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五十八章 机锋

第五百五十八章 机锋

  天龙山浮云司大牢深处,6尘与血莺两个人并肩而立,站在那间静室中,而在他们的身后还站着五六个人,看衣着、服饰也都是浮云司中的菁英人物。

  被6尘“策反”,或者说是逼迫着投靠浮云司的陈壑,此刻也是面无表情地站在这些人群中。

  至于6尘的亲信老马,此刻也在这里,不过是站在所有人的最后方,看上去眉头紧锁着,似乎有些心思重重。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前方,这屋子里弥漫着浓烈而令人不快的血腥气,这里光线明亮,但很多时候都不让人心情愉快,压抑和恐怖才是这里的主题。

  这里是浮云司的审讯房,这里除了人以外,最多的就是那些刑具,在浮云司威名赫赫的声望下,这里是不为外人所知的黑暗所在。

  或许也正是因为顾忌到了名声,所以这里除了浮云司本堂口中坚定可信的人员外,哪怕同是真仙盟的正道中人,甚至是那些从昆仑派等名门大派过来的菁英弟子,也几乎从来不能踏足此处。

  所有站立着的浮云司的人都静默着,但是屋子里却有如同野兽般的喘息声和痛苦的呻吟声,有几个人正在屋子中间刑讯着一个犯人,从凌乱的梢和伤痕间,可以看到那人的脸庞轮廓,正是前些日子被抓住的魔教妖人范退。

  旁边的那些人看上去并不像是凶神恶煞,其实大多数的时候,这些动手的人面上都是一种冷酷的麻木漠然,或许只有对生命和痛苦真的麻木后,才能在这种黑暗可怕的地方工作。

  他们面无表情地不停地向范退的身体施加痛苦,到最后将近极限,那个犯人不停尖利嘶吼,喊叫的声音陡然拔高又突然中断,然后头往旁边一歪,不省人事。

  那几个人停下动作,回头向血莺和6尘这边看来,不过他们二人看起来神色都没什么变化,倒是站在他们身后的几个人略有一些骚动。人群中的陈壑目光复杂地向范退那边看着,然后又扫了6尘的背影一眼,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抿紧了嘴唇一言不。

  该说的,该交待的,那个范退显然已经都说了,如此境地了还没说的,多半也就是没有了。这情形他看得出来,他也觉得旁边的人也能看得出来,已经没必要再折磨人了。

  然而,看得出来是一回事,该不该说出口又是另一回事,在他身边的人群中,虽然一开始有一阵骚动,但直到现在,同样也是没有一个人开口说上一个字。

  于是,前头后头的人们的目光,都落在那一男一女两个人的身上,等待着他们的决定。

  血莺没有开口,6尘也没有说话,看起来他们好像都有些事不关己的样子,让这种有些尴尬的沉默持续了一会,也无形中突然令这屋子里的气氛莫名地有些紧张起来。

  在过去的时候,在这般情况下毫无疑问的只会有一个可以做最后决定的人,大家没有异议,那个应该说话的人也不会退缩,浮云司本来也就是个雷厉风行行事果决的堂口。只是现在的情况已经改变了,这种变化是好是坏?

  肯定是好的,就算有一点坏处也没人会说,因为这是那位高高在上的真君大人的决定,或许还有些有心人想得更远,天澜真君派遣他唯一的亲传弟子,也是他将来所有基业的继承人来到浮云司这边,虽然表面上只是辅助血莺,但有没有可能……会是他心中也许是对浮云司现状有些不满呢?

  他老人家心中到底是什么想法?

  尴尬的僵局仍然还在持续着,那两位目光依旧平静地向前望去,似乎都在等待着旁人开口;而相比起他们二人的安静,周围的人脸色却开始有些僵硬起来,彼此对视,眼光担忧,就连前头那几个原本神情冷漠的行刑人也有些愕然地看了过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范退都无人过问,或者说是,旁边的人不知该不该去过问,又被这突然而至的僵冷气氛所慑,一时不敢开口。

  终于,血莺的头微微动了一下,然后转身向6尘看去,6尘随即也动了一下身子,十分礼貌地面对这位浮云司中的前辈,甚至连脸上都浮起了一丝微笑。

  “6师弟,你看接下来该如何处理?”

  6尘想了想,道:“一切都凭薛堂主做主。”

  血莺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后,道:“我看此人应该是把知道的都交待了,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来了,所以我意思是暂时将此獠先拘押起来,我们继续追查魔教妖孽,追捕失踪不见的鬼长老,你看如何?”

  6尘道:“甚好。”

  血莺挥了挥手,旁边人顿时都是松了一口气,屋子里的气氛也是轻松了许多。那边的几个行刑人向血莺和6尘行了一礼,然后七手八脚地将昏死过去的范退抬起,一路走出了这间审讯房。

  接着,血莺便也带人向门口走去,准备离开这里。

  不过,就在她快要走到门边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6尘的声音,道:“薛堂主,其实还有件事,这两天师父他老人家问过我一次,说虽然现如今大局已定,魔教大势已去,但罪魁祸鬼长老仍未归案,未免还是美中不足。他让我向你问一声,大概什么时候能抓到此獠?”

  血莺的身子猛地顿住,停下了脚步,在她身后的那几位浮云司高手面上也是露出微妙神色,周围的气氛重新又变得安静下来。不过这一次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血莺很快就开口回答道:“这事我已经向大人禀告过了,莫非他没有跟你说么?”

  6尘摇摇头,道:“确实没说。”

  血莺道:“我已将所有情况告知大人,他老人家心中有数的。6师弟,还有事么?”

  6尘微笑道:“没有了,薛堂主慢走。”

  血莺点点头,带着人走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6尘和老马,老马从角落里慢悠悠地走了过来,嘴巴撇了一下,又看了看已经空荡荡的门口,压低了声音对6尘说道:“这位可是不好惹的主。”

  6尘面不改色,道:“我知道。”

  老马嗤笑一声,道:“你知道了还去招惹她?”

  6尘淡淡地道:“你知道她为什么最近忽然改口叫我6师弟吗?”

  老马怔了一下,皱起眉头,道:“不会吧?”

  6尘冷笑一声,目光深沉,望着那门口方向,过了一会后,道:“走吧,这里阴气森森的,也不知道暗地里有多少冤死鬼游荡在这边。”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3845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