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四十六章 追根溯源

第五百四十六章 追根溯源

  看得出来,天澜真君对陆尘这个直白还有点简单粗暴的回答感到了一丝愕然,不过他毕竟不是寻常人物,在怔了一下后倒是笑了起来,道:“能让你这么说话的,看来是遇到了什么不简单的事,跟我说说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顿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微笑着说道:“不过在咱们闲聊之前,你该做的那件事先跟我说做好了没?”

  陆尘点点头,随后伸手到怀中摸索了一下,然后摸出一个绸缎袋子,递给了天澜真君。

  天澜真君接过,解开口袋,便只见一道金色光芒从绸缎布袋中射了出来,一枚金色小印落在他的手上,正是之前的那枚昆仑印。

  天澜真君用二指拿住这枚金印,举起放在眼前,仔细端详了片刻,有那么一瞬间,陆尘发现那枚昆仑印上的金光似乎突然扭曲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天澜真君随即点了点头,似乎心中确认了什么,然后将金印装好放入怀中,随后微笑着看着陆尘,道:“你做得很好,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陆尘耸了耸肩,淡淡地道:“从小到大,你让我做的事,我最后应该都做到了吧。”

  天澜真君哈哈大笑,面露欣慰之色,眼中望着陆尘,似乎也是全是满意,点头道:“说得不错。”

  旁边的青牛低低哞叫了一声,自顾自地走到大殿边上的一根柱子旁,然后旁若无人般地就趴在了那里,打了个哈欠,看起来有些昏昏欲睡。

  不过无论是天澜真君还是陆尘,对青牛的举动都并不在意,这只青牛在他们身边很久了,地位从来都是十分特殊的。

  “好吧,跟我说说,这一路上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居然让你也觉得有点棘手的样子?”天澜真君道。

  “回来的路上,我遇到了一个偷袭的人,道行极高,很可能是修炼到了元婴境的真人。”陆尘没有拐弯抹角,十分直接地对天澜真君点出了重点。

  果不其然,哪怕天澜真君道行深不可测,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面色一沉,有些严肃起来。

  陆尘用简单明了的话语,将自己所遭遇的偷袭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几乎没有多余的话,也没有添油加醋夸大敌人或是自己,所说的基本都是当晚的事实,呈现在天澜真君的面前。

  天澜真君听完之后也没有立刻开口判断,而是沉吟了一会儿,负手在大殿中走了几个来回后,又抬头对陆尘问道:“他跟你动手的时候,你可曾从剑法招式或是道法神通中认出什么来历端倪?”

  陆尘很直接地摇了摇头,道:“看不出来,那人应该是故意隐藏了身份,不过……”他顿了一下,眉头微皱。

  天澜真君立刻感觉到了,追问道:“不过什么?”

  陆尘看了他一眼,迟疑片刻后,道:“在他偷袭我的时候,我好像听他喝斥了一句话,说什么‘将掌门信物交出来’的话。”

  天澜真君怔了怔,眉头皱了起来,道:“掌门信物?”

  陆尘点头道:“是,就是这句话。不过我当时确实莫名其妙,因为我身上从来没有什么东西是掌门信物的。”

  天澜真君默然无语,闭目沉吟一会后,缓缓道:“不,是有的。”随后,他用手轻按胸口,指了一下陆尘,道:“我给你的那枚昆仑印,其实就是掌门信物。”

  ※※※

  昆仑大殿中的气氛似乎有些冷淡下来,有好一会都没人说话,远处的青牛在瞌睡的状态下似乎都感觉到了什么,睡眼朦胧地向这里看了一眼。

  只是不知道它是天性慵懒,还是很多年来早就看惯了这一幕,并没有任何惊诧或是担心的意思,反而是张嘴打了个哈欠,又是闭上眼睛,没过多久就隐约传来鼾声,这一次却是真的睡着了。

  大殿上,陆尘的脸色说不上难看或是生气愤怒的样子,但也没什么笑容,在沉默了一阵后,他对天澜真君说道:“这事情你应该早跟我说的。”

  天澜真君点点头,道:“或许吧,不过我确实是不太想跟你说这东西的来历。”

  陆尘略感诧异,道:“为什么?”

  天澜真君笑了笑,道:“其实你心里多少也能猜到几分吧?因为这昆仑印,本就是我们昆仑派掌门真人的信物,是从古到今一直传下来的。”

  陆尘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后摇摇头,苦笑了一下。

  昆仑派的掌门信物,从这个称谓描述上除了可以知道昆仑印的来历外,其实也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这个东西代表了昆仑派掌门真人。如果不发生意外的话,昆仑印应该是在如今昆仑派的掌门真人身上。

  然而,现在的情况显然不是,昆仑印不在如今的昆仑派掌门千灯真人手中,而是一直在天澜真君手里;并且天澜真君将这掌门信物交给陆尘带回昆仑山做事的时候,居然也并不交代他将昆仑印还给千灯真人。

  这其中的味道颇堪玩味啊。

  陆尘此刻心里想的,却是千灯真人名号之前,那已经跟了他三年至今都没有摆脱掉的“代理”二字,而且看起来,似乎很难摘掉了。

  他沉默了很久,随后抬起头来,看着天澜真君,道:“这件事有我现在必须知道的内情吗?”

  天澜真君想了想,道:“没有,或许过一段日子,我会跟你再细聊一次。”

  “好!”陆尘很果断地答应了下来,看起来对这件事中间的弯弯绕绕毫无兴趣并且敬而远之,道,“既是如此,那我就先走了。”

  “等等。”天澜真君喊住了他,道,“不管怎么说,你也是被人袭击了,这件事我不会就此作罢,总是要查下去的。”

  陆尘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犹豫,最后还是道:“你觉得是千灯吗?”

  “我觉得八成是他。”天澜真君十分干脆地道,“昆仑印中隐藏着一些秘密,多年来只有昆仑派中极少部分人知晓,所以在宗门中此物也名气不大。能够对它有所企图的并有所了解的,其实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

  陆尘点点头,未置可否,转身向门口走去,只是当他要跨出门槛的时候,忽然又回头对天澜真君说道:“我是觉得有些奇怪,既然此事他嫌疑如此之大,来偷袭我的时候居然莫名其妙地又喊了一声‘掌门信物’,这不等于是不打自招么?千灯真人他真的是这般蠢吗?”

  天澜真君脸色不变,淡淡地道:“你这话也有道理,不过不管怎样,昆仑派那边总是要查上一查的。”

  陆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即点点头,不再言语,转身走了出去。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260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