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八十一章 承诺

第五百八十一章 承诺

  6尘和血莺两个人,一直到最后其实都没有动手,说到底,他们两人也只是动口不动手而已。口上争辩嘲讽话语过分等都还有留着几分余地,但万一真的不顾一切大打出手,胜负结果先不说,这局面便彻底的无法控制了。

  他们两个人,也就再也没有退路,甚至可以说,他们动手了也是不给至今仍未露面的天澜真君留下退路和余地。

  真到了那一步,天澜真君也只能是在二人中择优而选一人,并彻底放弃掉另外一个人。

  这里的放弃,差不多就是永世不得翻身的意思,简单直白一点的说,大概就是一个死字了吧。

  6尘是聪明人,他敏感地察觉到血莺似乎有意在今晚借着这突的事情作来打击自己这边的声望势力,而且这其中的味道虽隐晦却带有凌厉。所以,他在瞬间做出了判断,直接将二人的矛盾摊开,并试图激怒血莺。

  血莺也是聪明人,她手掌大权骄傲了那么多年,除了真仙盟中的那几位化神真君,她何时对人低过头?但是这一次,一直到最后,她竟然都硬生生地忍了下来。

  两个人,终究还是都没有跨过那条界限。

  脚步声逐渐远去,像是6尘已经带着老马和阿土走进了宅子里面,但是在大门口处,血莺仍然站在那儿。有许多年了吧,一直都没有人敢如此当面的斥责和嘲讽她,这个面子丢得有点狠啊。

  她环顾周围,目光扫过那些人,这时候已经有更多的人聚集了过来,大部分是浮云司的人马,还有些也是天澜真君这个派系的人,比如昆仑派那边的也过来了不少,都算是自己人吧。

  只是人来得越多,那种脸上肌肤灼烧的感觉似乎就越强烈。除此之外,这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虽然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敢与她的目光对视,在她眼光扫过时,多数人都移开或是垂下了目光,但是血莺心里清楚地知道,只要等到天亮,整个天龙山,整个真仙盟上下,大概都会知道今晚这里生的事。

  这个消息是不可能守住秘密的,一定会有人泄露出去,而且很有可能不止一人。

  真仙盟中没有秘密。

  她忽然觉得有几分疲倦,也有几分茫然若失。在刚才那个扫视众人的时候,她清楚地看到了这些平日里对她忠心耿耿的浮云司属下们的眼中,有惊愕、有疑惑、有愤怒、有同情,各种各样的情绪都有,但是,唯独没有她心底深处暗暗期盼的那种挺身而出。

  是的,这些平日里因为她一句话语一个命令都很有可能去出生入死的精锐人马,在今晚这一场冲突中,却几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置身事外,并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为她撑腰,为她呐喊,为她受辱而怒动手。

  也许真的生了那种事,她反而会呵斥阻止,但是并没有。

  从那一刻开始,血莺就明白了一点,尽管她拼命做事干了这么多年,尽管她为浮云司这个堂口奉献了一切,但是浮云司,并不是她的。

  浮云司永远只属于那个高高在上的天澜真君。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6尘与她生激烈的口角冲突后,虽然她仍然还是浮云司的领,但是浮云司中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支持他。所有人都在旁观,那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6尘他说的话并没有错。

  6尘有师徒的名分,但血莺没有。

  血莺的确是没资格那样叫他,换而言之,在场所有人都是那么聪明的人,没人会想不到,日后这一片宏伟的基业,天澜真君过世之后的继承人,似乎也只有一个人。

  没有人站出来支持她,血莺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身体里的力量似乎突然被抽空了一样。她默默地抬头看了看天空,夜色深沉,她的眼里有一丝痛苦之色掠过。

  这是为什么,数十年的恩义与忠心,还是换不来那位的垂怜?

  自己又到底有什么地方,比不上这个6尘呢?

  人们都传说天澜真君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个晚上他为什么直到此刻仍然还没有露面?

  这是不是他也在摆明或是暗示着什么?

