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七十八章 进去看看

第五百七十八章 进去看看

  正准备散去的一大群人,那些走在光亮中或没入黑暗里正要离开的人们,突然间都顿了一下,那个场面像是突然有人施展了不可思议的道法神通,一下子将所有的声音都抹去了。

  人人转头,望向那尖利警报声传来的方向,同时也是天龙山上近来炙手可热的浮云司甚至是昆仑殿那边的方向。

  6尘与老马对视一眼,面上都是变色,那警告声在浮云司内的等级程度着实不低,肯定是有大事生了。

  “今晚怎么这么不太平,浮云司那边又出什么事了?”老马忍不住低声对6尘抱怨道。

  6尘也是摇了摇头,面上带了一丝谨慎,远远望着远处正逐渐明亮起来,并且周围还有更多光亮逐渐向那边汇聚而去的浮云司地盘,眉头紧锁着。

  不管怎么说,他们二人在身份上也是浮云司和天澜真君这一派系的,于情于理都要回去看看。

  ※※※

  下了树叫上阿土,他们便往浮云司大殿那边赶去,一路上行人极多,显然都是听到动静向那边跑去的。

  6尘快步走着,目光向左右周围扫了一圈,只见周围面孔有熟悉有陌生,但大多数人面色都是凝重,好像都是满怀心事对浮云司这边深感忧虑的样子,又或是不如此便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善意。

  可是,谁又会知道别人内心真正的想法呢?

  也许有人心急如焚,也许有人幸灾乐祸,大概也有人想着冷眼旁观,管它大小祸事,只看是否有机会捞取利益。凡此种种,想必是都有的吧。

  6尘有那么一刻,忽然觉得莫名的有些好笑起来,这真仙盟号令天下、威风凛凛,表面看起来着实气势非凡,但真正身处仙盟核心的人们,大概都早已习惯了勾心斗角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看6尘一直沉默着,老马有些焦急,向他靠近了几分,带了几分紧张,先是看了看周围没人靠得太近后,这才将声音压得极低,用只有6尘一人才听到的声音低声道:“该不会……是真君大人出事了吧?”

  6尘的脚步猛地顿了一下,脸色一变。

  他这一下突然停下,让老马和阿土都吓了一跳。

  老马看他脸色不好看,连忙道:“我是瞎猜的,你别当真,就是怕有个万一……”

  6尘微微摇头,默然片刻后,道:“我没怪你。”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随后又平静地道:“死光头那等人物,我想不出会有什么人可以悄无声息地暗算到他,应该没事的。”

  老马“嗯”了一声,看起来对6尘的话似乎也没什么异议,面上神色放松了下来,随后大步向前走去。

  6尘跟在他的身后,看着老马的背影,神情间却有几分复杂之色。

  刚才老马突然向他问起这个话的瞬间,老实说他从警报声响起的时候就完全没有想到过天澜真君有可能出事,但是就在那个刹那间,他胸膛里的心脏却骤然间猛地加快跳动不止。

  这是为什么?

  自己是担心,还是……期盼着什么?

  清醒的理智始终牢牢控制着他的身躯和意志,让他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做法,但是在脑海中,在他心灵深处,到底有没有想过那种隐秘的自由?

  他真的盼望过那个人死去吗?

  6尘眺望着那越来越近的、逐渐露出轮廓的大殿,猛地加快了脚步。

  ※※※

  浮云司作为如今真仙盟中的第一强力堂口,并不是靠吹牛皮得来的这个名声,它的效率和实力事实上真的远胜于其他山头势力。所以,当这些人群堪堪赶到浮云司地盘边缘附近后,便现这里与之前听雨楼那边的情况已经不太一样了。

  浮云司的人马已然完全控制了周围,警戒森严,气氛肃杀,将所有人都挡在了外头。

  那些外人被面色严峻、神情肃然的浮云司守卫拦住,虽然有所不满,但是此刻谁都看得出来在浮云司地盘中应该是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这要是起了争执,浮云司这些骄兵悍卒只怕是不会客气留手的。

  而随着这批人赶到这里的那部分属于浮云司的人马,也迅地被认出来或是自报身份,然后迅地召唤出来并有条不紊地分配到各处,进一步加强了浮云司附近的守卫力量。

  于是,这块地盘倒是越稳固了,黑夜中一大群人都被挡在外头,在沉默肃杀的气氛里探头探脑,与之前听雨楼那边的情形完全两样。

  6尘与老马赶到了这里,上前表明身份后,迅地就被让了进去。

  6尘的身份摆在这里,如今俨然已经是天澜真君座下坐三望二的核心人物,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是以,谁都对他高看一眼,也自然不会让他去做守卫警戒的事。

  6尘带着老马和阿土,直接穿过人群,在旁边人的指引低语下,走向了事情生的地方。

  老马跟在他的身边,听到了几句,脸色慢慢地变了,复杂而带着惊愕,甚至连眼角都有些细微的抽搐。

  6尘一直沉着脸,没有说话,快步走过了浮云司的大殿,并没有往昆仑殿的方向走去,而是绕向了另一个方向。那里的夜色看上去特别的深沉,特别的黑。

  风从前方吹来,带着几分隐隐的血腥气息。

  走了一段路,隐约能看到那里有一栋宅子,周围影影绰绰的已经围了许多人,其中有不少熟悉的身影,包括血莺等浮云司顶尖人物,此刻都已经到了这里。

  6尘大步走了过去,听到了脚步声,血莺回头向他这里看了一眼,望见6尘的时候,她娇媚的脸上此刻冷若冰霜,但对6尘并没有什么敌意,只是微微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6尘走到她的身边,张开口刚要说话,忽然只听在他们身后猛地传来一声如野兽般的嘶嚎声,仿佛是一个男人撕心裂肺般的哭喊,又有低沉的声音,好像里头有人失控地撞墙,或是打翻了东西。

  黑暗的宅子里亮起了几处火光,一阵骚动传来,好几个声音聚拢过去,似乎费了很大的气力,才一起将那个失控的人压制住了。

  6尘与血莺都看着那边,风从他们身边吹过,带着浓烈的血腥气,令人作呕。

  6尘微微低头,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问道:“里面……”

  血莺面色凝重,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低声道:“很惨。”

  6尘不说话了,他眼前的这个女人见过的市面甚至比他还要更多,如果连她也说了“很惨”两个字,有那么一刻,6尘甚至都不太想走进这间屋子了。

  只是血莺看了他一眼,不知为何,目光有些深沉,道:“我们进去看看?”

  6尘皱了皱眉,与她对视一眼,心中微微沉了一下,片刻后爽快点头,道:“好,进去看看。”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596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