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八十四章 异象再现

第五百八十四章 异象再现

  为什么不能动血莺?

  这个问题大概有不少可能的答案,比如大多数人都能想到的血莺跟随天澜真君许多年了,并且一直忠心耿耿,又或是她曾经立下过大功,为天澜真君做了无数大小事情,为他奔走驱驰,为他如今的基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脑子灵光聪敏、或是肚子里阴谋诡计多的,大概还能想到也许这么多年来,血莺身为天澜真君最得力的属下,掌管着浮云司这么一支强悍可怕的力量,特别是浮云司向来以那些“影子”出名,没人会知道,血莺心里知道或是隐藏着多少秘密。

  这些秘密中,有没有有关于天澜真君的阴私呢?会不会有什么把柄,是抓在她手上的呢?

  这些猜测大都是符合所有人的想法,但到底是不是事实,6尘不知道,天澜真君没有对他说,他自己也没有问。

  在天澜真君清楚明白地对他说明不许去动血莺后,他对此事就一言不了。

  不过话说到这种地步,似乎也没什么好继续说下去的了,天澜真君知道了他想知道的事情经过,6尘也明白了天澜真君的态度,两人各取所需,所以没过多久,6尘便起身告辞,离开了这座宏伟的昆仑殿。

  他离开的时候,还带上了大殿的门,于是乎,这里在片刻光亮透进来后,又恢复到了有些阴沉昏暗的情景。所不同的是,从刚才的两个人变成了天澜真君孤零零的一个身影,看起来确实有些孤独的气息。

  天澜真君凝视着大门的方向,过了一会后,他忽然轻轻叹了口气。

  他的叹息声听起来有些惆怅,声音不大,但在这安静的大殿中却显得格外清晰,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大殿里,忽然却响起了另一个声音,声调低沉浑厚,仿佛似雷霆在乌云间缓缓滚动一般,道:“你这徒弟很好,为何叹气?”

  天澜真君的面上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似乎对这个声音的突然出现没有觉得意外,但对于它所说的话倒是微微皱了皱眉头,道:“难得,你居然会夸奖他这样一个凡人?”

  在他说话的同时,天澜真君伸手到怀中,片刻后却是取出了一件金色光芒闪耀流转的金印出来,正是当初他交给6尘前往西6的那一方“昆仑印”。

  昆仑印上金色光辉缓缓明亮起来,放射出耀眼光芒,不久之后在天澜真君的面前形成了一片光幕,将他的脸都倒映成带了几分金色的模样,更不用说他那个大光头,更是折射出了几分金光,在一片威严肃穆中,难得地显露出几分滑稽来。

  当然了,这里并没有外人看到这一幕,不过就算有人看到了这个场景,估计也没人敢取笑这位的。

  那片光幕在半空中凝结犹如水墙,起伏荡漾,然后逐渐平静下来,最后金光安静之后,在光芒背后却是露出了一个黑色的影子,样子模糊不清,但从那声音以及这影子的大致轮廓看,应该就是6尘当日在昆仑山禁地天穹云间地底深处所见到的那条黑色巨龙。

  光影背后的巨龙,虽然此刻看起来不过只是一个幻影,但是那股睥睨人间的气势似乎仍然可以透过那片光幕传出来,而他在面对天澜真君时,虽然多少也保持着几分克制,但还是带着一点居高临下的意味,淡淡地道:“那人不错,很像年轻时候的你。”

  天澜真君抬头凝视着这只黑龙,沉默了片刻后,道:“你说得对。”

  ※※※

  黑龙摆动了一下它巨大的头颅,像是正在舒展自己的身躯,同时对天澜真君说道:“不过他居然就这么走了,我本以为到了这种地步后,他会让你更公开地支持他才对。”

  天澜真君笑了笑,道:“不会的,6尘是个聪明人,之前他跟我说了一大堆话,包括跟血莺那些争执,其实都是废话。他最想听到的东西,其实已经得到了,所以他才这么干脆地走了,对血莺也不放在心上。”

  “是什么?”黑龙问道。

  天澜真君道:“就是让我清楚肯定地交个底,以后这片基业是传给他的。”

  黑龙“哼”了一声,似乎带了几分不屑,道:“你是这么说了,但是他就敢这么相信了吗?”它居高临下地看着天澜真君,带着几分嘲讽意味,道:“想必他还不知道你过去所做过的那些事吧,背信弃义对你来说,也没那么难。”

  面对黑色巨龙隐隐带着锋芒尖刺的话,天澜真君并不生气,也没有否认的意思,他只是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会,然后说道:“他相信我的。”

  黑龙“哈”的一声,似乎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道:“看来这年轻人竟然是和我一样的蠢,是这个世上第二个竟然敢如此相信你的人了。”

  天澜真君看了黑龙一眼,微笑道:“虽然这些年你过得并不如意,但就算是你,应该也不能否认,我当初答应过你的事,都做到了吧?”

  黑龙冷笑一声,看起来有些嘲讽,但并没有否认这句话,道:“别人不晓得,我可是知道你能有今天的地位是怎么来的。怎么,对那个年轻人的承诺,你不要告诉我你可以问心无愧地说出会一定完全地遵守了?”

  天澜真君沉默了下去。

  黑色巨龙眼中的嘲讽之意越浓烈,身子摆动了一下,昆仑印上的金色光芒顿时一阵晃动,然后开始逐渐收缩回去。它庞大的身影渐渐变得模糊,但是它的声音依然透过那片光幕传了出来,道:“你就不用在我面前装了,那个年轻人,将来不过就是你手底下又一个祭品而已。”

  随着那低沉的声音逐渐淡去,金色光芒完全收敛,昆仑印恢复了正常,落回到天澜真君的手中。

  天澜真君的手掌抓紧又放松,将这枚金印放回自己的怀里。

  他在原地又坐了一会,然后默默地站起身,走到大殿的门边,伸手打开了大门。

  一股山风从大殿外吹了进来,天澜真君微微眯眼。他站在风中,袖袍微微舞动着,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笑了一下。

  笑容中有几分深沉,带几分沧桑,又有几分洒脱与傲气,负手在身后,目光望人间,道:“我就是对他守诺了,那又怎样?”

  ※※※

  “轰!”

  天际突然有一声轰鸣,似苍穹回响,又仿佛是老天爷对他所说话语的回应。天澜真君略感诧异,抬头望去。

  与此同时,世间凡人抬头仰望,便只见天穹上异变陡生,光芒纵横,不多时,便有一片血海滔滔轰然而至,铺天盖地,遮蔽天日,并且这一次,看起来已经推过了至少八成的天空地方。

  那一幕血海异象,再次出现。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648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