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八十六章 祸水

第五百八十六章 祸水

  也不知过了多久,枯井中那个头戴面具的人终于慢慢平复了下来,在他身上肆虐的那种痛苦好像暂时饶过了他,悄悄隐藏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

  那个人喘息稍定,然后站起身,在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后,忽然向白莲这边看了一眼。

  面具狰狞恐怖,闪烁着一股诡异的光泽,但是也因此看不到那人面上的神情。白莲身子微微缩了一下,面上露出几分害怕的表情,至于之前眼里的那点快意则是在面具人安静下来后就立刻不见了。

  现在的她所在这枯井下的一个角落里,身子紧贴着石壁,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看上去真的就好像是一个年岁不算甚大的少女,无知又单纯,并且在看到自己面前这个诡异的人时显得十分害怕。

  过了一会,连最后的那点喘息声也消失了,这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似乎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抬眼望向头顶。

  白莲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过去,只见枯井上方那个圆形的洞口外,什么都没有,除了那一片圆圆的血色天空。

  “你是谁?”这个面具人声音低沉而带着几分嘶哑的声调,对白莲问道。

  白莲缩了缩身子,然后怯生生地答道:“我刚才跟你说过了啊,我叫白莲,是昆仑派弟子。”

  在她说话的空隙中,白莲眉目低垂,看起来十分害怕,正如一个无知少女一般。但实际上,她眼角的余光仍是在不动声色中悄悄扫了那边一眼,同时心中念头急转不休,猜测着这个人的身份。

  这一处地下洞窟和神秘城池,上有血月异象,外有浮云司和星辰殿两大堂口严密看守,显然是一个极大的秘密,等闲人别说进来了,大概连具体详细一些的事情真相都不知道。

  白莲自己就不知晓着底下的秘密,所以她才会好奇,并暗中跟着6尘和青牛、黑狗等潜入这里,而到了这个时候,她心中多少也醒悟过来,难怪6尘和浮云司血莺他们做了那么多的事,追踪得那样卖力,几乎都要将仙城翻了个底朝天了,却仍然还是一直找不到鬼长老的下落。

  如果眼前这个人的确是鬼长老,就正好说明了为什么浮云司那边无功而返了,大概谁也料想不到,鬼长老居然会就藏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吧!

  只不过看此人的模样,特别是刚才那痛苦到甚至自残的举动,白莲心中也是有数,这位鬼长老不是身上有什么极可怕的隐疾,就是在这片血月光辉笼罩的地下世界里,受到了什么严重影响。

  甚至,还有可能二者皆是。

  对面的鬼长老此刻看起来似乎已经完全镇定了下来,当然了,他脸上的面具遮挡住了他的容貌,是喜是悲也看不出来,只能望见他一双眼眸中光芒深沉。他看着白莲,沉默了片刻后,道:“只是普通昆仑弟子而已?”

  白莲没有说话,但心中还是略微紧了一下。

  片刻后,只听那鬼长老说道:“普通昆仑弟子,怎么会来到这里?这洞窟外头可是有许多人把守的吧;还有,你被我抓住时施展的那种道法神通,是不是叫风雪经,那东西可也不是普通玩意。”

  白莲几乎是在一瞬间,心里便做出了决定,随后道:“我是昆仑派弟子,我师父道号叫做白晨,风雪经就是他教我的。不过他老人家已经过世了,我在仙城这里无依无靠。至于为什么我到了这儿,也是因为太过无聊,就跟着那个名叫6尘的人下来玩玩……前辈,前辈,我真的无意打扰你啊,求求你饶我一次吧?”

  说到最后,白莲眼中泪花泛起,居然看起来真的像是马上就要哭了的模样,只不过在她心里却是心念急转动着,正在苦思对策。

  虽然她嘴上苦苦哀求着,但实际上白莲心里想的很清楚,此人不是鬼长老也罢了,若果然是鬼长老,那便不可能会放自己离开。

  放走了去告密怎么办?

  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一个看起来单纯的陌生少女?

  这种事白莲自己都不相信,所以她也不相信眼前这个声名狼藉、与正道真仙盟为敌数十载的魔教最后一个大敌,会犯这个错误。

  是的,在白莲看来,大概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无耻猥亵甚至杀了自己的可能性,都远远比他善心的可能性更大。

  那么眼下便是九死一生的绝境了……打似乎也打不过此人,那么,到底还有没有一线生机呢?

  听到了白莲哀求的鬼长老,看上去果然像是无动于衷的样子,甚至没有在这个时候更多犹豫迟疑一下,而是冷冷地看着白莲,道:“风雪经倒是一个好东西,你师父居然传给了你,看来对你的天资十分看重啊。”

  白莲道:“是,不瞒前辈说,师父只将风雪经传给了我一人,我另外两位师兄都没有得到这个法门神通。”

  “嗯?”鬼长老听到这里,第一次显露出一点诧异,随即沉吟片刻后,他看着白莲,语气森然,道,“想不到你倒是个有福气的人,那风雪经是不世出的绝学,我……”

  “前辈您想要么?我交给您啊!”白莲直接插口说道,语意坚定,神色恳切,好像在她对面的不是她的仇敌,而是对她有再生之恩的大恩人一般。

  鬼长老窒了一下,大抵是没料到眼前这小姑娘居然会是这种态度,风雪经在他这个层次的人物眼中,当然是一件极珍贵的宝物,只要有机会,肯定想要据为己有。但白莲的反应与他原先料想的差了很远,一时间也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过了半晌才说道:“这不是你师父的心血么,你乃是化神真君的弟子,怎地半点没有为他尽忠的念头?”

  白莲面上掠过一丝难过神色,然后说道:“让前辈见笑了,不瞒您说,自从师父过世后,我就在昆仑派中备受欺凌,特别是我那位师叔天澜,更是对我冷酷无情……”

  说到这里时,她眼角余光又偷偷瞄了一下鬼长老,果然看到鬼长老在听到天澜真君的名号时,身子微微一震,似乎精神一下子集中了过来。

  白莲心里冷冷一笑,这么多年来被天澜真君碾压追杀,要论对天澜真君怨气最大的,天下间大概无人可以比这位鬼长老更大了吧。

  能否有一线生机,就看这位鬼长老对天澜真君的恨意到底有多深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663716.html