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昆吾易家

第五百二十八章 昆吾易家

  其实在很多时候,6尘和白莲这两个人都并不是很好相处的人。

  白莲的性子是自小养成的,孩童时在大家边缘旁支应该是吃了不少苦,但后来被现天生绝世罕见的五柱天资,顿时就一步登天,一下子成为人见人爱的珍宝。及至被昆仑派白晨真君收入门下,更是达到了她人生的顶峰,人人看好她,个个都以为这个少女日后必定有锦绣前程,元婴真人不在话下,甚至化神真君之位亦可期待。

  那时候,白莲一边有白氏世家的全力支持,一边又有昆仑派中最大的靠山,还有个大师兄直接就是昆仑派的掌门真人,偌大一个昆仑派上上下下都将她当作仙女一般供着捧着,再加上她又是天生的美貌动人,小小年纪便是一副九天仙子不染尘埃的气质,正是传说中那般完美的人物。

  如果,没有后来生的那些事情,如果这个世上没有一个叫做天澜真君的人的话,想必白莲真的会过着仙女一样的人生吧。

  而如今,她身上几乎所有的炫目光环都已经褪色掉落了,师父死了,师兄莫名其妙地闭了死关不见天日,还有一个师兄更过分,直接投敌。甚至就连原本将她当作未来家族中兴希望,对她寄予无限希望的白家,突然一夜之间也好像聋了瞎了,彻底地忘记了她,几乎不再对外提到她一句话。

  这世事境遇如此的残酷,落差如此之大,白莲居然还没疯掉,仍然还在挣扎求生,已经算是很好很好了。

  只是如今她的脾气真的就跟带刺一样,除了在那位高高在上的真君面前俯贴地不顾尊严地求生,对其他人都是十分冷漠尖刻。就算是6尘,也是如此,时不时地就会嘲讽挖苦几句。

  相比之下,6尘看起来倒好像更好些,这么多年的磨砺隐忍,痛苦折磨,他早就变得圆滑起来,很多时候该笑的时候他会笑,该低头的时候会低头,但是不知为何,他终究还是给人一种冷漠的距离感。

  他总是离人很远,让人看不清他的心意或是想法,又或是,他让你看到了他的心意,但是接下来你却又会怀疑,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不是他的真心?

  每个人和他相处时几乎都是如此,谁也接近不了他的深心处,白莲如此,苏青珺是如此,天澜真君如此,甚至就连跟他一起渡过了十多年岁月的老马,也是如此。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天澜真君才一直不能完全地相信他?

  这样的两个人走在一起,如果说彼此之间能够和睦相处、亲密无间,那当然就是一件怪事了。

  这一点在他们同行几天后,都是聪明人的6尘和白莲二人,很快就都明白了。只不过白莲因为某种原因,强行压下了自己的性子,每天每日里经常主动地找6尘说话,但谈话的气氛却常常令人十分尴尬。

  6尘对此的反应十分直接,都已经混到这份上了,而对面这个少女又不是可以压制他或是直接决定他命运的人,所以6尘毫无应付的兴趣,哪怕白莲确实是人间罕见的绝色。

  6尘开溜了,带着黑狗阿土,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跑得比谁都快,神鬼莫测得连白莲都追不上,只有在黑暗的夜色中气恼地咒骂了一阵。

  ※※※

  恢复独行的6尘带着阿土,跋山涉水,一路行来,在数年之后,终于是再度回到了西6,看到了那座记忆中熟悉的雄伟的昆仑山脉。

  人世间的世事沧桑变化,看起来完全没有改变巍巍雄山的模样,或许这一点岁月在天地山川的眼中,只不过是转眼一瞬罢了。

  但对于有些人来说,那一刹那间的微光,就是他们的一生。

  6尘并没有急着登上昆仑山,而是进了昆吾城中。

  昆吾城他当然也很熟悉,在这里生过很多很多的事,除了那些年的爱恨情仇,其实在更早的以前他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曾经在这座城池中流浪过,然后被天澜真君现并带走,这才有了他日后的人生境遇。

