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冲突

第五百六十七章 冲突

  布幔周围当然是有人看守的,虽然平日里这里并不显眼,其中的秘密也保守得很好,并没有多少外人知道,但这下面的东西太重要了,所以还是派了不少人看着。

  驻扎在这里的守卫当然都是真仙盟中的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浮云司的,还有一小部分是星辰殿的人马。之所以是这个配置,当然还是因为如今对地下那座神秘洞窟城池的主导权落在了这两大真仙盟山头势力手中。

  作为近些日子以来天龙山和真仙盟中的风云……动物,青牛和黑狗阿土的名气已然不小了,站在这里的守卫也要换班也要上山,一来二去的,当然对这一牛一狗的来历都清楚得很。这个时候众人一看,顿时都有些傻眼。

  平日里不要说在仙城里了,就是在真仙盟总堂所在的天龙山上,这两只灵兽几乎也是随处溜达,没人多管闲事去拦阻它们。当然了,错非一些正经重要的地方,比如几位化神真君的洞府住处了,几大山头堂口的重地了,这种地方是不行的。不过阿土不好说,青牛却似乎是个成精般的巨兽,那些犯忌讳的所在以及那些个可能有化神真君这等超强人物的地方,它却是从来不靠近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重要犯忌的地方它们不去,平常的地方别人当然也要给天澜真君和浮云司面子,也就不会阻拦它们。只不过今天这一次,却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

  无论是浮云司还是星辰殿的守卫,只要守在这里的人,在来之前都曾经被身后的头头脑脑严厉叮嘱过,此处地道下方是一处极重要的所在,必须严防死守,决不能松懈大意。

  他们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虽然如今的真仙盟中问题不少,包括人浮于事、奢靡浮夸、遇事推脱等等毛病都开始出现了,但毕竟是一代霸主,老底子深厚,底下的人做事认真起来还是可以的。只是眼下他们遇到的情况就有些麻烦,看着那青牛带着黑狗似乎十分坚决地走了过来,明显地是要往布幔里面走,一众守卫面面相觑。

  浮云司的人看向星辰殿的守卫,星辰殿的人指望地望着浮云司的高手,然后大家都发现了,好像都没什么好办法。

  末了,星辰殿那边有人喊了一声,道:“喂!你们浮云司的人挡一下啊?”

  浮云司这边人多,靠在一起很快就有人回话:“这是为何,你们为什么不上?”

  星辰殿那边的守卫居然笑出声来,似乎还有些幸灾乐祸,道:“这两只畜生是从你们浮云司里出来的吧?”

  浮云司众守卫顿时没话说了,这一牛一狗,青牛是天澜真君的灵兽,黑狗是天澜真君唯一传人弟子陆尘的宠物,这师徒二人的地位那是不用说了,偏偏还都喜欢养宠物,这确实也是没法反驳的事。

  无奈之下,在看到星辰殿那边的人呼啦啦纷纷向后退去后,浮云司的守卫只得走了过来,十来个人排成一排,组成了一道人墙,将青牛和黑狗阿土的去路挡住了。

  青牛抬头看了一眼,停下了脚步。

  阿土从它身后探出头看了一眼,顿时有些生气,这货最近跟着青牛嚣张惯了,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拦住去路,便跳了出来,露出雪白獠牙利齿,对着前方的人咆哮一声,龇牙咧嘴的做凶恶状。

  “吼!”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们这些不长眼的人快给我们让开,别拦着我们牛大爷和狗大爷散步逛街!

  浮云司的守卫们一个个面有苦色,有人压低了声音悄悄问道:“我说,这可是真君大人的灵兽,是不是道法神通、超群厉害啊,万一要是发火起来,我们不会遭殃倒霉吧?”

  旁边人听了这话,顿时一个个脸色更差了。眼下这情况可以说是最坏的,甚至比天澜真君的弟子陆尘带人过来他们要拦人都更糟糕。虽然陆尘身份尊贵地位极高,但好歹是个人,是人大家就要讲道理对吧?

  只要跟人说清楚这里的规矩,大家都按规矩来,哪怕是陆尘也不好拿他们怎样。但面对这一牛一狗就很讨厌了,万一对面灵兽暴怒发火,冲起来伤了人命,这却是如何收场?

  那可是真君大人最心爱的宠物,莫非还有人胆敢去找天澜真君说道理么?

  而且就算天澜真君讲道理,那也最多只是好言安慰,给点赔偿罢了,总不成真的会杀了这只青牛来偿命,到时候死人不会复活,也就白死了……都是在这真仙盟里混的人,谁心里没点数啊?

  就算是小人物,也有自己的聪明和机智。

  于是,大家谁都不肯上去厉声指责这里乃是禁地,不许你们这牛鬼狗神跑进来逛街,但又不好让路,不然回头追责起来,血莺堂主手段之下,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如此僵持了一会,青牛有些不耐烦了,而黑狗阿土看到没人理他,顿时也恼火起来。

  难道狗不要面子的吗!

  特别是后头还跟着一只高深莫测的青牛大佬呢!

  阿土露出獠牙,口中咆哮不已,开始向前逼了过去,气势十分凶狠,看来马上就要择人而噬。

  浮云司众守卫一阵骚动,这只黑狗平日里看着没什么,但这突然凶恶起来,气势却是十分凌厉慑人,仿佛下一刻就要扑上来咬断喉咙似的,只听“啪啪啪啪”几声,却是有三四个人在那一刻同时抽出了护身兵刃。

  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连原本在一旁观望的星辰殿的人也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面上露出凝重之色。

  这里的守卫职责相当重要,真要是出了什么大事,就算不是自己的主要责任,但一顿责骂甚至责罚,多半也是逃不掉的。

  阿土对那些亮了出来的兵刃丝毫不惧,仍是一步一步缓缓向前,半是试探,半是压迫,同时在它眼底深处,一抹诡异的黑暗火焰一闪而过。

  就在这突然变得紧张让人屏息的时候,只听一声低沉“哞”的叫声,青牛却是出现在阿土身边,拦住了它的去路。

  阿土看了青牛一眼,收起了獠牙,那股逼人气势随即消失,前方的守卫顿时都松了一口气。

  谁知青牛接着抬起了头,却是一言不发地直接走了上来,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庞大的牛身瞬间已到了眼前。

  众守卫大惊,才要喝止,忽见青牛一甩头,只听一声惊叫,挡在牛头正前方最近的那个守卫,不知如何突然腾空而起,然后怪叫着直接向远处飞了出去,“砰”的一声砸在一块布幔上,然后刺啦啦撕扯掉了三四块旁边的布幔,顿时一地狼藉。

  “当当……”一众守卫霍然而起,个个神色凝重,手中兵刃一起出鞘,众人围了上来,将一牛一狗完全包围住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4775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