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一十七章 非分之请

第五百一十七章 非分之请

  宅子里的厮杀声终于是慢慢平复了下去,虽然偶尔还会传来几声惨叫怒骂声,但也都很快就戛然而止,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被人打晕,还是用刀剑鲜血夺去了性命。

  大门外的长街上,少了6尘的三个人变得很沉默,没有人说话,气氛很是僵冷。不过在听着那些声音逐渐消失后,血莺终究还是“哼”了一声,然后开口道:“我们进去吧。”

  说完,便要迈步向屋宅里走去,便在这时,忽然只听旁边的老马咳嗽一声,道:“6尘回来了。”

  血莺和宋文姬脚步都是一顿,回头望去,只见6尘果然从远处走了过来,身形从容,神色平静,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异样。只是他的眼神看起来微微闪烁着,似乎透露出几分微妙和古怪。

  血莺皱了皱眉,刚想说话,忽然若有所觉,却是眼角余光向旁边看了一眼,只见身旁的宋文姬虽然看起来也是神色如常,但隐隐约约的竟似乎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血莺脸色变了一下,神色间忽然有些冷,过了片刻后,6尘走到了跟前,目光扫过他们三人脸上,最后在宋文姬那张娇媚动人的脸庞上停留的时间会久一些,随后平静地道:“这座宅子是两年前买下的吧?当时买房的人是叫做……”

  “刘虎。”宋文姬看6尘似乎说不出那个名字,连忙抢着回答了一下。

  6尘看了她一眼,苦笑了一下,点点头道:“嗯,是叫刘虎对吧?此人勾结魔教,罪不可赦,现在大概也应该在这宅内被捉住了吧,我们进去看看,到时候一定不能放过此獠。”

  这番话说出来,在场的几个人面上顿时神色各异,各有各精彩。

  宋文姬是长出了一口气,嫣然一笑,如春花般灿烂美丽;老马则是呆若木鸡,一脸错愕,看起来甚至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而血莺的反应则是最大的,先是惊讶随即愤怒,张张嘴似乎想要骂人说些什么,但随即又冷哼一声,寒着脸转身走去。

  6尘紧走几步,赶到血莺身旁,对她低声说了几句,血莺似乎并不满意,连声音都没放轻,只是含怒道:“你知不知道我们到底冒了多大的风险,结果就你这么两句话,说放过就放过了?”

  说完,她又是大步往前走去,6尘眉头皱了一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血莺猛地回头,但在她火之前,6尘已经拉着她走到一旁,然后靠近她用极低的声音迅对她说了起来。

  不论是宋文姬还是老马,都不能听清楚6尘此刻到底在说什么,但是他们都能看到,血莺脸上不停变换的复杂神色,从最开始的愤怒激动,到最后的茫然失落。

  过了一会之后,6尘说完了,然后轻轻放开血莺的手腕,略带歉意地道:“一时情急,冒犯薛堂主了,不好意思。”

  血莺揉揉手腕,看起来似乎也并不在意,只是微微闭上眼睛,面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然后低声道:“咱们在前头这般拼死拼活的,里面,”她对6尘指了一下那座大宅子的方向,然后轻声道:“那房子里面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少兄弟受伤送命了。可是就算这样,还是抵不过上头大人们随便私下里聊上几句吗?”

  6尘沉默了一会,眼底深处精芒一闪而过,随后平静地道:“薛堂主,你坐这个位置比我久多了,见的市面也远胜于我,这种事情,想必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吧。”他笑了笑,道:“何必为难我呢?我也只不过是个传话的小喽啰。”

  血莺看了他一眼,眼中似有深意,过了片刻后却是收起了面上所有表情。

  那些愤怒、激动、失落、苦涩还有不甘等等,好像突然间都消失了。一转眼间,她似乎又变成了那位高高在上、手掌重权的女子,她对6尘点了点头,道:“我自然是听从真君大人之命的。”

  说完这句话,她便当先走进了那座已经安静下来,但开始向外漂浮出血腥气味的宅子。

  6尘在原地站了片刻,后头想起脚步声,他转过身来,便看到老马和宋文姬站在自己的身后。6尘对老马点了点头,道:“我们也进去看看吧。”

  老马答应一声,两人便向那宅子走去,只是才走了两步,6尘忽然又停了下来,然后有些疑惑地回头看去,只见宋文姬居然还跟在自己的身后。

  “你还跟来做什么?”6尘对她说道,“刚才我说的很清楚了吧?这件事上我们抓刘虎,和你没关系了。”

  宋文姬点点头,轻声道:“是,我明白的,多谢6师兄,文姬感激不尽。”

  6尘叹了口气,道:“你也不用谢我,我受不起的……我的意思是说,既然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就不用进去了,不然被其他人看到了,岂非又是多事?”

  宋文姬迟疑了片刻,道:“我明白6师兄是对我好,其实我也没有故意为难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进去之后,取回我姐姐的灵位骨灰,不想让她死后也受到惊扰。”

  她深深看了6尘一眼,面露恳求之色行了一礼,道:“文姬知道这是非分之请,只求6师兄成全,毕竟姐姐她曾是我唯一的亲人,亲手将我抚养长大的。我欠她的恩情,一辈子都还不了。”

  6尘一时哑然,回头看了老马一眼,却不想老马居然转开了头,做没事人一般望着别处,摆明了是不想掺和到这件事里来。

  6尘苦笑了一下,再看向宋文姬,只见这女子正一脸殷切地望着自己,犹如一个孩子般清澈的眼神,仿佛正闪烁着渴望期盼的光芒。

  那是不是最初的纯真还残留下来的一点余光?

  那是不是最后的一点记忆中的温暖?

  不知怎么,这本该拒绝的话,6尘却说不出口,大概是他想到了很多很多年前,那个他还是心如铁石般的时候,记忆中的那个已经面容模糊的女子。

  他最后点了点头,轻声道:“好吧,你随我进去,找到你姐姐的东西后,取了就快走吧。不然的话若是多生意外,只怕于你自己也有麻烦的。”

  宋文姬顿时笑了起来,看上去很高兴很欣慰也很欢喜,她似乎笑得一样的单纯,一点都听不出6尘话里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意思。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9633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