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八十五章 枯井之下

第五百八十五章 枯井之下

  突然出现的那片血海异象,又一次笼罩在天龙山乃至整座庞大仙城的天空中,并且这一次来势愈发汹汹,遮蔽天日只留下了不到两成左右的一小片天穹没有被血海所淹没。而且不管怎么看,那最后一点空隙似乎也随时会被这漫天的血色汪洋所最后吞没。

  这里是人间界,是无数岁月以来人族在这里生长繁衍的地方。从古到今,人们早就熟悉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也熟悉了脚下是大地头顶是天穹的世界。

  这一片天,可以晴朗可以阴霾,可以刮风可以下雨,暴晒冰雪春夏秋冬,什么都可以,人们什么都见过了,都可以习以为常,但是没人经历过和看到过这一片血色海洋倒悬于天空中,看起来随时都会倾覆下来将整个世界毁灭的那种气象。

  不管怎么看,那似乎都是恶魔地狱才有的末日气息。

  所以现在虽然还是暂时什么事都没发生,但对这种血海异象十分反感厌恶的却大有人在,消息灵通的浮云司在第二天就有情报传了上来,明白地指出这一次血海异象出现后,仙城中离开的人数目上突然暴增了一倍。

  当然了,那些因为厌恶或是恐惧,又或者只是单纯地不愿呆在这变得古怪的地方的人,大部分都是真仙盟外的散修和凡人,占据了这片繁华城池并拥有天下无双实力的真仙盟中,并没有这样逃亡的现象。

  大部分人都留在了这里,偌大的仙盟中规矩森严,贸然离开乃是重罪,眼下特殊时刻更可能被安上一个动摇人心的罪名,那以后就有苦头吃了。当然了,仙盟中离开仙城的人也不是没有,事实上数量也不少,不过在这里大家都是说开的,凡是离开的人都是身怀各种特殊任务,是正常离开仙城去外地办事儿非逃亡。

  虽然在那些离开的人群中,有不少妇孺孩童,也有一些大家平日里眼熟的人物。反正真正有权势有办法的人,就算有仙盟里森严的规矩,他们也总有门路可以离开,或者至少让家人先走。

  从古至今,皆是如此。

  陆尘和老马站在天龙山头一处僻静地方,都仰着头望着天空那一片血海滔滔,高空中狂风吹过时,血色云彩飞扬起伏,看去就像是大海波涛起伏翻滚,本是非常壮观的景色,但唯独是带了那殷红似血的气息,却是让人看了毛骨悚然,生怕下一刻着无尽血海就要从头顶倒下来了。

  老马看着那景色,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如此可怖,只怕当年穷凶极恶的魔教都没搞出这么恶心的东西来!”

  陆尘没有附议他的话,而是仔细回想了一会后,却是对老马摇摇头,道:“那倒不是。”

  老马怔了一下,道:“怎么,你以前还见过比这更厉害更可怕的异象?”

  陆尘点头道:“是,当年荒谷之战中,魔教云……守阳等人加上南蛮火之萨满等高手,在荒谷里开启了一种‘降神咒’法阵,其时天象大变,天穹破洞,狂风惊雷里似有邪神将欲降临。那时的景象,比现在要可怕多了。”

  老马有些惊讶,看着陆尘的眼神也隐约有几分复杂,道:“那时我在外围接应,并没有进入荒谷中,所以这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说。嗯,这么多年了,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陆尘看着他笑了笑,道:“这事死光头也知道的,你听他对外人说过吗?”

  老马顿时抿紧了嘴,摇摇头不再多话,不过看他眼里仍然有掩饰不住的疑惑,显然是对陆尘今天突然提起此事有些不解。

  只不过陆尘看起来并无意为他解惑,话说了也就说了,他看了一眼天空,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片异象大概还只是开始吧,更多更可怕的事,应该还在后头。”

  老马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你说得倒是轻松啊。”顿了一下后,他又郁闷地道,“本来我现在早就躲到西陆去快活自在了,结果那差事被陈壑给抢了去。这下倒好了,我去不了,他也没去成,现在整天在那家里失魂落魄的,看起来倒也有几分可怜啊。”

  陆尘默然片刻,眉头微皱,不知是不是想到了那天夜里他在那间卧房门口所看到的景象。哪怕以他的铁石心肠,也是面上露出一阵不快之色,微微摇头后叹息了一声,道:“不管陈壑此人如何,他老婆孩子终究是死得冤枉……这件事颇有古怪诡谲之处,我们也要仔细追查。”

  老马看了他一眼,道:“所以你那天才对陈壑做了那个承诺?”

  陆尘淡淡地道:“他更相信的应该是死光头,而不是我罢。”说完,陆尘似乎不再像继续这个话题了,便岔开了话题,道:“对了,最近白莲有去找你么,感觉有一阵子都没见到她了。”

  老马道:“没有,我最近也没见过她。前段日子刚回来的时候,我看她情绪不佳有些低沉,后来就一直把自己关在苏青珺的那座房子里,很少出来了。”

  陆尘略感意外,道:“这倒是少见,换做以前,发生这么大的事,她早就该出现了。也罢,好歹她跟我们也算有些交情,我们去看看她吧。”

  老马点头道:“也行,她应该还住在苏青珺屋子那里,我们去看看。”

  说罢,两人便并肩向原本苏青珺所住的那间屋子方向走去了,在他们身后,天空中血云翻滚,血海滔滔,似乎正酝酿着要掀起更大的波涛。

  ※※※

  仙城的天空中血海异象铺天盖地,仙城之下的地窟中血月城池里却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尽管这二者之间看起来十分相似,而且隐约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一些细节处发生改变的是血月城池这里那股对人族修士的道行有压制的神秘气息,最近越发浓烈了,普通的修士来到这里就好像进入了地狱一般,灵力翻滚逆行,异常难受。

  所以现在除了一些必要的人事,血月城池这里几乎都没有人进来,大部分时间都是空空荡荡的,犹如渺无人烟的鬼域。

  但实际上,这里还是有生气的。

  没有植物,没有动物,但却有两个人。

  在那大宅的后院枯井之下,被绳索捆绑住不能动弹的白莲脸色苍白,全身蜷缩成一团,面上有一丝痛苦之色,似乎正承受着这里无所不在的那股力量气息的压制。但是除此之外,不知为何,她的眼底深处却似乎还有一丝暗自的快意。

  因为就在她的仿佛比她身边不远处,枯井的另一边,还有一个身影此刻更加痛苦十倍百倍,身子躺倒在地上,双手撕扯着自己的皮肉,地上点点滴滴,看去竟是鲜血淋淋。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656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