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七十章 昔日旧名

第五百七十章 昔日旧名

  巨大的地下洞窟现在却是一片寂静,不见人影,也没有任何生灵动物的痕迹,包括一些常见的会在地下活动的诸如蝙蝠老鼠之类的生物,白莲都没有看到。

  这里有的只是那种几乎无所不在的血红色光芒,从天空中的那轮血月上洒落下来,充斥着每一个角落。

  白莲在那条长街上走了一段路后,开始忍不住向四周张望起来,那些高大的屋宇楼阁很明显地并不是人族所适合居住的地方,但是旧屋虽在,主人却都已不见了。

  那些空空荡荡的高门大屋,沾染了血色,带着几分诡异与古怪的感觉,似乎下一刻就会从哪个阴暗血红的角落里冲出什么怪物,扑到白莲的身上。

  这种感觉很不好,令人畏惧,白莲秀气的眉头皱了起来,看上去有些犹豫,似乎想要退走离开这边,但她的目光随即望向这座地下城池深处,迟疑了一下后,终于还是继续往那座高大但奇怪的雕像处走了过去。

  来都来了,总是要看看清楚吧。这里被浮云司和星辰殿的人马守得严严实实的,肯定是有什么天大的秘密藏在这地下。

  白莲一步步走过街道,靠近了那座雕像,在这一路上她走得很是小心,同时心里也暗暗觉得奇怪,按理说,这下头地盘如此巨大,以真仙盟的实力和在仙城这里经营多少年头的深厚根基,实在是不太可能一直没现这地下的古怪啊?

  那么,为什么直到最近这座地下城池才会暴露出来呢?难道说,真的是当年那个真仙盟先代祖师们将这个地方封印起来了?

  就在白莲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当她走过那长街边的某处大屋门外时,突然她听到了一个声音。

  “啪。”

  声音很轻很细,不是很大声,但因为这周围实在太过安静,所以就变得格外清晰,让白莲一下子就听到了。

  白莲立刻停住了脚步,面色微变,转向那座屋子。

  那座大屋看起来与之前走过来经过的其他房子并没有什么两样,并且从门口看去,里面同样也是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只是白莲并不觉得自己刚才所听到的只是一个幻觉,她听得很清楚,她站在原地,盯着那房屋深处,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起来。

  是进去,还是离开这里?

  这地下城池如此诡异,显然很可能有什么古怪而可怕的东西藏在这里。只是白莲随即便又想到,前头6尘还带着青牛、黑狗一起进来过,看他们的动作神情,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这里有什么危险的迹象。

  就算6尘会演戏,但青牛和黑狗阿土总是不会的。

  白莲抬起脚步想要往那屋子走去,但随即又放了下来,反复犹豫数次,终究还是不能决定,可谓是心中纠结。只是就在这个时候,白莲目光扫过自己身前的地面,突然间悚然一惊。

  只见在这一刻,在地面上除了红色光芒照着她的身子,在地上拉出一条影子外,在她身后居然又多出了一条影子,比她高,比她长,就那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身后。

  白莲瞬间全身冰凉如水,连呼吸都屏住了。

  ※※※

  6尘带着青牛和黑狗阿土重新回到了地面上,看到他们这么快就从地道里出来了,原本正在周围议论纷纷的那些守卫们都有些吃惊,同时也有不少人脸上还是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神情。

  不管怎样,就这短短一段时间,大概最多也就是走下去看一眼下头的风景,然后就要急匆匆回来了才行,就这点时间,大概就是想干坏事也做不了什么吧。

  大家都是重责大任在身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下便有人十分客气地走过来和6尘招呼,6尘敷衍几句应付过去,再回头看那只青牛,却只见在离开了地下那片血月光芒后,青牛的精神状态明显好了不少,不过头脑低垂的样子,似乎还是有点萎靡。

  6尘想了想,便带着青牛和阿土离开了这个地道路口。

  走到路上对站在一旁的老马打了个招呼,老马赶了过来,面上露出惊讶之色,道:“怎么了,居然这么快就出来了?”

  “回头再跟你细说。”6尘对老马也是一句敷衍的话,然后示意老马帮衬着,两人齐心协力扶着那只病恹恹的青牛向天龙山上走去了。

  至于前往的方向,自然便是天澜真君的昆仑殿了。

  于是大约半个时辰后,虽然精神稍复但一路上仍是走走停停磨蹭到不少时间的这只青牛,终于是在6尘的强硬要求下,回到了昆仑殿上。运气不错的是,天澜真君今天居然也没有出去,就在大殿上。

  当大门口传来6尘和老马的脚步声,以及两只灵兽略带凌乱的步伐,高坐在莲花宝座上的天澜真君目光向门口这里扫了过来,片刻后他的注意力似乎就全部落在青牛的身上了。

  跟随在6尘身边的老马刚想对着远处莲花宝座上天澜真君行礼,但只觉得在那一刻他突然眼前一花,随即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却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却是那短短片刻间,天澜真君已然穿过漫长的大殿,直接来到了青牛的身旁。

  青牛抬起头看了天澜真君一眼,低低地叫了一声。

  天澜真君脸色微变,似乎神情有些难看,沉着脸走上前来,先是打量了一下青牛的气色,随即忽然伸手放在青牛的头上,摸摸耳朵,扒开眼皮看看,又伸手到青牛的胸口侧方,仔细感觉了一下,面色又更难看了。

  “它是到哪儿去了?”天澜真君转向6尘问了一句。

  青牛向6尘看了一眼,似乎眼中有些深意,谁知6尘半点也没有为它保密的事,转眼间就把刚才那一堆事从头到尾讲得清清楚楚,甚至包括了青牛和阿土一开始在大街上闲逛的事,也是事无巨细都说了。

  在听到这只青牛居然跑到了地下那座城池以后,天澜真君先是哼了一声,随即又听6尘说这货进了地下城就立刻倒下了,却是又忍不住摇摇头,欲言又止,随即对旁边挥了挥手,道:“老马,你先下去吧。”

  老马迟疑了一下,还是遵命退出了大殿,在他跨出门槛的那一瞬间,他隐约地听到天澜真君又吩咐6尘道:“你也下去了,可有什么不适?”

  6尘目光微微低垂,道:“嗯,我觉得呆在那里时间长了以后,全身都开始不对劲了,有力使不出,就连灵气的运转也变慢了。如果真要在下面激战的话,我觉得十成本事里我最多只能用出四五层吧。”

  天澜真君微微一笑,看了6尘片刻,随即坐到了青牛身旁,一手按住它的脑袋,另一只手按住它的胸膛,片刻后,一片纯阳和煦的温热气息缓缓从他身上散出来。

  随着这股阳气出现,青牛脸上明显好了不少。

  6尘则是站在一旁,从侧后方看着天澜真君那宽大雄厚的背膀,心里突然间想过了一个胆大包天的念头。

  “都是化神真君强到惊天动地的地步,但是是不是也会像当年魔教的云守阳长老一样,被人一刀切断心脉后,就再也没有还手之力了呢?”

  当初那个神秘的法咒大阵叫什么来着?

  嗯,对了,好像是叫“降神咒”?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506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