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无情

第五百二十五章 无情

  夜深人静的时候,黑暗笼罩大地,昆仑大殿中因为有几处点燃着长明灯,倒还有几分光亮。不过这光辉也是十分微弱,照不亮太远的地方。

  也照不到陆尘的身上。

  黑狗阿土趴在陆尘的身旁,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呼呼大睡,而是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安。它时不时地会转头看向周围,更多的时候会把目光望向大殿中央那座高大的莲花宝座,虽然此刻那边空无一人,但在它那一双狗眼中,却似乎总有些警惕乃至敌意的情绪。

  大概是原来坐在上面的人太过强大,然后某一天听了狗叫烦了将它踢飞出去了吧。

  相比之下,陆尘就显得平静多了,他从头到尾几乎都是安静坐着闭目养神,一直到了深夜时分万籁俱静时候,他才睁开眼睛,向大殿外面看了一眼后,对阿土说道:“走吧。”

  阿土站了起来,摇摇尾巴,就自己向门口小跑而去,看起来对这个地方并没有半点眷念之意,似乎很不喜欢的样子。

  陆尘随后也走出了大殿,昆仑殿里的那几点微光根本就延伸不到外面,于是黑暗如潮水一般扑面而来,将他簇拥在阴影之中。

  阿土转头向他看了一眼,大概是因为站在黑暗中的缘故,陆尘忽然发现它的一双眼眸又变成了淡淡的幽绿色,与之前来到仙城时有了少许改变,色泽更淡了些,但更加清澈,就好像是一颗宝石擦去了表面的一点尘埃,变得越发漂亮了。

  他笑了笑,伸手摸了一下阿土的头,然后大踏步走下台阶,走进了这片黑暗夜色中。

  ※※※

  在离开之前的那一场对话中,天澜真君已经对陆尘交代了大部分的事情,至于为什么如此机密的事,他自己却不亲自走一趟时,天澜真君也对陆尘说明了原因,表示此刻正是真仙盟中暗流涌动、危机四伏的关键时刻,他实在是脱不开身,必须在这里镇守场面。一旦他贸然离开仙城,只怕便会有大变发生。

  时至今日,真仙盟近乎剿灭魔教,天下归心,浮云司名动天下,人人敬畏,无论是真仙盟还是天澜真君,都是数百年来声名威望最顶峰的时候。然而在此刻,天澜真君却说危机四伏?却说大变将生?

  陆尘对此没有反驳也没有追问,他只是很平静地接下了这个诡异且重大的秘密任务,然后在对外宣布闭关的借口后,悄然离开了这座天下修真界中权力重心所在的巨城。

  很多年来,他都像是一个天生属于黑暗中的人,每当夜色来临时,他就会显得格外如鱼得水,甚至可以做到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当然了,这个夜晚里他不会再变身成过往尘封记忆中的那个带着冰冷杀意的影子杀手,他只是安静地带着阿土,匆匆地从这座仙城里离开。

  一路上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走得十分顺利,虽然不算是什么特别欣慰的事情,但陆尘走出仙城范围的那一刻,还是觉得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回头眺望的时候,他心里才突然发现,那座像是巨兽一般安静匍匐在黑暗夜色里的城池,原来他在里面的每一天,竟然都有一种不自觉的紧张和压力。

  陆尘站在原地停留了一会,然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转身招呼了一下一旁看起来远比他兴奋,正十分高兴地在周围荒野上到处钻树林草丛,闻闻嗅嗅,狂奔跑跳的阿土,就要继续赶路。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陆尘和不远处正在跑过来的阿土突然都若有所觉,一起转头向数百丈外的某个地方看去。

  那里正好也是仙城与外界的交界处,在夜色的微光和阴影下,突然有几道人影冲天而起,又迅速地落了下来,然后在那片黑暗中激斗起来。

  兵刃声、嘶吼声、冷哼声、惨叫声,在压抑的气氛里迅速地散发开去,似乎是几个人在围攻一个少女,而且双方的下手都十分凶狠决绝,每一下出手都像是恨不得彻底杀掉对方。

  陆尘皱起了眉头,向那边眺望了一阵,这时阿土已经跑到了他的身旁,过了片刻后,陆尘忽然低声说道:“好像是白莲?”

  阿土不置可否,歪了歪头,站在那边脚步一动不动,看起来没有一点要过去帮忙的意思。

  陆尘想了想,面上也是露出几分迟疑之色,这个时机确实有点太过巧合了,前不出事后不出事,偏偏在他悄悄离开仙城的这个晚上,白莲也要离开?然后被人发现并追杀?

  陆尘沉吟一会后,摇了摇头,背转过身,拍了拍阿土的头,淡淡地道:“和咱们没关系,走吧。”

  说完,他便径直去了,对远处的那一场激战再不多看一眼。

  阿土打了个响鼻,倒是回头向白莲激战的那边看了一下,不过怎么看这只狗的表情和目光都像是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就好像在心底不停嘀咕着:“快死吧,快死吧……”

  嘴巴里咕哝了几句后,阿土撒腿就跑,没一会就追上了前方的陆尘,摇着尾巴看起来显得格外高兴的样子。一人一狗,就这样走入了远方的夜色中。

  ※※※

  “狼心狗肺!混账!臭男人!”

  激战中的白莲没来由地觉得气炸了胸膛,瞄到了远处那一人一狗十分绝情且光棍地转头就走,再一想自己追过来的使命,甚至在这之前她心里还想过是不是要暗中提示或者与陆尘和睦相处的可能,她就觉得自己万分委屈。

  好吧,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她并不傻,她看得出来虽然天澜真君那死光头对陆尘这个徒弟仍然不是完全信任,但陆尘毕竟是他亲自选定的唯一的传人弟子,他所作所为的根本目的其实就是为了尽力打消自己的疑心,然后可以去真正相信陆尘。

  光凭这一点,陆尘在死光头心目中的地位就无人可及。

  因为旁人甚至连让天澜真君去疑心的资格都没有,就比如她自己,天澜真君就不会派人来试探她,因为他根本就不屑也不会有信任她的意思。

  她知道陆尘日后也许真的是前途无量,她知道虽然从小自己看起来是天之骄女,天赋绝顶,然而这一切如今在真正的权势和绝顶人物面前,看起来一文不值。她确实想过去巴结陆尘,趁现在赶紧交好,施恩于他,让他将来可以照顾自己……可是,她没想到陆尘根本没有过来的意思。

  他是看不起我么?白莲心中有些惶恐,然后又转为了愤怒之意。

  周围的杀手仍然还在凶狠地围攻着,白莲愤怒起来,面色如霜,出手猛然暴烈了几分,同时口中咬牙切齿地道:“去你的死光头,派我做事又不告知这些狗腿子,这是故意整我吗?”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0524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