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七十三章 惑心

第五百七十三章 惑心

  何毅那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远处走过来的陆尘与老马二人,他面无表情地拐入了那排房屋后头,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陆尘向老马看了一眼,老马想了想道:“他应该也是住在这里,上次昆仑派调过来的那批人中,浮云司基本都集中安顿了。不过,他具体住在哪一间屋子,我现在想不起来。”

  陆尘微微颔首,没有再说什么。

  何毅在昆仑派那里是风光无限的天之骄子,是年轻一代弟子中的翘楚,但是到了仙城这里后,因为真仙盟中本就汇聚了天下最出色的人才英杰,别的不说,光是屹立于人族修真界巅峰的化神真君就有五六人,元婴境真人更是人数众多,谁还会去特别关注和在意多不可数的金丹修士中的一员呢?

  在仙城这种汇聚了天底下所有权势珍宝资源的所在,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普通修士自身道行强弱的重要性已经比在其他地方要减弱了不少。在这里的人,已经更习惯于去看一个人的背景、身份来判断他的实力大小了。

  这是一种异化,但也是一种现实。

  比如,陆尘眼下的道行、境界隐晦难明,明面上的未必就强过了何毅,但在仙城之中,他的知名度毫无疑问胜过何毅百倍。

  不管是陆尘还是老马,他们眼下都有许多麻烦事,而何毅自过来仙城后也从未有过出格言行或是引人注目的举动,所以他们对此人都没有在意。

  也就是陆尘因为当年何刚的那件事,心里对何毅天然地还有一种警惕与疏远,但现在也没什么想法去针对此人。

  往事已过,秘密尘封,当年的事没人会再想提起了。

  陆尘微微甩头,将那些记忆抛开,然后对老马低声说道:“刚才在浮云司里面,你在血莺面前没露出什么不满之色吧?”

  老马一怔,面色严肃起来,带着几分郑重的回忆了一会,然后肯定地摇头,道:“没有,从头到尾,我面上都是那样笑着,绝无气愤恼怒的表情流露。”

  陆尘看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道:“那你心里是有不痛快的了?”

  老马翻了个白眼,道:“换了是你,你心里莫非还能很痛快?”

  “肯定不痛快!”陆尘倒是十分干脆地承认了这一点,随后脸色微沉,道,“血莺当着你我的面叫上陈壑,故意说这事,莫非也有向我们示威的意思?最近这段日子,她却是有些得寸进尺了。”

  老马皱了皱眉,第一反应不是回话,而是先向周围看去,只见前后道路上并无人影,只有他们二人,这才松了口气,然后低声道:“就算你要抱怨,咱们找个没人的安全所在再骂好不?”

  “这周围没人。”陆尘淡淡地道,“不然阿土会发现的。”

  “阿土?”老马吃了一惊,道,“它不是刚才已经跑去……”

  话音未落,老马便看到前头一处屋角下探出了一只狗头,向他们这里看了一眼,然后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正是阿土。

  没有说出口的话被老马硬生生咽了回去,看着阿土啧啧两声,道:“这只土狗我也算是看着长大了吧,这变化也太大了,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快成精了一样。”

  陆尘没理会老马对阿土的赞叹,只是对阿土挥了挥手,老马在一旁看到了,下意识地以为接下来阿土大概会像传说中那些神出鬼没的刺客杀手那般,“嗖”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然后在紧要关头突然蹦出来给人致命一击的气势。

  结果那只黑狗往地上一趴,头埋在两只前脚中,看起来是晒着太阳准备睡一觉了。

  陆尘的动作一僵,嘴里骂了一句,大概听起来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不过除此之外,他倒也没更多表示,便拉着老马继续往前走去,不过声音终究还是压低了。

  “你心里在想什么?”

  老马倒也直接,道:“现在整个浮云司都知道我是你的人,但真君压住我不让走,却答应了血莺那边的要求,这中间是不是有些不妥之处?”

  陆尘默然片刻,道:“死光头他素来神神叨叨的,做事常出人意表之外,不好说。”

  顿了一下后,陆尘又道:“不过,近来我风头颇盛,而血莺掌管浮云司多年,素来有天澜座下第一人之称。死光头这么做,大概也带了些权衡之举吧。”

  老马叹了口气,道:“这是要安慰那边,所以牺牲我这个小喽啰么?”

  陆尘瞥了他一眼,道:“牺牲这话不要乱说,又没真让你去死。”

  老马苦笑,道:“还好外头那些大佬们不知道咱们这一点小勾当,不然的话,只要派个人去把那厮杀了,我看你怎么去真君大人面前自辩?”

  陆尘也笑了起来,道:“这有什么,我直接就说是你干的就行了。”他拍了拍老马的肩膀,笑道:“反正你心里本就不满,动机就有了,手段那些咱们也懒得说,凶手就是你吧。”

  “呸!”老马没好气地啐了一口,“你是我跟过的最没用的一个老板了。”

  陆尘大笑。

  ※※※

  何毅坐在自己的屋子中,房门紧闭,窗扉关死,连窗帘也拉上了,所以屋中便显得十分昏暗和安静。

  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外头远处的那一个带着几分爽朗的笑声才会远远地传来一点,让他抬头向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他的面容仍然年轻且英俊,他仍然是在意气风发的年岁,有着许多人羡慕向往的成就,梦想着有朝一日自己可以成为第二个陆尘,然后一生无憾。

  可是何毅自己的心中,却有着众多遗憾和厌憎恨意。

  其实有的时候,他自己也会有些疑惑,明明自己的成就已经足够好,却总是不满足。

  他低下头,昏暗的光线落在他的脸上,只能照亮他的一半脸颊,整个人犹如坐在光暗交界的界限中。

  他似乎在沉思,又好像在犹豫,犹如一个站在悬崖边的孩子,对面有一朵世间最美的鲜花,脚下却是万丈深渊。这一步,要不要踏出去呢?

  他缓缓抽出了自己的长剑,剑光倒影着他的眼眸,似黑暗中的鬼魅。

  就这样,他不知坐了多久,四周一片寂静,直到屋外的天色都黑了下来,他的屋子中完全陷入了一片黑暗。

  夜深了。

  何毅慢慢抬头,提剑起身,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546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