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掌门信物

第五百四十四章 掌门信物

  掌门信物?

  在被剑光吞没之前的陆尘听到了这四个字,尽管身体瞬间做出了反应,灵力暴走黑火升腾在抵抗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但是陆尘的脑海里还是不由自主地有片刻的空白和沉滞。

  他在那一瞬间迅捷无比地立刻将自己全身上下都过了一遍,带的每一件东西每一个法宝,包括他最大的那颗秘密种子,都没觉得哪一个能和“掌门信物”这东西能挂上钩的。

  而且他甚至都不知道那袭击者口中的掌门信物到底是什么东西,要知道,这种东西也许是稀世奇珍,也许是罕见宝物,但也可能只是古老祖先传下来的某种不起眼的玩意,本身不值钱但是因为有情怀大家都看重就成了一门珍视的重器。

  可是确实没有啊!

  剑光凌厉威势极大,来人道行很高,出手凶狠,如果陆尘没判断自己在这一刻所承受的压力的话,这个在黑夜中突然出现的蒙面人甚至有可能是道行在元婴境界的真人。

  在神州修真界中可以横着走称霸一方的元婴真人,化身为刺客偷袭?这种可能性哪怕是陆尘也是忍不住心中一寒。

  那一剑,剑光如山,剑影似海,波涛汹涌般地碾压了过来。剑势如雷霆一般,未及身前却已有尖锐气流冲了过来,直戳心口,令心头烦闷几乎将要吐出血来。

  又或者是果真马上就要喋血黑夜之中了!

  在那电光火石的紧要关头,黑暗的火焰瞬间燃烧在陆尘的双眼中,在衣衫之下他原本光滑完整的血肉陡然扭曲,就像是平坦的大地突然龟裂,然后像岩浆一般的黑火喷涌而出。

  他在瞬间变成了一个黑色的火人。

  黑暗的火焰怒吼着咆哮着,是漫天剑光中唯一不肯屈服的光芒,在那极短的一瞬间,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剑光就撞了上来。

  “轰!”

  一声大响,陆尘整个人被撞飞了出去,而那片漫天的剑芒也倒折而回,片刻后徐徐收敛,在光辉余烬中慢慢露出一个全身黑衣黑巾蒙面的男人。

  这人的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唯一露出的双眼中掠过一丝惊讶之色,似乎对刚才的这个结果感到了一丝意外。他并没有立刻对陆尘追杀上去,而是在原地停留了一会,稳了稳身子,似乎刚才那一击中,他竟也是气血翻涌,略受反挫。

  不过相比起来,另一边陆尘的情况就要糟糕多了,本来就是猝不及防地被偷袭,偏偏对手道行又高得惊人,而且下手凶狠果断,陆尘几乎在每一个方面都处于劣势下风。

  拼命挡住了这威力绝大的一击后,陆尘向后飞去撞进了树林,连着撞断了三四根树木,这才摔落在地上。

  人还在半空飞着的时候,陆尘已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但是在他落在林间时,他的身上原本熊熊燃烧的黑火已经缩回了体内,在林中昏暗的树荫下,他就像是一个幽灵,在重重地摔倒在地之后,却几乎没有半点迟疑,身子猛地一扭一转,在黑暗中向旁边滚动一下后,顿时就融入了周围黑暗阴影中,竟是一下子消失了。

  片刻之后,剑芒呼啸声再度凄厉响起,那个蒙面杀手瞬间已赶到了刚才陆尘落地的地方。

  然而,地上已经只剩下了一片狼藉,被压倒的草木,折断的树枝,还有一摊殷红的鲜血沾染在这片土地上。

  只是不见了陆尘,那个刚刚明明已经被偷袭身负重伤的陆尘,竟是在一转眼间就消失了,藏匿在不知何处。

  蒙面人的双眼中,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眼神中露出惊讶和愤怒之色,显然没料到陆尘居然会有如此诡异的手段,看上去几如鬼魅。

  不,刚才那藏匿脱身的法门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邪气,分明就是昔日魔教中的秘法。

  他手持长剑,站在这片树林中,双眼目光带着寒意,冷冷地向周围看去。昏暗的林中树影悄然摇动,阴影遍布,似乎到处都是人影,又好像全都不是,只有那黑暗深处悄然吹过的风,像是冰冷的刀子。

  杀气凌冽,令人鸡皮疙瘩都要泛起。

  然后,他就听到了有一阵低沉的吼叫。

  蒙面人的身子顿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去,微微皱了皱眉,眼神冷峻。

  在刚才过来的地方,一只大黑狗正对着他龇牙咧嘴,背后毛发竖起,张嘴露出尖利的獠牙,像是一只择人欲噬的猛兽,也许下一刻就会扑过来。

  那蒙面人并无丝毫畏惧之色,甚至眼神中还有几分厌恶之意,在确认了陆尘确实十分诡诈,哪怕自己道行修炼到了这等地步也一时没办法迅速找到他之后,这蒙面人便将目标对着黑狗阿土。

  他似乎冷哼了一声,提着剑向阿土这边走了两步。

  人你或许会学会几招诡诈伎俩东躲西藏,这傻大个的蠢狗难道也会么?

  长剑在他手上,剑尖隐有寒芒闪动,杀意如潮,向着阿土涌了过来。

  但是下一刻,突然,一个更大的阴影猛然出现,一只硕大的脚掌踩破黑暗,站在了黑狗阿土的身边。

  青牛,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站在了黑狗阿土的身边,抬起头看着那个蒙面人。

  蒙面人顿时停住了脚步。

  他没有后退,也没有立刻逃走的意思,他甚至并不觉得畏惧和害怕,他盯着那只突然出现的青牛,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似乎觉得有些麻烦。

  空气中的杀意并没有消失,它仍然凝聚在那个蒙面人的左右,聚集在那柄亮如秋水的长剑上。青牛看着那个在黑暗中站立的蒙面人,似乎也有些小心。

  两边似乎突然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对峙气氛里,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做出任何动作,但是那股压抑的气息中,那个蒙面人手中的长剑光芒缓缓闪烁着,却似乎渐渐开始再度明亮起来。

  青牛口中忽地发出了一声“哞”的叫声,往前踏出了一步,在它的周围隐隐有风声吹起,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在更远处的黑暗里,一个白色的身影晃动了一下。

  蒙面人向那边看了一眼,忽然怔了怔。

  那是一个容貌美丽的少女,正是白莲,藏身在某棵大树背后,正悄悄往这里张望着。

  发生了这种事,这么大的动静,当然惊醒了所有人。

  只是不知为何,蒙面人看向白莲时的目光却有些与众不同,他凝视着那个少女,过了一会后,他又看了看周围的那片黑暗树林,在再一次确认自己确实没有发现陆尘躲藏在哪里后,他似乎很轻微地低低叹息了一声,然后他回手,返身,长剑瞬间收起,然后整个人飞掠而去,瞬间消失在黑夜之中。

  如夜之魅影,来去无踪。

  树林中,白莲缓缓走了出来,青牛和阿土则是一直都盯着那个人消失的方向,过了一会后,突然在树林中的某处阴影一阵摇动,然后陆尘从那里面摔了出来。

  白莲和青牛黑狗立刻跑了过去,但是陆尘在手抚胸口,又吐出一口鲜血后,却是皱着眉头,低声自言自语道:“什么是掌门信物?”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2418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