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微小的快乐

第五百六十四章 微小的快乐

  陆尘花了好一会时间才让自己恢复冷静,然后又仔细斟酌了一番言辞,最后还是有些不太肯定地、带着几分试探之意的对天澜真君说道:“大概……是你最近过得舒不舒心?有没有觉得很高兴?”

  天澜真君怔了一下,然后在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大概是反应过度了,这个叛逆的徒弟刚才好像并没有奇思怪想,而是问了一个最普通不过的问题而已,是自己想多了……

  气氛有些尴尬,但有句话说得好,真正的强者是没有尴尬的,就算有,也可以甩给其他人!

  所以,天澜真君很平静地道:“哦,那应该还可以吧。”

  “还可以?就是过得很舒心,很高兴了?”陆尘居然又追问了一句。

  天澜真君有些不耐烦了,不过面对着陆尘,他似乎总是有着与众不同的特别的忍耐力,所以,他居然真的又去想了想,结果这一想,他居然也想了好一会,面上露出几分犹豫不决的神色来。

  过了片刻后,他才皱着眉头,对陆尘正色说道:“本来不觉得,但是被你这么一问,我仔细想想,好像也真的没有那种特别舒心、喜悦的高兴心情,大概……就是这么平平淡淡地过着吧。”

  他点了点头,对陆尘道:“看来我过得不算好。”

  陆尘翻了个白眼,本来心中涌动的那股莫名之气在这一刻突然瞬间消失了,只觉得有些无奈,摇摇头叹了口气,道:“算了,不说了,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天澜真君饶有兴趣地看着他,道:“嗯,叫你来确实是有点要紧事要跟你说的……”

  陆尘面色一正,人也坐直了几分,面容严肃下来。

  谁知天澜真君接下来却说道:“不过那些事先放放,你跟我说说到底为什么突然进来就问了那句话?”

  陆尘愕然,道:“你刚才不是说有要紧事要跟我说吗?”

  “是啊。”

  “急事那你还不说,居然还问我刚才那句无聊的话?”

  天澜真君不以为然地道:“再要紧的事我也兜得住,怕什么?来来来,我看你今天有些古怪,倒是与平日里大不一样,这可是少见得很,跟我说说。”说到最后,他倒是有些兴致盎然的意思。

  看着眼前这个死光头,陆尘心里突然掠过了一丝诡异的荒谬感,该不会这个死光头真的也……也感到孤独吧?

  想想平日里,他高高在上的,大概也不可能会有任何人能和他亲近,也只有素来叛逆的自己,能和他随意地说上几句话?

  陆尘没有再多想下去了,他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道:“也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最近日子过得无聊,有的时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大概是觉得孤单了吧?”

  天澜真君盯着陆尘看,陆尘被他看得有些心里发毛,忍不住微怒道:“你盯着我看作甚?”

  天澜真君忽然哈哈大笑,指着他笑道:“想不到你这家伙,居然还会有这伤春悲秋的时候,可笑,可笑!”

  陆尘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去辩驳,一言不发。

  天澜真君笑了一会,又对陆尘笑道:“别瞎扯了好吧,当年你在魔教里隐匿十年,那时候难道会有人可以说真心话么,还不是就这么过来了?”

  陆尘想了想,道:“你说的对。”

  天澜真君笑着道:“是吧?”

  陆尘道:“大概正因为尝过那滋味,所以我现在才格外害怕再过那种日子了。”

  天澜真君笑容微敛,片刻后轻声道:“你这是还在怪我?”

  陆尘摇摇头,道:“没有,只是单纯有感而发,别人面前也不敢说,就在你面前诉苦几句,没问题吧?”

  天澜真君笑道:“没事,没事。”

  陆尘叹了口气,道:“这日子过得……难受,好像总是看到有人走有人死了。对了啊,死光头,看你常常也是独自一人的,有没有觉得孤独过啊?”

  天澜真君笑着摇头,刚要开口回答,却忽然猛地一怔,沉默下来,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

  陆尘感觉到了什么,有些惊讶地抬头望去,却见天澜真君面上笑容收起,渐渐恢复起了原有的肃穆庄严之容,犹如神祗威严,不像有人间七情六欲。

  ※※※

  一个人孤独吗?

  大概除了自己,是没有人知道那个答案的,因为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到那种感觉。

  所以天澜真君不说,陆尘就不懂他心中感受,哪怕他也有诸多猜测,从刚才天澜真君各种表情动作上各种联想,但终究也都只是猜想而已。

  可是不知为什么,陆尘突然觉得看这个死光头好像突然顺眼了一些。

  天澜真君收起笑容一脸肃然时,是相当威严的,天龙山上无人不敬畏三分。只是当他看到陆尘那望过来的有些奇怪的情绪的一眼时,他便皱了皱眉。

  然后,他突然有些不满地道:“你这家伙贼眉鼠眼地看着什么呢?”

  陆尘道:“看着你,听你说话也有错了?”

  天澜真君“哼”了一声,道:“我是化神真君,我说你有错,有错吗?”

  陆尘怔了一会,然后点头道:“你说的没错,都是我的错。”

  天澜真君看着他,突然间脸上严肃神色散去,又大笑起来,拍了膝盖一下,道:“你倒是识时务啊。”

  陆尘翻了个白眼,然后叹了口气,道:“好了,咱们两个人,好歹也是在这天龙山上有些地位的,这扯了半天废话,你到底找我要说什么啊?”

  天澜真君“哼”了一声,道:“废话还不都是你提起来的,不过这样挺好,说一下我心情倒是不错,觉得这日子过得倒是有几分高兴了。”

  陆尘无言以对,心想这样的天澜真君,外头大概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吧。只是看着死光头自己坐在那边乐呵,居然也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陆尘只得再次提醒他说正事。

  天澜真君“哦”了一声,像是被提醒终于记起了那件事一样,漫不经心地道:“叫你来是想问问你啊,你最近在做什么?”

  陆尘道:“也没做什么,魔教那边基本没事了,就剩一个鬼长老逃逸,我就帮着血莺那里去追……”

  “那件事你别管了。”天澜真君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道,“以后你别插手此事,都交给血莺。”

  陆尘一时错愕,倒不是舍不得那一点权力,而是有些惊讶于天澜真君如此坚决,顿了一下后,他也没有追问原因,只是立刻答应了下来,道:“好。”

  天澜真君看陆尘这般反应,面色松缓下来,露出一丝笑容,点头道:“好了,就这事,你走吧?”

  陆尘呆了一下,道:“就这句话?”

  “嗯,是啊。就这句话。”

  陆尘:“……好吧,不过我还有个事想跟你说。”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4463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