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七十五章 暗算2

第五百七十五章 暗算2

  天龙山乃是真仙盟总堂所在地,身为方今世上第一的豪门组织,正道领袖,这里俨然已经成为了天下修真界的重心所在,就像是一个王朝的帝都,连带着山下的仙城,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向往着这里,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汇聚此处。

  光是世间罕见的化神真君,这庞大的山脉上就居住着六个,其余元婴、金丹、筑基修士那是不可计数。所以,当天空中猛然响起那一声如雷鸣般的怒吼时,整座天龙山似乎都在瞬间从黑夜的梦里惊醒,一下子清醒过来。

  从远处眺望过去,可以清晰地看到有许多光点在山脉山峰间晃动着,而且明显地开始往出事的那个方向移动汇聚过去,还有更远一些的地方,隐隐是另外几位大佬所居住的住所,看上去倒没有什么太大动静,但灯火也明亮了起来,好像是在远远地观望着这边的情形。

  天幕之下,夜色苍茫,一股难以形容的强大威势从天而降,落在了那座看起来并不算是特别巍峨雄伟的楼阁上方。这个时候,附近山头地方已经迅地聚拢过来不少人,其中一多半是被惊醒然后过来看热闹,又或是另有几分心思的,除此之外,还有一群人却是衣服整齐、式样相同,正是天律堂的人马。

  与周围其他那些无人组织、有些散乱的闲杂人等相比,天律堂这边的动作明显要果断许多,毕竟前头生怒吼的就是天律堂的老大铁壶真君,所以没过多久,看上去至少有一百多人的天律堂精干人马就已经穿过人群,将那座牌匾上写着“听雨楼”的小楼围得严严实实。

  与此同时,在这小楼顶上,一个人虚空悬浮,气势万千,面带怒容,道行稍低的直令人不敢正眼望之,正是天律堂领铁壶真君。

  远处,还有更多的人正在夜色中迅赶了过来,倒不是说这么多人都是傻瓜,不知道真君打架凡人远避,但此处乃是真仙盟总堂所在,难道还能有什么大敌敢深入至此?

  正经是在这种地方,化神真君反而还多了几分顾忌,而事突然,大家也要多看几眼,多掌握些情报什么的,却是有益无害,说不定将来自己山头的大佬问起来,那也有话可说。

  好吧,以上说的都是门面话……这年头魔教被镇压了,真仙盟一统天下了,谁还敢太岁头上动土?大家闲着也是闲着,有热闹就都跑过来看了,更不用说刚才那位化神真君话里的意思,竟有几分是指那位如花似玉的宋文姬姑娘好像被人欺负了的意思。

  这天底下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这世上从来没有的就是不透风的墙,风言风语、小道消息之类的东西,在这天龙山上可从来没有停歇过。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放到明面上来罢了,但是私下里的某些阴私事,又岂能真的完全瞒住人?

  于是更多的人好奇了、激动了、跑来了,而心机深沉的已经趁着这个机会暗中寻思是否有可以利用的机会了。

  ※※※

  “父亲……”

  被众人里三层外三层牢牢围住,看上去内紧外松的听雨楼,突然从楼中传来一声哭啼喊声,片刻后,一个女子身影从楼内打开房门,踉踉跄跄地跑了出来。

  火光闪闪照在那位女子身上,人群中顿时一阵骚动,有好些人甚至失声叫了出来。

  那跑出来的人正是宋文姬,只是她此刻的模样委实有些狼狈,原本千娇百媚的脸蛋上却是花容失色,身上衣襟凌乱,有好几处被撕破的地方,裸露出了一个雪白肩头和些许胸口肌肤,在火光下显得憔悴又惹人心疼,隐隐的还另有一番魅惑美丽。

  人群中在一阵喧哗过后,很快又安静了下来,有些脑子灵光的已然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地抬头向夜空中看去。

  果然,在半空中看到这一幕的铁壶真君气得浑身抖,声音如雷,喝道:“无耻败类,色胆包天!还不给我出来受死!”

  那一刻不知有多少人目光都看向听雨楼中,只见那里面并没有灯火烛光,黑漆漆一片,却是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是谁?

  不过,大家的目光里却都是在惊讶中带了几分好奇,心想,这天龙山上,居然还有这等不知好歹的缺心眼么?居然敢动一位化神真君的禁脔?

  看铁壶真君在半空中暴跳如雷的情况,现在这种局面,除非是另外五大化神真君出面,否则应该是没人能保得住楼里那位色胆大过天的淫贼性命了。

  至于其他五位化神真君会不会出面?

  这想都不用想,肯定不会的,为了这种事出头,那真君自己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宋文姬对着空中的铁壶真君伤心痛哭,拜倒在地,肩头耸动,显得十分痛苦悲伤。只是在某个时刻,泪眼婆娑间,她的眼角目光还是扫过了周围远处的人群,然后,很快地看到了在人群中的某个人,以及不动声色地跟在那人背后保护的那几个高手护卫。

  她收回目光,继续哭泣着,好像在心中真的十分难过。

  ※※※

  何毅看着自己脚下的路。

  夜色掩盖了一切,让他身前的路径看起来都变得十分模糊,稍微往前一些就全部融入了黑暗,仿佛无路可走,又好像是有无数的可能,引诱着他踏上那一步。

  刚才忙乱的脚步声出现并已经远走了,为了保护那个人而设置的守卫当然也跟了过去。安静地蹲守在那栋宅子外的阴影中的人,缓缓站起,犹如夜色中悄然爬出的恶鬼。

  脚下的路不长也不短,还是和原来一样,只是走的人变了吧。

  如果现在就回头,是不是还来得及?

  何毅的心中最后掠过了这个念头,然后沉默着,又甩了甩头,面无表情地在心里对自己苦笑了一下。这世上如此严酷,什么时候给过像他这样的人太多的选择?

  决定了就走吧,没有回头路了吧。

  他拔出了剑,在夜色中反射出冰冷的光,然后踏出了他的脚步,三两步间,便到了那墙边,然后一纵身翻了进去。

  落地无声,前方便是后院卧房,其中有一间还亮着灯,不知是不是被刚才的动静惊醒。何毅悄悄地走到了那卧房门边,便听到里面有一个小孩软软糯糯地叫了一声。

  “娘亲,我好困……”

  有个温柔的女子声音赶忙安慰着他,带着几分慈爱与温暖,何毅甚至可以从中感觉到那美好和幸福的滋味。

  他微微低头,看了看手中长剑。

  夜风冰冷,吹过他的衣襟与梢。

  他的手隐隐有些抖,但很快又稳定了下来,片刻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上前去轻轻推了一下那扇门。

  “吱呀”一声低响,房门缓缓打开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5695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