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六十三章 过得好么?

第五百六十三章 过得好么?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6尘对老马问道。

  老马道:“也可能是我多想了,毕竟现在什么事都没生,也没人真的伤我。不过若是可以的话,要不,我先离开仙城一段时间你看可好?”

  6尘怔了一下,看着老马,道:“你也想走?”

  老马挠挠头,道:“我就出去散散心,透口气,过一段时间就回来。”

  6尘凝视他良久,忽然叹了口气,道:“看来你确实已经有很久没睡好觉了啊。”

  老马脸上这时倒是没了笑容,只是耸耸肩,道:“你知道就好。”

  6尘想了想,道:“你要走,我不反对,不过还是那句话,咱们既然入了这仙城名利场中、权势之下,有些事就由不得你我做主。如今周遭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人,还是最亲信的那一个,你贸然离开仙城,自然而然就会被人盯上,也会有人怀疑你不是避祸,而是我派遣你去做什么隐秘之事。”

  老马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苦。

  6尘又道:“你也是浮云司里的老人了,这些话我不说,其实想必你心中也是有数的。以浮云司的势力,你一旦被他们盯住,想要离开仙城逍遥度日,怕是很难。”

  老马咬了咬牙,大概是在心里权衡了一下,然后面露沮丧之色,道:“我觉得自己大概是逃不掉的,除非是有人开口……”这句话说到后面,他自己就收了声,面上露出几分忐忑之色,向6尘看了一眼。

  6尘在那一眼之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心里明白了,但并没有太多的喜悦,他的脸色看上去还是很平静,也许还有一点平淡。

  那个能开口说话的人,指的并不是6尘,6尘自己很明白这一点。因为他知道自己还掌控不了浮云司,当然,也无法命令浮云司放过老马。

  全天下芸芸众生中,只有一个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这个人是谁,他和老马心里都有数。

  谁能在那个人面前说上话,老马和他也都很明白。

  他就这样安静地站在原地看了他一会,随后点点头,轻声道:“你在这里等一会,我进去和死光头说说话。”

  说完,他就转过身,大步向昆仑殿走了过去。

  老马站在原地,看着6尘的背影,看着他渐渐越走越远,忽然间觉得心头莫名的有些凄凉之意。

  他微微低头,然后叹了口气。

  ※※※

  世上有人千千万万,每个人的命运都不相同,也许有的人生来圆满,会有一个美好人生,但也有些人运气不好,生来孤独,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不幸。

  你会是哪种人呢?

  会不会偶尔也觉得孤独?

  如果这漫长的一生里,那些认识的熟悉的重要的人,他们总会或早或迟的离开,只剩下你独自一人时,那么,你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只是不管怎样,大概、或许、可能,我们都会忍住不说,都会装着平静,装作从容地面对人生。

  6尘走进大殿的时候,心里掠过的是一丝惘然的感觉,直到刚才在老马对他吞吞吐吐说出那一番话后,他才突然现,原来自己的身边,最后只剩下了仅有的一个朋友。

  而现在,那人似乎也要离开。

  他抬眼向前方望去,便看到了天澜真君。

  那个魁梧的男子,面容雄奇刚毅,顶着一个和世间强者形象格格不入的大光头,却不能减弱他半分威势,就那样安静地坐在那儿。

  他不在高高的莲花宝座上,他不坐那些宽大舒适有靠背还很威风的大椅子上,他盘膝坐在地面,宽大衣袍洒落,如神灵安坐凡尘,如山峦俯视人间。

  他的周围,空无一人,巍峨宏伟的巨大殿堂里,竟没有一人可以与他相伴。

  空空荡荡,寂寥无声。

  6尘看着这个死光头,突然有那么一刻,觉得他好像也有些孤独啊……

  ※※※

  天澜真君原本安静地坐在那里,目光放在不知名处,似乎正在神游天外,但当6尘走进来时,他似乎在一瞬间就惊醒过来,目光扫向大殿的门口,然后露出了一丝6尘熟悉的微笑,远远地对他招了招手,道:“过来啊。”

  每当重要场合、又或是有外人在场的时候,6尘和天澜真君之间都会十分循规蹈矩,礼仪完备;但在私下无人、二人独处的时候,6尘往往都会变得很随便,而天澜真君对此似乎也并不在意。

  他一直喜欢甚至是纵容着6尘这个弟子,这份爱护有的时候甚至让他手下的许多人都感觉迷惑不解,甚至有些难以相信,比如血莺,比如浮云司,甚至还有老马。

  也许,还有6尘自己。

  6尘笔直地向天澜真君走去,一直走到他的面前数尺开外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天澜真君微笑着指了一下地面,温和地道:“坐吧。”

  6尘看了一下他的身子,心中忽然掠过一个有些恶劣的猜想,心想,该不会是这死光头身子太胖太重,椅子坐了会塌,所以他才喜欢直接坐在地上的吧!

  当然了,这个念头根本是无稽之谈,不值一驳,连6尘自己都完全不信,堂堂一位化神真君,什么事做不到,怎么可能会有这种顾虑?只是6尘今天心里似乎总有些压抑不住的冲动,或是一股莫名之气,就是喜欢这么想着。

  当然了,明面上他还是十分平静地坐了下来。

  天澜真君点点头,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时,目光扫过6尘那平静的脸,却忽然顿了一下,随即面上掠过一丝讶色,却是改口问道:“怎么,看你好像今天心绪不宁?”

  尽管早已知道死光头神通广大,近乎无所不能,但就这么一打眼的工夫就好像有种看透人心的感觉,6尘还是觉得心里一阵翻腾,随后突然有些恼火,也不回答天澜真君的问题,而是皱眉对他问道:“喂,我问你一件事好不好?”

  天澜真君眉头一挑,却是带了几分好奇与淡淡的笑意,很无所谓地道:“行啊,你问吧。”

  就在他挺直后背整理心情,准备回答自己这个最亲近的弟子,也是最叛逆的人,会问出什么古里古怪莫名其妙甚至是惊天动地的问题来的时候,他听到了6尘口中吐出的一句话:“你最近过得好不好?”

  天澜真君呆了一下。

  那一刻他心情很是复杂,要知道,他之前已经做好了面对艰难的准备,甚至他已经想到了6尘问出各种刁钻、艰深、甚至自己还隐瞒着他的那些最深秘密时,他该如何回答反应,但是他偏偏没有想到,自己听到的居然是这么一句,普普通通的话。

  你最近过得好不好?

  天澜真君“哼”了一声,面色有些不快,但突然他目光一闪,以他的睿智,以他的通天智慧,以他惊世骇俗的雄才大略,怎么会这么容易上当?

  这句话怎么可能真的就这么简单?

  天澜真君平静了下来,仔细想了想,然后带了几分慎重地对6尘问道:“你说的过得好的标准,是指什么来着?”

  6尘哑然,一时间傻了眼。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436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