  在6尘所有的记忆里,昆吾城其实是一切的起点,他是从这里开始自己的人生的。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望着熟悉的风景,6尘总有一种错觉,好像这里的一切都从来没有改变过,不止是街道、商铺、屋宅,甚至就连这里走动的人们,给他的感觉都好像很久以前那样,什么都没改变。

  只是这种感觉当然是错的,一切都变了。

  昆吾城中有许多大宅,那些历史悠久的世家豪门都住在这里面,一路走来,6尘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行人,看到了那些门楣,回忆起了往事。

  白家的气派还是很大,但门前的人似乎变得沉稳低调了。

  苏家明显有些破败了,不知是不是里面的主人无心打理?门口的下人一个个无精打采,连看着外面的眼神都是飘忽的,好像失去了生气。

  后来6尘在另一家看起来稍微小一些的屋宅外停下了脚步,隔了一段距离,他看着那座门楣上挂着的那个“易府”的字眼,默然良久,最后轻轻叹了口气。

  ※※※

  其实真要是算起来的话,易昕离世距离现在并不算特别久,但是在6尘心里,却仿佛已经过了很多年了。

  只是时光逝去,当年那个少女的笑颜却在心中越的清晰,光阴并不曾磨去她的美丽,只是在心中悄悄占着那个角落中,微笑着看着他,静静地陪伴着他。

  相比起易昕,6尘反而是对当年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里的很多事情都淡忘了,那些权力的争斗,残酷的厮杀,生死一线之间,改动天下命运的种种,一切对他来说都开始变得遥远起来。

  来这趟昆吾城之前,他就已经跟老马打听过当年他离开后易昕的情况了。易昕的遗体最后是被她家里人收敛回去的,她的父亲还是很爱她,听说是极伤心的,在办好易昕的后事后就大病一场,虽然没有丧命,但这些年来身体也是不如以往了。

  易昕的死因,直到现在都有些不清不楚,换句话说,那个真正的凶手直到现在都还不能肯定。

  这一点听起来多么的滑稽,然而事实就是这样。

  有人曾经私下偷偷说过和苏家那个死掉的儿子苏墨有关,但迅被苏家否认,苏墨的娘亲白夫人悲愤欲绝地否认并宁死不肯让儿子死后还要背负污名,不然就让她先死。

  她的态度是如此的决绝,以至于苏家里的其他人再没有说话。

  易家找过昆仑派,想要追查,但最后不了了之。

  苏家是大世家,而且家族中还有特别出色的人物在昆仑派中,连带着还有好些位元婴真人有关系。

  谁叫你是小门小户,只会种茶的小世家呢?哪怕你现在门中有一个元婴真人都不会是这种情况。

  不过易家也没有真的撒泼大闹,因为那样撕破脸对整个家族来说并无好处,而且在某些私下的场合,还是有些看不过去的人对他们说了些话。

  易昕并不算是含冤而死的,有人曾为她怒冲冠,有人曾为她不顾一切,有人曾为她报了仇了。

  报了仇,那就好。

  死者心愿已了,生者还需继续生活,只是这份恨埋在心里,传于子孙,将来终有一日,会生长芽。

  那一天,6尘站在易家的门外感慨万千,回忆往事,当然不会去想这些多年以后的事情。他只是想去再看看易昕而已。

  确切地说,是想见一下那块写着易昕名字的木牌。

  不知为什么,6尘的心里有些惘然,想起了昔年重回清水塘村时,他在叮当的坟茔前的心情。

  她们都是人间美好的女子,只是她们却都走了。生前没有抓住她们,于是阴阳相隔后,就只剩下了回忆。

  他掉头离开了这条街,但并没有走远,找了间客栈住下,然后一直等到天黑后,把阿土安顿在客栈房间里,6尘便趁着夜色,回到了易家,翻墙而进。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0844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