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五十九章 众口铄金

第五百五十九章 众口铄金

  走出大牢,阳光重新落在身上的时候,陆尘和老马都感觉到一阵温暖的气息,感觉就像是从阴森的地狱重新走回到充满生气的人间。

  老马感叹了一声,忽然低声问道:“你说,真君他老人家知不知道这大牢里的情形?”

  陆尘看了他一眼,向前走去,老马跟在他的身边,在离开那大牢一段距离后,陆尘才开口说道:“你好好的问这个做什么?”

  老马耸了耸肩,道:“随便问问,以前咱们两个都是在外面做事的,拼死拼活生死一线的,哪里知道浮云司这边还有这种地方。”

  陆尘沉默了片刻,道:“我以前也是不知道的,差不多也是在最近跟死光头他上了天龙山收徒后才知道这里。不过你又不是善男信女,这种地方肯定是会有的,最多也就是手段毒辣些了。”说着他顿了顿,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后,道:“你是怕这里的事传出去,会坏了他在外头的声望?”

  老马道:“这里刑讯的人虽然都是魔教妖人,但手段确实也是过于酷烈,真要传出去的话,对真君大人的威望确实不利。”

  陆尘想了想,道:“我那个光头师父他到底有没有来过这里,又或是,究竟知不知道血莺这些浮云司的人在这边对魔教的人严刑逼供,我是不清楚的。以我来看,他应该是不知道,但不是他被蒙骗了,我的意思是说,大概那死光头根本就不屑知道吧。”

  老马怔了一下,有些疑惑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尘淡淡地道:“以我看来,他大概根本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也懒得往这里走。对他来说,重要的就是结果,只要浮云司将讯问的结果告诉他就好,至于在这问出结果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他应该是根本不理会的。”

  他向老马看了一眼,道:“那些魔教妖人的死活、痛苦,各种生不如死惨不忍睹的情景,在我那个光头师父的心里,根本连一点分量都没有,他不会对这些人有怜悯的,所以他大概也不会在意这些事会不会外传。”

  老马默然,过了一会后道:“那这么说,这么长久以来,浮云司大牢里的这些事一直没传出去,都是……”

  “都是血莺的功劳。”陆尘直截了当地接口说道,“这女人虽然眼下跟我关系微妙,还有些不对付,但这么多年来,她肯定是死光头手下最死心塌地的部下。”

  说到此处,他冷笑了一声,道:“死光头地位太高,性子更是傲慢到目空一切,这些肮脏的事自然就要由血莺这些浮云司的人来干。也真是难为她了,这么多年如一日,居然还能忍受死光头到现在。”

  老马推了他一把,看了看周围,哼道:“你少说两句。”

  陆尘斜着看了他一眼,道:“你会去告密吗?”

  老马生气了,怒道:“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陆尘道:“现在不像,但是给你一座金山你就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像那种人了。”

  老马“呸”了一声,嗤之以鼻地鄙视他,随后想了想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办?魔教大势已去,基本不可能再起了,没了外敌,我怎么觉得薛堂主她开始有些针对你的苗头?”

  陆尘脸色平静,道:“不用担心,不管事情如何,只要我不顾一切抱紧死光头的大腿,有这座最大的靠山在,自然万事无忧。”

  老马呆了一下,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面上露出古怪神色。

  陆尘问道:“你为何这般看我?”

  老马道:“我记得以前咱们在清水塘村的时候,你不是这样啊!当年虽然日子清苦,但是我记得你似乎很有骨气的,就连真君大人偶尔传过来的善意,你那时候也不怎么在乎的,怎么现在却……”

  陆尘道:“骨气能保命吗?自尊能有地位么?在这偌大仙城中,多少人盯着想要往上爬,我又装什么清高?”

  他笑了一下,目光忽然间有些迷离,但很快又清澈起来,自顾自地苦笑了一下,轻声道:“其实清高的人也有啊,大家运气不一样的,而且我觉得,她大概也是没这么多念头想法的,所谓无欲则刚吧……”

  老马皱了皱眉,道:“你在说谁?”

  陆尘笑了笑,没有说话。

  ※※※

  仙城郊外,木原真人亲自将苏青珺送到这里,眼看大路延伸远方,他笑了一下,站住了脚步。

  苏青珺也知道到了分离时候,转身望着木原真人,轻声道:“师父,送到这里已经足够了,您请回吧。”

  木原真人点点头,道:“路上小心,回去之后对你爹娘好些,他们只有你这一个女儿了,善待他们。”

  苏青珺“嗯”了一声,道:“弟子明白的。”说完,她目光下意识地向来路的方向扫了一眼,却只见路上空旷,偶有几个行人来往经过,却都是陌生面容,没有她记忆中那个熟悉的身影。

  木原真人将苏青珺的神情样子看在眼底,也看到了她眼中那一丝刻意隐藏但还是有些忍不住的失落。他微微摇头,虽然知道有些话他或许不该多说,但眼前这个女子是他最心爱的弟子,最后还是忍不住暗了口气,道:“今天除了我,没有人过来了。”

  苏青珺是个何等聪明的女子,一下子就听出木原真人话里有话,脸颊微红,道:“师父,你说什么啊……”

  木原真人道:“青珺,本来有些话为师不该多说的,但看你这样子……这么说吧,陆尘那人并非良配,你不要再徒费心思了。”

  苏青珺怔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木原真人居然会直接提到陆尘的名字,而且把话说得如此简单粗暴,一时间都呆住了。

  木原真人皱着眉头,道:“青珺,你听师父的,回山之后,好好修炼静养。以你的天资,日后必定前途无量,实不必与他搞在一起,不然的话,只会毁了你自己。”

  苏青珺默然良久,随后点头道:“师父,我明白你是为我好,其实我心中也是早已做出决断,自从他杀了苏墨之后,我就绝不可能与他再有任何私情了,请师父放心。”

  木原真人笑了笑,面上露出欣慰之色。

  苏青珺行礼告辞,转身踏上了归乡的路,只是望着远方山峦,在周围终于空无一人时,她却是轻轻叹息了一声,低声自言自语道:“所有的人呢,父母双亲,师父,甚至朋友,都说你不是一个好人啊。陆尘啊陆尘,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3966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