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五十二章 苦心

第五百五十二章 苦心

  对一个人的称呼,一般人是不太会变的,比如常见的亲戚,老爹就是老爹,娘亲就是娘亲,兄弟姐妹也都是一辈子就一个称呼,不可能今天叫你大哥,明天就叫小弟,这是常理。

  陆尘敲门后叫了这一声,就觉得有些怪怪的,很是别扭。然后他想起来这些年来,从他认识苏青珺后,似乎在如何称呼她上已经有了好几种不同的说法。

  师姐?师父?以及刚才的那一声师妹?

  但如果认真计算起来的话,就算是刚才这一句师妹也是错的,真正按照昆仑派里的辈分,如今的他应该比苏青珺至少高一辈,叫她一声师侄女不过分,而她按礼也应该叫他一声“师叔”。

  只不过在苏青珺来到天龙山,他们时隔数年再次相见后,好像都彼此忘了这一点。

  屋内有动静响起,似乎有人低声说着什么,随后脚步声向门口这里走来,片刻之后,房门被打开了。苏青珺苗条美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后,看了陆尘一眼,对他点点头,道:“你来了。”

  陆尘微笑着刚想说话,忽然却看到另一个娇小的身影从苏青珺背后探出头来,却是白莲。

  只见这少女伸手搂住苏青珺的腰身,看起来两个女子之间的关系真是异常密切,同时,白莲脸上还带着几分嫌弃,瞪了陆尘一眼,然后对苏青珺道:“苏姐姐,你可别忘了我对你说的话啊。”

  陆尘怔了一下,下意识地感觉白莲这话里有话,而且多半不是什么好话,忍不住便看向苏青珺。

  只见苏青珺脸上先是怔了一下,随后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好像有几分无奈。

  不过,当苏青珺发觉陆尘那带着疑惑的目光望过来的时候,很快地就将那点无奈表情收起,反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陆尘,眼中似有深意。

  陆尘不太明白这两个女子之间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过看起来应该是不好的,他咳嗽一声,略作沉吟之后,便对苏青珺道:“有空么,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苏青珺见陆尘神色郑重,并不像是玩笑的样子,便也立刻端正神色,点点头道:“有的,进来说话吧。”

  谁知陆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目光却是扫了在苏青珺背后的白莲一眼。

  苏青珺顿时怔了一下,白莲也反应过来,立刻就恼火起来,怒道:“你什么意思?”

  陆尘笑了笑,道:“没事,没事,你千万别多想。”说着,他又转头对苏青珺道:“今日天气晴好,后山那里有几处景色幽美之地,想来你到这里后应该还未去过,我带你过去走走吧,路上顺便聊一会。”

  白莲气得咬了咬牙,这还叫人不要多想,正要开口讽刺,苏青珺在一旁看着陆尘,犹豫片刻后,却是已经点了点头,道:“也好。”

  白莲“哼”了一声,抓住苏青珺的手腕,低声道:“苏姐姐,你可别被他又骗了。”

  陆尘眉头一挑,盯着白莲看了一眼,什么叫做被他骗了,还加了一个“又”字!

  苏青珺看着白莲,神色柔和下来,略带疼爱地摸摸她的头,微笑了一下,却还是迈步走出了房门,对陆尘道:“走吧。”

  陆尘点点头,与她并肩行去。

  在他们身后,白莲看着那两个的背影,只觉得这一男一女居然颇为般配,不由得有些愕然,但随后便自己啐了一下,然后愤愤不平地走回屋里,用力将门带上了。

  ※※※

  陆尘和苏青珺都听到了身后传来的那一声带着愤怒的关门声,彼此对视了一眼,面上都没露出什么异样之色,只有苏青珺略带歉意地笑了一下。

  一路行去,路上行人渐少,古木大树则是逐渐多了起来,周围树林中渐渐有清幽鸟鸣,叽叽喳喳,活泼快乐,给这片山林平添了几分生气。

  从家里走到这边,一路上,苏青珺都没有开口说话,陆尘忍不住向身边这个女子看去,目光深沉,似有许多隐藏深意。

  苏青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也转头向他看来,道:“怎么了?”

  陆尘笑了笑,道:“好像很久没和你这般单独在一起了。”

  苏青珺闻言,先是一怔,随即有片刻的惘然。当年在昆仑山上的时候,在她的洞府外,陆尘建草屋而居,那个时候只要她离开洞府,便是两人相对独处的时光。

  朝朝与暮暮,晨昏相守度过的那些日子,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已经过了很久很久。那些记忆中的日子,似乎大多数都很平淡,只是对于他们来说,那种平静的日子却好像再也找不回来了。

  她有一会都没说话,随后听到陆尘忽然问了一句,道:“对了,最近怎么都没看到你穿那件火羽披肩了?”

  苏青珺先是愕然了一下,随即才明白过来陆尘说的是什么,摇了摇头之后,道:“那件披肩颜色太过鲜艳,在……在我弟弟死后,家中父母伤心,我就不穿了。”

  她口中的弟弟自然就是苏墨,至于怎么死的,在场的两个人心里都明白,这也是他们两人之间至今无法解开的一道心结与鸿沟。

  陆尘也沉默了下来,不过,他并无意为此后悔,但他知道苏青珺为此付出的代价,他看着苏青珺,低声道:“难为你了。”

  苏青珺面色转淡,向前走了几步后,道:“有什么事要对我说的,你说吧。”

  陆尘点了点头,道:“前一阵子我们抓住了魔教的一个重要人物,是西陆的堂主范退。在浮云司的讯问下,他供出了一些西陆那边的魔教余孽和布置情况,这些事都是血莺薛堂主那边告诉我的。”

  “如今浮云司那边已经准备派人过去处置抓捕了,不过因为近日里浮云司这里也有许多……其他重要事情要忙,大部分精英人马都要留在仙城,人手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苏青珺眉头一挑,听出来陆尘的言外之意,带了一丝疑惑,道:“你是要我帮忙?”

  陆尘看着她,道:“其实也不需要你去做太多的事,现在是范退那边供述在我们昆仑派里还藏着一个隐藏极深的钉子,我思来想去,还是想请你走一趟,将那个钉子处置了。”

  苏青珺皱起眉头,道:“你是要我回昆仑山,去抓到那个魔教潜伏的钉子?”

  陆尘微笑道:“是啊,除了你,我也不放心其他人的。”

  说着,他微微抬眼,面色淡然,有意无意中,向着那片晴朗的天空看了一眼。

  谁知道什么时候,那片天空中又会出现那片可怖的血海呢……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325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