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八十三章 为什么

第五百八十三章 为什么

  天澜真君把6尘叫了过去。

  屏退左右,单独相处,偌大的昆仑殿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而与以往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天澜真君甚至连大殿的门都叫人关上了。当厚重的殿门合上时,便隔绝外面的声音以及那些明里暗里窥视探究的目光,只剩下他们师徒二人。

  看起来这一次的事情似乎十分严重,看起来天澜真君似乎十分恼怒,不然不会在6尘到达后先是冷言冷语嘲讽几句“翅膀长硬了”的话,又在屏退其他人时隐含怒气,犹如声带雷霆,令人心生畏惧。

  6尘在众人面前并没有争辩什么,也许面对这样一位名动天下威势无双的真君师父,不管是谁心中都有极大的压力,毕竟天澜真君的一句话,也许就能让无数人血流漂杵。

  当所有人都离开、这座宏伟的大殿安静下来以后,6尘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望向前方,然后看到了那个光头真君面上怒色退去,眉头微皱着,在前方地上很随意地坐了下来,宽袍大袖的他,看去犹如一尊神祗佛陀。

  天澜真君向6尘看了一眼,然后招了招手,道:“你过来。”

  6尘安静地走了过去,然后在他身前坐下了。

  天澜真君哼了一声,问道:“是不是你干的?”

  6尘断然摇头,斩钉截铁地道:“不是!”

  天澜真君凝视他片刻,容色稍缓,但看起来仍是一副臭脸,道:“好,那你跟我说说,若是现如今你是浮云司的领堂主,遇到这种事,你会觉得哪些人最有动机去杀陈壑的老婆孩子?”

  6尘皱起了眉头,看着天澜真君,没有马上说话,天澜真君淡淡地道:“让你说你就说,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以前不都是这样吗?还是说现在正式做了我的徒弟,便心有顾忌,反而有话不敢直说了?”

  6尘默然片刻,随即轻轻呼出一口气,点点头道:“好吧。”

  天澜真君咧嘴一笑,神色间却似乎温和了不少,也让这安静的大殿周围不再那么僵冷。只听他用平和的声音又问了一次,道:“那你说,不说证据只论心证的话,谁最有嫌疑?”

  “老马。”6尘说道。

  ※※※

  大殿中在那一刻似乎安静了一会,饶是以天澜真君的阅历,也是忍不住为之侧目,看着6尘目光中带着审视意味,过了片刻后才说道:“马小云?你居然认为是他?”

  6尘神色淡定,道:“他心中本是迫切想离开仙城,借着去西6追剿魔教余孽的任务去逍遥一阵子的,原本没什么问题,但后来这件事却被你和血莺安排交给陈壑了。心有不满,那是难免的。”

  天澜真君点点头,道:“有道理,不过我猜你接下来要说‘但是’么?”

  “但是,”6尘道,“不可能是他。”

  天澜真君道:“为何?”

  6尘道:“事时,他始终和我在一起,并无行凶时间;此外,老马色厉胆薄,道行粗浅,也做不出这等暴戾凶残的事情来。”

  天澜真君嗤笑一声,看起来有些不以为然,但却也没有反驳6尘,只道:“按你这么说,那就不是他了,那后头还有什么可怀疑的人?”

  “还有几个。”6尘很客气地用手指了指自己,说道,“若是按血莺薛堂主的想法,想必我也算一个嫌疑很大的人罢。”

  天澜真君这次倒是真的笑了一下,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上下打量一番后,点头微笑道:“我看着也像,你这人心狠手辣,思虑周密,与血莺不和,陈壑又弃你而投靠她,还有马小云也是你最亲信的手下。不说是为了马小云出气,就算是为了你自己立威,看起来也很有嫌疑啊?”

  “说得对,但可惜不是我。”6尘看着天澜真君说道,“如果你还要追问的话,当天晚上我和老马在一起,没有时间去做这破事。”

  天澜真君怔了一下,随即失笑,随即感叹一声,道:“你脸皮也越来越厚了啊……”

  “实话实说而已,做了我就认,没做过就是没做过。”6尘说道。

  “好吧,我相信你。”天澜真君居然十分痛快地就认可了这一点,然后说道:“但你现在要好好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那天晚上一定要跟血莺撕破脸吵起来,你知不知道这样让我很为难?”

  6尘欲言又止,看着天澜真君,有些诧异地道:“你怎么不追问谁是凶手的事了?”

  “废话!”天澜真君看起来有些没好气地、带着几分蔑视地道,“谁有那个闲心去管几个不相干的人死活,那陈壑的老婆孩子死了对我来说算个屁!正经是你和血莺两个人闹起来,才是给我添麻烦,别啰嗦,快给我讲清楚。”

  6尘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后才叹了口气,道:“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吗,想想也有点可怕,万一以后我坐到你这位置上,会不会也变得像你这样冷血无情?”

  “会的。”天澜真君十分肯定地点点头,道,“你这小子现在就已经跟我差不多冷血无情了,日后万一修道有成,成大功立大业,那肯定是尸山血海走过来,满手血腥,一句冷血无情肯定不够形容你的。”

  6尘脸色黑了下来,瞪了天澜真君一眼,忽然骂了一句,道:“滚,别咒我!”

  天澜真君哈哈大笑,似乎十分开心,平日里也极少见他如此快慰,笑呵呵地道:“生气了么?不过生气怒,是不是你心里还是觉得我说的很可能是对的,只是心里受不了啊?”

  6尘深吸了一口气,不再去理会这死光头的挑拨,定了定神,便将那天晚上与血莺争吵的事对天澜真君说了,末了道:“血莺她摆明了是对我一步登天心怀不满,想要借机生事下我的面子,若是能使些手段让老马屈打成招之类的,搞不定就能动摇你立我为传人的决心。”

  天澜真君皱了皱眉,道:“所以你就当场与她翻脸?”

  6尘道:“是。”

  天澜真君冷笑道:“你就这么肯定我一定会护着你?血莺背后可是整个浮云司,她也对我忠心耿耿,凭什么?”

  6尘想了想,道:“我觉得血莺她自己,是第三个很可能的凶手。”

  天澜真君吃了一惊,面色微变,道:“怎么说?”

  6尘道:“你刚才说了心证不论证据的啊,那这件事她获益最大,自然是有嫌疑。”他看着天澜真君,道,“怎么样?你知道我说的有点道理吧,血莺她故意栽赃嫁祸给我,这种事她做的出来的。只要你让我去查一下她,嗯,当然了,你要给我权力,还要先将她从浮云司的位置上给撤了,不出五天,我一定就给你一个交代……”

  “不行!”天澜真君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6尘怔了一下,住口不言,只听天澜真君缓缓地道,“将来我的基业都会是你的,但是现在,我不许你去动她。”

  6尘定定地看着天澜真君,过了片刻后,开口问道:

  “为什么?”

  “为什么这几十年来,以你麾下无数奇人异士,你却只唯独对她一人青眼有加,信任不疑?”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640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