人不太乐观,屋子里面的抵抗十分顽强,这不起眼的屋宅里居然藏着不少好手,但更麻烦的是,这里面的人几乎都是身份来历不明的,换句话说,他们身上几乎都没有和魔教有关的标记或物品。

  而那个所谓的大人物,也暂时还没抓到。

  血莺等了一会,忽然叫过旁边一个人问了几句话,那人随即快步离去进入那屋子,又过了一会后,他回来了,直接走到血莺身边回话。

  血莺没有避着陆尘的意思,所以那人也没有放低声音,让旁边的陆尘和老马都听到了他的话。

  其实他的回话并不复杂,只是告诉血莺,陈壑这个人还在,并且确实是跟着大部队,还冲杀在最前方,下手狠辣无情,凶悍无比,比浮云司的人马都更加卖力。

  那人说完之后就退了下去,血莺回头向陆尘看了一眼,陆尘面无表情,倒是老马笑了一下,带了几分打圆场的意思道:“那可是不错,看来陈壑至少是没问题的,稍后看看能不能抓到那鬼长老吧,我觉得问题不大。”

  血莺皱了皱眉,道:“等抓到了再说吧。”

  说着,回过头去,神色间看起来似乎有些不耐烦,显然这中间突然出现的有可能牵涉到铁壶真君的事,让她有些焦虑起来。

  相比之下,陆尘还更加沉着几分,同时听到屋宅内的厮杀声越来越大,似乎战况已经到了最激烈的时候,眼看就要分出胜负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在他们的身后,原本已经被浮云司的人清出了一片空地,驱逐了所有无关人等的街道上,却是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如鬼魅一般现身长街,然后向他们走了过来。

  三个人一起转头看去,然后都是脸色微变。

  来人是个年轻美丽的女子,容貌娇媚,正是那位铁壶真君的义女宋文姬。

  周围早就有人追了过来,神色严厉,似乎马上就要动手,但是宋文姬一眼都不看后头的人,只是向陆尘这几人走了过来,并且她的目光似乎只是随意地扫过血莺和老马,最后一直都只停留在陆尘的脸上。

  眼看背后追来的浮云司护卫就要抓到宋文姬了,血莺忽然皱了皱眉,然后挥了挥手,那几个护卫怔了一下,随即遵命向后退去了。

  一时,长街之上,许多目光都向这里看来。

  只见宋文姬脸色平静地走到了三人面前,确切地说,她似乎在三人中只关注陆尘一个人,她站在陆尘前面,然后直视陆尘的眼睛。

  她的目光看上去异常清澈明亮,并没有太过明显的敌意,以致于陆尘也无法从她的目光神色中判断出她的来意,只得笑了一下,道:“宋姑娘,请问你过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宋文姬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对陆尘说道:“这宅子是我的。”

  陆尘咳嗽了一声,道:“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们听说这里藏着一个魔教的大人物,所以……”

  宋文姬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道:“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无所谓。只是在屋子里面,有一处地方安放着我过世姐姐的灵柩牌位,文姬恳请陆师兄,莫要惊扰过世之人的安宁。”

  说罢,她眼帘低垂,面露几分哀伤之色,却是向陆尘行了恳切的一礼。

  陆尘顿时怔住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941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