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六十二章 人心嫉恨

第五百六十二章 人心嫉恨

  “怎么个意思?看你这模样,好像有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啊。”老马看着6尘,笑着问道。

  6尘摆摆手,刚想说话但很快又闭嘴,沉吟片刻后却是岔开了话题,道:“你刚才说古月真君的二弟子风痕与我们浮云司这边亲近,莫非也像大弟子风泽那样有人联姻?”

  老马想了想,道:“这倒是没听说过,其实风泽的道侣虽然是天律堂出身的女修,但夫唱妇随,平日里她也并无什么过分之事,毕竟风泽好歹也是一位化神真君的弟子。只不过有了这层关系,一旦有什么利益相干牵扯的事,风泽自然而然就会偏向天律堂那边,也是人之常情了。”

  说到这里,老马笑了一下,道:“不过这样总归是太过着相,也容易为人诟病。你看那边的老二风痕,就与我们浮云司没有半点关系,咱们的手段还是要高明些的。”

  “高明个屁!”6尘冷笑一声,道,“都被你这么直接说了他是靠向咱们这边的,显然外头大概也是如此公认的吧。既然如此,那些有没有明面上证据的废话又有什么用,难道古月真君这高高在上的化神真君,还会在乎你要不要拿出证据来?”

  这世上很多事情是需要讲道理的,这也是所谓天理公义的用处;但是呢,也有一些人太过强大,比如天澜、古月这种的,一般来说,没有证据不证据,只有他看你顺眼不顺眼……

  万一他真是看你不顺眼了,没证据也一样能整死你;就算有所顾忌没下手,那也绝不会是担忧什么道理证据之类的东西,而是感觉出手后会有各种连锁反应,比如属下离心离德,又或是担忧害怕,又或是有更大的功业需要考虑能让他们忍耐下来的,这才是最重要的地方。

  老马当然也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被6尘这么嘲笑了一句,一时间也有些尴尬,苦笑道:“其实也不一定就是真的和我们浮云司勾结了,不外乎是在一些事情上他偏向我们一点。说真的,就咱们浮云司如今的声势,星辰殿这些年的景象,我们还真不需要去巴结他们。”

  这句话是实话,6尘点点头承认下来,不过只要一想那传言中,古月真君收了五个弟子,居然分别和真仙盟其他五大山头势力有所勾连,这还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而且除了星辰殿,其他各大化神真君的麾下也从未有过这种情景。

  6尘心中微微一动,却是暗想能够踏上化神真君的人哪有蠢呆的,个顶个的都是人精,就算不是死光头那种惊世骇俗的变态加疯子,但说任何一位化神真君心机手段不够,那6尘是不相信的。

  那位古月真君,居然能够容得下门下弟子如此乱象,还能容下这等其实多少有些打他脸的传言存在,总觉得不同寻常,似乎另有深意啊……

  ※※※

  正思索间,6尘忽然听到从旁边传来老马的一声问话,道:“什么事?”

  6尘怔了一下,转眼看去,却只见老马不知何时向前走了两步,站在自己侧前方,目视前头路上走来的一个男子。

  6尘向那人看了一眼,现也是个熟悉面孔,却是早前在浮云司那边见过的,是血莺手下的一个亲信。

  那男子走到近处,面色倒也平静,先是对6尘这里行了一礼,然后开口说道:“我家堂主令我过来寻找6尘少主,并转告一句话,说是真君大人有事想见你,请你尽快前去昆仑殿。”

  老马转头向6尘看了一眼,6尘面上也有惊讶之色,不过很快平静下来,点点头道:“好,我马上就过去。”

  那男子笑了笑,又行了一礼便径直去了,从头到尾他都彬彬有礼,但是看在6尘和老马眼中,却都是有一种始终疏远的感觉。

  在原地等了片刻,待那人走远之后,6尘忽然开口道:“刚才那人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老马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我哪知道,人家对你这么客气的,够不错了,你看他大概正眼都没向我看上几眼。”

  6尘大笑,走过去拍拍老马的肩膀,两人转过身,开始向昆仑殿的方向走去。

  有些事,老马不说,6尘也没有说,但是他们心里都明白。对于如今如日中天的浮云司体系来说,他们两个人其实都算是幸进者,是一下子从底层小人物陡然飞黄腾达的人。

  当然了,两个人也有不同之处,那就是6尘毕竟是天澜真君亲眼看上的人,是公开收为弟子的,而天澜真君在浮云司这个体系这个堂口中,拥有者至高无上的威权,所有人都必须仰望他,所以6尘也连带着被人“强行”尊重了。

  但老马是不同的,他没身份没背景,道行还不高,在浮云司中混了多年却一直名声不显,哪怕这其中有很多年是为了保守6尘这个影子的秘密而不得不隐姓埋名。现如今,在许多人看来,老马就是靠了一个6尘才从无名小卒爬上来,又没本事又没功劳的,整日做着6尘的跟班吃香喝辣,偏偏地位还是极高。要知道,6尘日后可是很有机会全盘继承天澜真君基业的人,跟在他身边的亲信,那就很是让人看不顺眼了。

  6尘没有再说话,老马也没有更多的抱怨,他们只是一起向前走着。

  很多年前,还在清水塘村里的时候,他们看起来像是多年交情深厚、彼此常开玩笑互损的老友,而在这一天,他们一起走着走着,老马却不知不觉中慢慢地变成了跟在6尘侧后方一步的人。

  他们沉默着,有许久都没有说话。

  他们看上去不再像是朋友了,更像是一位上司和属下。

  又或者说得更直白更难听些的词,像是一位主人与奴仆。

  这是什么时候生的事情呢,又是什么时候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的呢?

  一路这样沉默地走着,终于,他们走到了巍巍昆仑殿前,6尘站住了脚步,老马也很快在他身后停了下来。

  6尘没有回头,但在望着前方那座巍峨殿宇时,他忽然开口道:“有人为难你?”

  “还没有。”老马说道。

  “听起来你好像有点担心?”

  老马说道:“我不止担心,我还怕得要死。”

  6尘身子微微震了一下,终于是回头向他看去,只见老马叹了口气,道:“我总觉得,只有每一天跟在你身边时,大概才是能放心的时候,其他时间里,我连睡觉都不敢合眼。”

  6尘面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428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