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四十七章 人心难测

第五百四十七章 人心难测

  “咦,你回来了?”

  当白莲重新回到那间已经十分熟悉的房子外面并敲响了房门后,打开房门的苏青珺看到是她,在最初的惊讶过后脸上还是露出了欢喜之色,有些惊喜地说道。

  白莲笑了一下,微风吹来,她的笑颜犹如初春绽放的野花,看上去娇嫩且妩媚,不见风雨与疲惫,看到的只有美丽。

  随着苏青珺走到房中,见屋内摆设仍是和以前一样,甚至就连后面加上的一张床也没有撤走,让这个屋子里有些突兀地仍然摆放着两张床铺。

  白莲凝视那张床看了片刻,然后耸耸肩,转过头来对苏青珺笑道:“本来是不太想过来的,可是在这天龙山头转了一圈,发现除了苏姐姐你这里以外,我好像就找不到可以容身的地方了。”

  “胡说。”苏青珺笑骂了一句,伸手摸了摸白莲的头发,脸上倒是带着几分怜惜之意。

  白莲虽然身份不同凡响,容貌也是绝美,但此时看去差不多也只是刚刚开始长开身子的少女,年纪实是不大的,苏青珺看她倒更多的像是一个妹妹。

  “这山上只要你愿意,还怕找不到地方住么,比这里再大一倍的房子多半都能找到吧。”苏青珺笑着说道。

  白莲摇摇头,走到自己以前睡的那张床上,随意地踢掉脚上的鞋,然后很有些夸张地伸了个懒腰,又肆无忌惮地倒在床上滚了一下,深呼吸了几次,然后略带感慨地道:“这床上的味道一点都没变啊。”

  苏青珺走过来在床畔坐着,微笑道:“我是没怎么动过,最多也就日常随意打扫一下而已。”

  白莲叹了口气,道:“反正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你这里我最想来了,只有在你这儿,我才能睡一个好觉。苏姐姐,我知道我的伤已经好了,以前脾气也不太好,不知道有没有得罪过你啊,你别赶我走好吗?”

  苏青珺想了想,道:“说到这个,好像以前你还真的话里有话地骂过我几次吧?”

  白莲一怔,立刻摇头道:“没有没有没有,哪有这种事!”

  苏青珺笑了起来,看向白莲的眼神中也多了几分温和,道:“开玩笑的了。以前咱们都不认识,现在自然是不一样了,我这里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吧,没关系的。我也挺高兴平日里能有个冰雪聪明的妹妹可以说说话。”

  白莲嘻嘻一笑,随手将床上的一只枕头抓过来抱在怀中,然后很没形象地像只小猪似的,在床铺上滚了两下。

  苏青珺一下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去抓她,一边笑一边说道:“好好的做什么怪样子,被人看到了还不被笑死了呀。”

  白莲却是不管,又或是突然暂时放下了心中的沉重负担,一时间有些放纵起来,笑着打闹不休,让这屋子里一下子充满了娇柔笑声,过了好一会才消停下来,却已经把自己和苏青珺的头发衣裳都搞得有些凌乱了。

  苏青珺也是第一次看到白莲这有些突兀的孩子气的一面,嗔笑着瞪了她一眼,站起转过身来整理身上衣物和头发。

  白莲却还是趴在床上,从背后看着苏青珺的背影,忽然开口道:“苏姐姐,你怎么不问问我这段日子都去了哪里,又做什么了?”

  苏青珺没有回头,似乎对此并不在意,道:“你如果想说的话就对我说了,如果不想说,也没关系啊。”

  白莲想了想,一双明眸中似乎有一缕奇异的光芒掠过,看着苏青珺的背影,她停顿了一下,道:“我想对你说啊。”

  “好啊,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啊?”苏青珺轻拍自己的衣袖,拉直裙摆,语气十分的平静。

  白莲道:“我回了一趟昆仑山。”

  苏青珺的身子动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诧异,道:“这路程可不近啊,难怪你去了这么久。”

  白莲看着她,道:“还有,我是和陆尘一起去的。”

  苏青珺手上的动作猛地停住,片刻后转过身来,面上带了惊讶之色,道:“不会吧,这段日子陆尘不是说在昆仑殿中闭关吗?”

  “他骗人的。”白莲很干脆地说道,“这个男人从来就喜欢说谎骗人。”

  ※※※

  雄伟阔大的昆仑大殿上,现在只剩下了天澜真君一个人,嗯,在大殿的另外一边某根大柱子下,还趴着那只青牛。

  虽然天澜真君身材魁梧远胜常人,虽然这只青牛也是罕见异兽、身躯壮硕,但在如此巍峨的建筑中,在没有其他人的衬托下,他们依然都显得渺小起来。

  天澜真君仰首望天,背负双手,眉头微皱着,似乎有几分心思重重的样子,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其实是不多见的一种神态。因为一般人只有遇到了什么有些困难或是烦心、难以解决的事情,才会露出几分类似的神情吧,可是以天澜真君如今的实力、势力,以他如日中天的声望和威势,又会有几件可以困扰他的事呢?

  所以,在沉吟一会之后,便可以看到天澜真君轻轻吐出一口气,神态间恢复了正常,向四周扫了一眼后,他便迈步向那只青牛走去。

  走到青牛身边,青牛抬眼看了看他,居然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仍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趴坐在地上。

  天澜真君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居然也就很随意地在青牛身边坐了下来,然后伸手摸了摸青牛的头,叹道:“我本想你应该不会愿意过来的,毕竟这里到处乌烟瘴气,你心里不会喜欢的。”

  青牛口中“哞”的低声叫了一声。

  天澜真君点点头,道:“我知道,你从我师尊那时候就在昆仑山了,于我来说,你也是半师半友。我原是不敢劳动你的,不过你能到这里,我心里真是很高兴。”

  “有你助我,何愁大事不成?”天澜真君抚掌笑道。

  青牛摇晃了一下自己的大脑袋,不置可否。

  天澜真君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略作沉吟,道:“对了,难得你此番和陆尘他们一路过来,正好帮我看看他,此子他……是否可信?”

  青牛硕大的一双牛眼抬了起来,眼中光泽隐隐闪亮发光,却看不出是藏着什么心情含义,只是望着天澜真君。

  天澜真君则是面色平静,淡淡地道:“这世上最难的就是人心难测。我这一生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都最擅长看破人心思绪,唯独只有这个我亲手调教出来的徒儿,却始终没法子看透他的心思。”

  这位光头的男子坐在青牛身边,眉头微皱着,看上去似乎有些微微的烦躁,也有一点叹息感慨,轻声道:“我始终弄不清楚,这么多年来,他到底对我是真心敬慕,还是心怀恨意?我到底能不能对他完全相信,还是要小心提防呢?”

  他看着青牛,面上露出一丝诚恳之色,道:“你能告诉我答案吗?”

  青牛凝视天澜真君,默然不语。

  昆仑大殿之中,一片沉寂,仿佛正在等待着某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2682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