  血莺慢慢地转过身,有些吃力地迈开脚步,走进了那个宅子。

  很难想象,就在不久之前,她还是意气奋、野心勃勃准备展露一番手段的,但是现在却好像突然就陷入了窘境。

  是她小看了6尘,还是她错看了天澜?

  ※※※

  人群背后的何毅凝视着大门前的那个美丽女子,微微皱眉,眼中似乎掠过了一丝感同身受般的同情光芒,随后又轻轻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后,移开了视线。

  这一夜似乎格外的漫长,直到现在仍然漆黑一片,看不到天亮的迹象。

  ※※※

  血腥气从前方不停地飘来,令人反胃,也让人厌恶,6尘和老马都皱起了眉头。他们两人并不是善男信女,也曾经见过一些十分惨烈的事情,但无论怎样,这种事情都从来不会令人愉快。

  一路上十分平静,浮云司的人早已完全控制住了这里,但几乎没人开口说话,只有远处隐隐传来的痛苦嚎哭声似乎在散着悲凉的气息。

  而路上的道路、墙壁甚至各处花草走廊等地方,都十分干净,想象中的修罗地狱、尸山血海般的景象至少目前还未出现。不过这并没有让6尘和老马轻松几分。

  这路上没有,但气息仍旧如此浓烈,那么里面真正出事的地方,那里的情形可想而知。

  看着这时候附近没什么人,老马脚下忽然快走了两步,来到6尘身边并肩而行。

  6尘转头看了他一眼,面色阴沉没有说话,老马则是凝视着他,过了一会后终于还是忍不住,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两个人停下了脚步站住了。

  老马压低了声音,涩声道:“这事跟你无关的,对吧?”

  6尘默默地看着他,片刻后开口道:“你觉得我有可能会做出这种事吗?”

  老马咬了咬牙,道:“我相信你没做,但是咱们心里都知道,你只要狠下心来,也许会做的。”

  6尘“哼”了一声,道:“我刚才是为了救你,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老马断然道,“我很感激,也很欣慰,但是我想要你跟我说一句,这里不是你为了报复而做的。”

  6尘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后,他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不是我做的。”

  老马顿时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随后又苦笑了一下,道:“那就好,那就好。前面不远了,我们过去看看吧……”说着,他的脸色看起来有几分苦涩与同情,低声道:“听那声音,陈壑好像快疯了吧,也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

  6尘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向前走去。

  在一片血腥气中,他们走到了后院卧房这里,然后就看到了不久前在听雨楼外还微笑着向他们打招呼的陈壑,那个男人,扑倒在院子中,投向着某间卧房的方向,整个人抽搐着颤抖着,哭泣着哀嚎着,似乎突然崩溃了。

  而在院子周围,密密麻麻站了十几个浮云司的人马,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6尘和老马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那间房门半掩的卧房里。与此同时,脚步声再度响起,却是血莺冷着一张脸,也走到了这里。

  他们一起看向了那间卧房,然后就能感觉到,一股股浓烈的血腥气息,从那里面翻涌着飘荡出来。

  6尘在原地站了片刻,然后走了过去,在众人目光注视下,独自一人,慢慢地走到了那间卧房的门口。

  然后他轻轻推开了那扇半掩的房门,向屋里看了一眼。

  老马从身后向他看去,隐约感觉到,在那一刻,6尘的身子似乎僵硬了一下,过了一会后,6尘缓缓向后退了两步,转过身来。这一次,他的目光却是落在了扑倒在地上的陈壑身上。

  院子里的所有人包括血莺在内,目光都注视着他,似乎带有几分复杂之意。但是6尘对外界的这些目光视若无睹,他走到了陈壑身边,陈壑对他似乎已经完全没有感觉,只是用嘶哑的嗓子哀嚎着。

  6尘伸出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过了一会后,他先说道:“节哀顺变。”

  又过了片刻,他又开口说道:“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最后的这句话,他说的时候声音响亮了几分,院子里的人,差不多都听到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6208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