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二十章 一手遮天

第五百二十章 一手遮天

  陆尘看到了那个密门,就在这座宅子的后花园中,一座假山之下,看起来与周围山石草木融为一体,几乎毫无破绽,一般人根本就发现不了。不过很可惜的是,今天将这里团团围住的这群人,恰恰就不是普通的人。

  在漫长的与魔教的斗争史上,浮云司早已经从一个默默无闻的真仙盟小堂口,发展成为了一个庞大恐怖,甚至是有些畸形的强大组织。在浮云司中,除了最有名的道行高深的修士杀手和无所不在神秘莫测的影子外,还有着各种各样的人才,天文地理、玄学机关、风水等等等等,应有尽有。

  在今天这样一个重要的日子里,又是在真仙盟和浮云司的总部所在地仙城之中,该有的人才当然少不了,所以这个隐蔽巧妙的机关暗门并没有躲藏多久,就被浮云司里专精这一行的人给发现了。

  此时此刻,宅子里其他地方的战斗基本都已停歇,战况虽然惨烈,鲜血四溅,尸横遍野,但胜利者的一方毫无疑问的是浮云司。

  在仙城这里,如果公开战斗的话,想要和真仙盟浮云司对抗的势力,无异于痴人说梦,自寻死路。

  所以,现在浮云司的人马已经挤满了这座后花园,一眼看去,一片黑压压的修士人群,不知多少人身上拿着带血的兵刃,身上沾满血迹,面色或郑重或兴奋或是露出带着血迹的狰狞的微笑,将那座密门团团围住。

  所谓的插翅难飞,大概也就是如此了吧。

  密室的入口很是狭小,这也是天底下大多数密室的共性,浮云司的人马虽多,但地形上限制了不能一拥而上。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直到现在密室中的人也还在负隅顽抗。

  浮云司的人冲进去几次,结果里面的人反抗异常激烈,居然连续几次打退了出来,甚至就算是知道外头早已是被死死围住,里面的人似乎也没有投降的意思。

  大概是觉得,就算是投降,也不会有更好的结果吗?

  这个现象虽然让在场的浮云司众人有些恼火,不过在为首的几个头目看来,却是眼中露出了一丝喜色。

  看来这次堵住的,果然是一条大鱼。

  如此又纠缠了一会儿,浮云司这边的攻势居然又被打退了两次,而且还有人挂了彩。这下子,血莺等人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陆尘也走到了她的身边,轻声说道:“别管那么多了,他若是想死,早就自尽了。那些法子都给他用上,逼出来就是。”

  血莺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随手一招,召来身边附近一个手下,然后低声吩咐了几句,那人立刻转身跑开了。

  随后,血莺看起来若无其事一般,低声用只有陆尘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真君他老人家是在外面吗?”

  “嗯,在外头看着呢。”陆尘说道。

  “哦。”血莺应了一声,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陆尘对她笑了一下,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没过多久,前头围着的人群里便有一阵骚动,片刻后,好像有人喊了几句,随即哗啦啦中间让出了一片空地出来,正好就是在那密门附近。

  紧接着,走上来四五个人,个个手中都拿着一大团东西,慢慢走到了密室门口外不远的地方。而密室里一片沉寂,感觉也有些气氛紧张的样子。

  人群中也不知道是哪个人忽然笑了一声,紧接着便像是传染一样,这爽朗而带着戏谑之意的笑声顿时四处响起,隐约还带着几分暴虐之意。

  过了一会,只见那密室门口的数人中,首先有人动手,却是隔了一段距离,就向密室之中动作快捷地直接丢了五六个黑色的球状物体进去。

  密室之中顿时响起了一声怒吼,但是很快的,几乎就是在那电光火石般的瞬间,这怒吼声就被一阵剧烈的爆炸声所淹没,一团炽热的火焰骤然亮起,橘黄色火苗甚至从那密门中扑了半截出来,一股热浪滚滚飘荡,让人更加难以想象此刻密室中的情景。

  血莺和陆尘的脸上神色都没什么变化,看上去似乎没有感情一般。不过当陆尘转眼看去的时候,却发现前头人群中那些浮云司高手里,倒有一半左右的人面上露出快意的笑容。

  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陆尘很快就发现了人群里那个与周围有些格格不入的女子。

  苏青珺站在人群中,眉头微微皱着,盯着那密室中的火焰看了片刻,然后咬了咬牙,扭开了头。随后,她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目光视线也向陆尘这里看来,正好看到了陆尘正凝视着她。

  苏青珺怔了一下,最终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向后走开了。

  被烈焰充斥的密室中并没有传出惨烈凄厉的叫喊声,时间稍久后,这让周围浮云司的人看起来有些人心浮动。

  血莺“哼”了一声,又用手挥了挥,看起来像是下了命令。

  前头在门边的那几个人随即行动,一个个轮流走上前,然后用十分熟练的动作将手中的东西丢进了那间密室。

  于是,在这间孤独绝望的绝境密室里,除了熊熊燃烧的火焰外,又多了剧毒的毒水,蚀骨的黑砂,飘荡的吸一口可以从嘴巴烂到肺部的毒气等等,让人头皮发麻、不得好死的东西。

  见此形状,哪怕是周围那些原本欣慰快意的笑声,也慢慢低沉了下去,大家都盯着那直到现在都仍然没有人冲出来的密门,面上渐渐露出几分难以置信的神色。

  “对了,你养狗吗?”人群背后,陆尘突然向血莺这般问了一句有些没头没脑的话。

  血莺怔了一下,有些诧异地向陆尘看了一眼,然后道:“不养,怎么了?”

  “哦。”陆尘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说一声,铁壶真君大人有大量,经过我当面请求之后,他同意收回禁狗令了。”

  “……”血莺有些哑然,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这禁狗令和今天这事又有什么关系?

  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在那片死寂一般的密室里,猛然传来一声怒啸,片刻后,密室的门口周围石壁瞬间爆裂,激射出巫术碎石,轰然向四面八方炸去,一片混乱中,一条黑色的人影夹杂在碎石中,冲天而起,却是向着天空逃逸而去。

  陆尘和血莺抬了抬头,向天空看了一眼,身子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天空是晴朗的。

  然后下一刻,天却突然暗了下来。

  就好像有一只手,突然间一手遮天,暗无宁日。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996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