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七十六章 杀人若等闲

第五百七十六章 杀人若等闲

  6尘和老马是住在一起的,另外当然还有一只黑狗阿土。在这个晚上他们本是睡得好好的,但是被山上那一声烟花爆炸以及随后铁壶真君轰雷般的声音惊醒。

  化神真君震怒如斯,这可是罕见的事,不说平日里少见吧,等闲大概十几二十年也遇不上一回。所以,6尘与老马在初步判断清楚山上是生了什么事后,都是大吃了一惊。

  只是在暗流涌动勾心斗角的真仙盟中呆得久了,他们却是自然而然地、仿佛自本能地立刻想到了更多。

  6尘就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对老马问道:“上一次这种化神老头子公开怒的事,是在什么时候?”

  老马沉吟思索了一会,却是摇了摇头,道:“想不起来了……”

  6尘看了他一眼,老马问道:“要不要上山去看看?”

  6尘犹豫了片刻,道:“还是过去一趟,都这样了,事情肯定要闹大,不说过去有什么用,总是要明白到底生了什么?”

  这话说的当然是应有之理,老马也点头称是,另外,还有个没有说出口的理由他们心里其实也都有数,那就是如今的真仙盟中山头林立,但大多还是隶属于最大的几位化神真君麾下,彼此之间倾轧之事可是不少。他们在天澜真君派系中算是重要人物,这种时候置身事外可是不妥,万一日后天澜真君向他们问起此事,到时候说不上话就很不好了。

  于是,两人便带着刚刚被吵醒,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快、郁闷的阿土往天龙山上走去。

  夜色还是很黑,不过被惊动的天龙山上众人很快就已经苏醒过来,在路上,6尘和老马看到了许许多多的火把烛光,还有更多的人影,显然抱着和他们两人类似心态的人很多。

  毕竟是化神真君的热闹嘛,不看白不看,看了日后不管有用没用,吹牛时的谈资就是有了。

  所以,当6尘和老马用最快度赶到出事的听雨楼那边时,现场那座小楼早已被无数人围得严严实实。

  6尘扯了一把老马,两人在另一边找了棵大树爬了上去,反正这黑灯瞎火的人又多,也没什么丢脸的。不过麻烦的是,他们上树后才现树上也已经站满了人,看来世上的人都是差不多的,就算是修士,也还是改不了那种好奇和爱看热闹的心态。

  好不容易挤出两个位置站了,6尘和老马都高兴起来,立刻向前方望去。

  至于阿土,都懒得跟这些愚蠢的人类凑热闹,自顾自地趴在树底下,打着哈欠,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宋文姬?”

  6尘看清楚了听雨楼前情况后,顿时怔了一下,带着几分愕然地说道。

  老马也认出了那个跪在听雨楼前哭泣得十分哀伤的女子,也看清了宋文姬身上有些狼狈破损的衣裳,顿时脸色微变,然后向天空中漂浮的那个气势滔天十分可怕的人影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这山上居然还有哪个不开眼的蠢货,居然敢去动这个女子?”

  6尘点点头,也是面露疑惑之色,眉头紧锁着,目光一直望着听雨楼那边。

  蓦地,只听半空中那铁壶真君又是一声大喝,怒道:“淫贼!还不出来受死,敢做不敢当么?”

  众人的耳鼓被这位大佬一声怒喝之下,都是嗡嗡作响,心中都是骇然。

  在场的几乎都是身怀道行的修士,其中不乏修炼多年道行深厚者,但一眼望去,大家几乎是人人变色,可想而知,化神真君道行之强,实在是深不可测。

  只不过从一开始到现在,除了宋文姬从那楼中哭着跑出来,里面居然就一直没动静了,不知道那所谓的淫贼是不是被化神真君吓破了胆,在里面不敢往外走了。

  不过谁都知道,如今这局面,被铁壶真君堵在了这小楼里,除非有其他化神真君出面,不然看着铁壶真君那盛怒的样子,今天想必是要有人血溅当场了。至于你出不出来,那没有半点关系,现在不过是铁壶真君自持身份不肯动手,但是稍后不耐烦拆了这座小楼,也不过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果然,在空中的铁壶真君不知是被下方那座小楼里的人激怒,还是又看到了宋文姬那可怜模样怒冲冠,一声叱喝后,手掌一翻,顿时,天空中便现出一道巨大掌影,直接向听雨楼打了下去。

  听雨楼前,宋文姬惊呼一声,双手盖着身上衣服遮挡身躯,但脚下动作却是不慢,轻飘飘地闪开了去。

  于是,在众人惊讶目睹之下,那巨大掌影轰然落下,只听“咔咔咔咔”之声骤然响起,那小楼便如摧枯拉朽一般,直接被推倒碾压,轰然化作一片碎木废墟。

  ※※※

  就这么压碎了?

  里面的人到现在也没有一点声音?

  如果真的有人在里面,如果道行不够强的话,大概……已经死了?

  听雨楼外,一大片人都是傻了眼,人人都知道铁壶真君现在十分愤怒,但是谁都没想到这老头子居然一出手就下手这么重。

  6尘一下子就听到了自己周围有好几处倒吸凉气的声音,就连他自己,脸色也是微微变了一下。

  这一下出手固然威力极大,但是大家都是见过世面的人,虽然平日里对化神真君十分敬畏,但还不至于就被这一手完全吓到。今天能够站在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在真仙盟中可以混下来的,又有几个是傻瓜呢?

  盛怒之下,一击必杀,那个“凶手”甚至连申诉的机会都没有,这黑灯瞎火的听雨楼中,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谁又知道?

  大家只看到了宋文姬那衣裳破烂的样子,但是在真仙盟中什么样奇葩诡异的事都是有的,听雨楼中到底是什么情况,谁又知道呢?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后,忽然只听在人群最里面,也就是天律堂的那些精锐人马高声赞颂起来,所说的无非是交口称赞铁壶真君为民除害、主持正义云云。

  里面说的热闹,外围的人却是面面相觑,没人应话,过了片刻后,铁壶真君落回地上,站在宋文姬身边,宋文姬一声啼哭扑到他的怀里,哭泣不停。

  铁壶真君面露慈爱之色,低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这时已经有人上去检查打扫听雨楼废墟,周围人都向那边看去,不知那楼中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倒霉。

  6尘正凝神看着,忽然感觉身边的老马突然拉了他一下。

  他转头看去,低声道:“怎么了?”

  老马不说话,只向他们脚下,也就是大树底部努了努嘴。

  6尘低头看去,只见陈壑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就在阿土的身边。他当然是认识阿土的,所以在环顾四周,似乎在找着6尘的身影,不过当然没有找到,过了一会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抬头向上方看了一眼。

  6尘与老马向他招了招手。

  陈壑露出了一丝微笑,对他们点头示意,神态温和。

  6尘报以笑容,同时目光在陈壑背后扫过,能看到有两三个人影不远不近地站在阴影中,始终跟着陈壑。他对此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前方传来一阵骚动,有人在那片废墟中叫了起来。

  找到了一个人,确切地说,找到了一个死人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577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