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六十章 风浪渐起

第五百六十章 风浪渐起

  星辰殿中,古月真君独自坐在大殿里,正仰眺望着凿刻在大殿穹顶上的那一片奇异星空图,面上神色略显复杂,目光也微微闪烁着,沉吟不语。

  大殿门口,两个道童站在大门边等候着,时不时地会回头向大殿中看上一眼,但每一次看到的几乎都是相同的画面,他们随后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无奈之意。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了起来,两个道童转身看去,只见星辰殿外一个身着道袍的中年男子大步走了过来。

  两个道童认得此人,乃是古月真君座下弟子风泽,算是古月真君最亲近的弟子之一。

  待风泽走到近处,两个道童上前见礼,风泽点点头,低声道:“帮我通报一下。”

  两个道童对望一眼,面露难色,其中站在左边的那个岁数稍大些的道童道:“师兄,之前师父交待过,不让人打扰他的。”

  风泽怔了一下,抬头向大殿中看了一眼,远远地看到古月真君那副冥思苦想的样子,不由得眉头也是皱了起来,低声问道:“师父他在里面待多久了?”

  右边的道童说道:“已经有一个多时辰了。”

  风泽一时间也有些犹豫,但过了片刻后似乎在心中挣扎过后,他还是做了决断,道:“我有急事,一定要跟师父说,事关大宰院的铁壶真君,拖延不得,你们帮我进去禀告一下吧。”

  两个道童吃了一惊,随即面上都有苦色,但风泽平日里在星辰殿中地位也是颇高,再加上此刻他神情严肃,那两个道童也不敢怠慢,所以在迟疑之后,那两个道童还是走进了大殿。

  风泽从背后向他们看去,只见这两个道童走得小心翼翼,一路走到古月真君身旁,然后低声禀告。

  古月真君面上倒是也没有露出什么明显的生气模样,而是在聆听片刻后转头向大门这里看了一眼,风泽连忙行礼,古月真君面容不变,沉吟片刻后,对那两个道童轻轻说了一句。

  两个道童似乎怔了一下,随后也不敢多说,很快行礼退了出来。

  风泽早就等得有些急切了,好不容易等到两个道童出来,打了个招呼,抬腿就往大殿里面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两只手臂一下子拦在他的身前,正是那两个道童不约而同地伸手拦住了他。

  风泽愕然,吃惊地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那两个道童面上带了歉意,但神情却是坚决,轻声道:“风泽师兄,请你在这里再稍等片刻,师父正在参详星图,不好分心。”

  风泽呆了一下,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才愕然道:“莫非你们刚才没跟师父提,我这里有事关铁壶真君的要紧事么?”

  道童叹了口气,道:“说了啊,风泽师兄,可是师父他就是这么交待的,你还是再等等吧。”

  风泽无言以对,忍不住再往大殿中看了过去,却只见古月真君又恢复到了原来眺望穹顶星图的模样,却是连一点目光往这里都不扫的。

  风泽哑然,心中也是有些忐忑不安起来,暗地里回想起这几日自己行事作为,暗想自己对师父还是和平日里那样尊重,好像并没有开罪师父的地方啊?

  这到底是怎么了?

  只是,古月真君既然让道童传来了这句话,不管目的何在,也不管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风泽都不可能再做更多要求,甚至于他现在都不能随意离开了,因为师父古月真君已经让他在这里等着。

  风泽默默地向后退开,向那两个道童点点头之后,站在了大殿门口一旁的一根柱子下方,同时眉头紧锁。过了一会后,满怀疑惑的他忽然心中一动,却是想到了:莫非……莫非师父这反应,是跟自己的来意有关?他和那位铁壶真君之间,平日里也没听说有什么嫌隙啊,难道这是自己什么时候,突然犯了个忌讳么?

  风泽身子抖了一下,忍不住伸手往额头上抹了抹,居然有些微湿。

  ※※※

  与此同时,类似的属下拜见真君的情景也生在了天龙山头另一侧的昆仑殿中,所不同的是,天澜真君这个平日里名声远比古月真君更桀骜骄狂的人,却并没有像古月真君那样拒人于大殿之外,而是让前来禀事的浮云司血莺到了自己的身前说话。

  那只青牛懒洋洋地趴在一边睡觉,天澜真君则是在青牛身子边不远处面色淡然地坐着,看着身前不远处跪在地上的那个美丽妩媚的女子,目光深沉似深不可测的大海,隐隐有波涛起伏翻涌。

  而血莺则是跪伏于地,连头也不抬,只开口说道:“是属下无能,让您费心了。”

  天澜真君静静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后说道:“你不用对我解释那么多,鬼长老此人狡猾奸诈,一时抓不到人也是情有可原,我并没有怪你。”

  血莺叩道:“多谢大人体谅。只是6尘师弟前头对我问起此事,属下心中惶恐,只怕耽误了真君大事,所以特来请罪。”

  天澜真君目光微微低垂,目光略见寒意但一闪而过,道:“你统领浮云司多年,执掌有力,有功无罪。”

  血莺似乎这才松了一口气,又听天澜真君让她起身,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到一旁。

  天澜真君看了她一眼,思索片刻,道:“6尘年纪尚轻,有些事做得不够好,你要多提点他一下。”

  血莺连忙道:“哪里哪里,6尘师弟聪明绝顶,行事果决,纵然有一二微瑕,但也瑕不掩瑜,不打紧的。”

  天澜真君双眼微微眯了一下,没有再就此多说什么,道:“你待会出去以后,派人去找6尘,让他来见我。”

  血莺闻言,嘴角微抿,眼角余光忍不住向天澜真君那边扫了一眼,却只见这位大人面色冷漠,似乎颇有几分生气的样子。她随即立刻收回了目光,恭恭敬敬地道:“是,我这就安排人去找6尘师弟。听说他与昆仑派的苏青珺要好,今日苏青珺离城回昆仑山,不知道他会不会去相送一场,我去找找他。”

  天澜真君没有说话,血莺也不敢再多说,低头行礼向外走去,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天澜真君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道:“虽然难处很多,但鬼长老还是要抓的。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应该知道,很多时候我是不管过程,只要结果的吧。”

  血莺心中一凛,点头称是,随后快步去了。

  天澜真君看着血莺远去的背影,面上神色渐渐冷了下来。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407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